這次來探望太史芳華竟然遇到了江東十二虎臣之一的徐盛,論統率這可是齊名太史慈的名將,怎麼能不讓孔鳴喜出望外。

這還不算完,徐盛還附帶捎了個賈華、宋謙,這倆雖然是哼哈二將,但至少應該有管衛的水平,統帥個偏師,鎮守個縣城還是綽綽有餘的。

“芳華姑娘,徐壯士可是個人才,你要要好好給他醫治,讓他恢複如初。”孔鳴語重心長的叮囑道。

太史芳華點頭:“隻是些皮外傷,快則二十天,遲則一月,定然讓他活蹦亂跳。隻是我這裡冇有病房,怕是要挪到都尉府了。”

“無妨!”

孔鳴一口答應下來,“稍後我讓賈、宋二位兄弟把他抬到都尉府。這座府邸以前光門客能容納上千人,有的是房間。”

孔鳴趁眾人不備給徐盛、賈華、宋謙分彆拍了一張照,然後邀請賈、宋去喝酒“對不住文向兄了,先讓芳華姑娘給你療傷,我帶兩個兄弟去填飽肚子。”

“吃好,喝好,回來給我捎點酒。”徐盛躺在病床上豪氣乾雲。

孔鳴帶著賈華、宋謙二人就近找了個酒樓,點了一些飯菜,趁著二人喝的麵酣耳熱之際,以入廁為由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打開了人才檢測係統,看看徐盛能力如何?

五秒鐘之後,徐盛的能力出現在螢幕上:

姓名:徐盛

年齡:二十五歲

籍貫:青州琅琊郡莒縣

星級評定:四星

初始屬性評定:武力84【 1.6】統率90【 2.2】智力72【 1.4】政治54【 0.8】,義理93,膽量96。

當前屬性評分:武力95.2【 11.2】,統率105.4【 15.4】智力81.8【 9.8】,政治59.6【 5.6】,義理93,膽量96。

兵種屬性評價:騎兵B,盾兵B,槍兵A,弓兵S,水軍S,器械B。

人才特性:老成持重——敵方主將年齡每低於自己10歲,則智力、統率各自下降一點。

“徐文向四星 的武將,僅次於顏良,和陳公台一個級彆,不錯,不錯!”

孔鳴看完讚不絕口,這老哥的初始統率比顏良的85還要高5點,達到了90的數值。

隻是徐盛在十八歲方纔發育成熟,比顏良晚了一歲,而且目前隻有二十五歲,比三十歲的顏良缺少一些鍛鍊,因此當前105.4的統率值方纔略遜於顏良的107。

假以時日,等到徐盛六十歲,配上老成持重的特性,麵對年輕統率,怕是能把對方吊起來打!

而最讓孔鳴高興的地方是徐盛的水軍擁有S屬性,這是北方將領稀缺的屬性,看看自己手下的顏良水軍C,武安國水軍B。

即便周倉擁有A級水軍屬性,可他基礎統率太低,隻有67,等將來水上遇見江東的周瑜、甘寧、黃蓋這些水上猛虎,估計也是白送人頭的貨。

而徐盛的到來,可謂是填補了北海軍水戰方麵的空缺。

雖然目前北海軍冇有水師,但北海的北麵有港口,可以北上黃河,南通長江,如果將來想要有所作為,孔鳴遲早應該組件一支屬於自己的水上雄師,而徐盛的到來正可謂雪中送炭。

檢測完了徐盛,孔鳴又接著檢測賈華,手機螢幕一閃,五秒後出現了賈華的數據:

姓名:賈華

年齡:二十五歲

籍貫:青州琅琊郡開陽縣

等級評定:三星

初始屬性評定:武力73【 1.0】統率68【 1.3】智力52【 0.8】治45【 0.6】,義理89,膽量90。

當前屬性評分:武力80【 7】,統率77.1【 9.1】智力57.6【 5.6】,政治49.2【 4.2】,義理89,膽量90。

兵種屬性評價:騎兵B,盾兵B,槍兵B,弓兵A,水軍A,器械C。

檢測完了賈華又接著上傳宋謙的照片,繼續檢測:

姓名:宋謙

年齡:二十四歲

籍貫:青州北海國觀陽縣

等級評定:三星

初始屬性評定:武力68【 1.0】統率74【 1.5】智力58【 1.1】治51【 0.8】,義理86,膽量80。

當前屬性評分:武力72【 4】,統率80【 6】智力62.4【 4.4】,政治54.2【 3.2】,義理86,膽量80。

兵種屬性評價:騎兵B,盾兵A,槍兵B,弓兵B,水軍A,器械C。

“咳咳……標準的哼哈二將,比龐乾強許多,和管衛大相當,要說優點的話,這兩人的水軍睡醒都達到了A級,將來可以輔佐徐盛組建水師。”

孔鳴推出係統吧手機揣進懷裡返回酒桌和賈華、宋謙又吃了一會酒,看到二人酒足飯飽,這纔給徐盛打了包,結賬返回太史芳華的醫所。

一個時辰的時間,太史芳華已經給徐盛處理完畢,將傷口挨著清洗消毒,又用繃帶做了包紮,弄的滿身血汙。

“賈華、宋謙,快點替我向太史神醫謝恩,若不是他為兄怕是要死在這牲畜的爪下了!”

徐盛感慨不已,吩咐兩個兄弟致謝,“盛不能下床,就讓兩個兄弟代勞了!”

賈華、宋謙當即單膝跪地對著太史芳華抱拳致謝:“多謝姑娘搭救我兄長,救命之恩,冇齒不忘。”

“救死扶傷乃是……”太史芳華急忙彎腰攙扶。

孔鳴也彎腰去扶,正好與太史芳華的臉頰撞在一起,四雙手也抓在了一起,“兩位兄弟多禮了,都是自己人。”

徐盛“嘿嘿”的笑:“我適才聽芳華姑娘說過公子在平壽救她之事,既然姑孃的清譽已經給公子了,公子還是把芳華姑娘給娶了吧,多好的姑娘!”

“芳華乃是鄉野民婦,怎麼配的上元亮公子。”太史芳華羞怯的低下頭去。

孔鳴憨笑:“婚姻大事,等我稟報了父母,再徐徐圖之。青州遍地黃巾,民不聊生,鳴暫時也冇時間考慮個人之事。”

徐盛又道:“聽說那名聞東萊郡的太史子義就是芳華姑孃的兄長,說起來就算不是大家閨秀,也是小家碧玉。公子還是考慮納了芳華姑娘吧!”

太史芳華不好意思了,看了看門夕陽就要落山,羞怯的道:“天色要黑了,麻煩元亮公子把徐壯士帶回你的府邸修養吧,我每天熬好藥就讓靈珠送去。”

“也好!”

孔鳴吩咐賈華、宋謙把徐盛抬到車上,拉回自己的都尉府定居,這座屬於管衛的府邸曾經能夠容納近千門客,自然有的是房間。

就在這時,彭儀匆匆找上門來:“找了半天,原來公子在這裡,洛陽來聖諭了,下給你的。速去接詔。”

孔鳴一愣:“天子給我下詔書?我區區都尉而已,弄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