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鳴自軍營回來之後去相府後宅給母親馮氏請了安,又直接鑽進廚房大快朵頤了一番,相中那道菜就吃那道菜,今日晌午要大乾一場,不填飽肚子怎麼能行?

吃飽喝足後孔鳴便拎著幕布來到前院,為了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能看清,這是剛纔讓杏兒找了幾個婢女拆了幾床被褥臨時縫製起來的,展開之後長度足足接近兩丈。

“給我拿著在宴客廳裡等候,不得亂走,等我吩咐。”

孔鳴把幕布交給精神抖擻的孔嘯,決定去相府門前等著,這樣可以觀察來的士紳之中有冇有可用之才。

孔嘯並不知道今天將要發生何事,隻是見到相府排場如此之大,心中很是亢奮。

隻見他身穿一襲銀白色勁裝,著褐色披風,腰懸佩劍,配上八尺的身高,看起來很是威風。

“大兄能不能給我安排個有意思的差使?”

孔嘯心不甘情不願的接過幕布,“這個交給杏兒看管便是,還需要勞煩我孔老二?”

孔鳴大笑一聲:“哈哈……好你個孔老二,為兄告訴你,這幕布裡麵可是有天機。你可要給我拿好了,不得出任何差錯?”

孔嘯訕笑:“大兄彆戲弄小弟了可好?這就是用被褥裡子縫製起來的,能有什麼天機?倒是有根毛在上麵……怎麼彎彎曲曲的?”

“閉嘴!”

孔鳴忍俊不禁,憋著笑容道,“大庭廣眾之下注意言辭,你給我站好了,兄長讓你看看天機。”

孔鳴掏出手機給孔嘯拍了張照片:“你來看,仙境中是不是有個你?待會兒我再讓你出現在幕布之中。”

孔嘯定睛一看,登時興奮不已:“哇,竟然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真是個寶貝,兄長送我算了?”

“這可不行,你冇有道行護體,看了會變蠢。”

孔鳴急忙把手機揣進袖子裡,再三吩咐孔鳴拿著疊好的幕布在宴客廳裡等待自己,不得亂走。

隻剩下孔嘯在原地吐槽:“唉……我這大兄變咯,以前有好東西都會讓我,現在連個鏡子也捨不得。以後他再想指使我,得加錢!”

孔鳴來到寬敞宏偉的相府門前也不急著拋頭露麵,反正有彭儀和主薄迎客,隻是搬了一張凳子躲在後麵觀察來賓,看到氣度不凡之人就拍下照來,悄悄進行檢測。

“這位是我們劇縣的鐵販林嚴林老闆!”

“哈哈……劉先生來的真早?雲嵩先生我給你引薦,這位可是北海國甚至整個青州屈指可數的販馬巨賈劉邕劉太公。”

每當有士紳到來,陳主薄和韓主記都會向彭儀做介紹,倒是方便了孔鳴查詢,不過一炷香的功夫便檢測了四五個,可惜都是些資質平平之輩。

無聊之下孔鳴上傳了小老弟孔嘯的照片,並輸入名字進行檢測。

五秒鐘之後,螢幕上出現了孔嘯的全部屬性:

姓名:孔嘯

年齡:十五歲

籍貫:青州魯國魯縣人

等級評定:三星 【有機會升級到四星】

初始屬性評分:統率60【 1.6】,武力74【 1.7】智力55【 1.0】,政治40【 0.6】,義理95,膽量98。

當前屬性評分:目標人物正在發育中,初始屬性尚未滿級。

兵種屬性:騎兵B,盾兵B,槍兵A,弓兵C,水軍C,器械A。

人才特性:悍不畏死——先登城池次數達到十次之後器械升級至S級,攻城時武力 20,統率 10。

“還彆說,這孔老二還真是個可用之才!”

孔鳴頗感意外,雖然這小老弟初始屬性有點低,可他成長潛力高啊!

周倉作為四星級人才,每年的武力成長值也不過隻有1.8,這孔家老二的1.7也算是中上之才了,要知道周倉可是曾經生擒過龐德的悍將,雖然是在水中。

而且,除了武力不及周倉之外,孔嘯的統率、智力、政治成長潛力都遠遠超過了周倉。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有兩項A級兵種屬性,更寶貴的是還有屬於他自己的人才特性。

“將來好好培養一下至少能夠達到魏國曹洪、蜀國吳懿、吳國蔣欽這個級彆,可惜曆史上因為老爹丟了青州,被袁譚砍了,實在是可惜!”

孔鳴欣慰不已,看來老孔家的基因還是可以的,以後一定好好栽培下這個小老弟。

“鄭康成先生到!”

突然響起一聲洪亮的迎賓聲,把孔鳴嚇了一跳,急忙收了手機檢視何人到來?

隻見一輛裝飾樸素的馬車停在相府門前,馬車後麵跟了二十多騎,除了十餘個青衣小帽的家丁之外,還有七八個從二十歲出頭到三四十歲的儒生跟隨,俱都風度翩翩,舉止儒雅。

被眾星捧月一般簇擁在中央的人看起來已經六旬左右,鬍鬚皆已花白,但言行舉止間卻是精神矍鑠,談笑生風。

高聲喊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孔融的頭號幕僚彭儀,因為一大早孔融就吩咐過他“倘若康成先生到了務必通知本相出迎。”

隨著彭儀一聲呐喊,北海國國相孔融立即帶了郡丞王溫、長史範安等十幾個官吏大步流星的出門迎接這位名動天下的巨儒。

“哈哈……,康成先生來了,學生有失遠迎,還乞海涵!”

還冇出門,孔融就大笑著打招呼,來到鄭玄麵前長揖到地。

王溫、範安等官員一起作揖施禮:“見過康成先生。”

鄭玄急忙還禮,上前扶起孔融,和藹可親的笑道:“文舉何必行此大禮,自上次你我洛陽一彆,已經恍惚五載了吧?”

“嗬嗬……康成先生記憶力真好,洛陽一彆確實五年了。”孔融一改之前的倨傲,謙恭的像個小學生。

鄭玄乃是當世儒家巨擘,名氣比起以讓梨而揚名的孔融還要大了許多,稱之為漢末儒學巨星也不為過,他一生中弟子多達幾千人,屢次被朝廷征召,幾乎都被他婉言謝絕。

相比孔融名氣大於才學,鄭玄堪稱儒學宗師,自成一派創立了“鄭學”,他的弟子中許多人青史留名,最為出名的有崔琰、國淵、王基、郗慮等人,都在曹魏受到了重用。

聽說來的老頭就是鄭玄,孔鳴先是拿著手機一陣猛拍,把鄭玄和他身邊的儒生都拍攝了下來,這才把手機揣進袖子裡假裝畢恭畢敬的走上前去聆聽教誨。

孔融和鄭玄敘了好大一會舊,這纔想起把身邊的兒子介紹給這位儒學大師:“這是犬子孔鳴,表字元亮,還望康成先生有機會指點下犬子。”

“見過康成先生!”

孔鳴急忙作揖施禮,這老頭將來可是個人才生產線,必須搞好關係,“小子目前在北海軍中擔任校尉,老先生的弟子裡麵若有人想要從軍,康成先生一定要介紹給晚輩。”

“哈哈……好、好!”鄭玄的迴應有些敷衍。

孔融笑著訓斥道:“休要胡說八道,儒學研究的是治國之道,又不是從軍打仗,要出仕也是做文官,豈能去你的軍營。”

“康成先生介紹一下諸位師兄吧?”

孔鳴的目光被一個身穿藍色襜褕,相貌清臒,身高七尺左右,年約三十五六歲的文士所吸引。

此人的目光睿智中帶著深沉,在孔融和鄭玄交流儒學的時候甚至流露出了一絲不屑,而且他和鄭玄其他的弟子保持了些許距離,看起來似乎有些隔閡。

鄭玄挨著介紹了一遍,讓孔鳴感興趣的隻有身材挺拔,相貌俊朗的崔琰,看起來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表字季珪。

曆史上崔琰在曹操手下做到了尚書令,還做過曹丕的老師,侄女嫁給了曹植,算是曹魏舉足輕重的人,隻可惜後來捲入曹氏立嫡糾紛之中,被曹操處死。

鄭玄挨著介紹了一遍,唯獨冇有提及站在最後麵的中年文士,看起來兩人之間頗為陌生。

“敢問這位師兄姓甚名誰?”

孔鳴主動發問,冇有姓名無法檢測人才的能力,要是哪天能升級下係統,打個bug,不需要姓名隻靠照片就能檢測出來就完美了。

不等鄭玄答話,藍衣文士急忙作揖施禮:“有勞元亮公子詢問,在下姓陳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