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霍瑤給霍老爺子送了些銀錢,又說起和霍敏合開鎮上的鋪子。

霍老爺子知道自己孫女是想拉扯自己兄弟家裡,心裡也是很欣慰,自己養的孩子長大了。

“瑤瑤,爺爺知道你的心意,親兄弟明算賬,這個道理你已經明白了,但是,還有一句話,叫做升米恩,鬥米仇。我自己的兄弟我自己清楚,但是我不想你以後體會到這句話的正真含義。”

霍老爺子怕幫忙幫出害來,兄弟兩家自是相親相愛的最好。

“爺,我明白。您放心我都打算好了。”

“那行,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計劃著辦吧,爺爺奶奶都支援你。”霍老爺子很相信這個孫女。

這日上午,霍瑤到了霍老大家。

“大爺爺,我有件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霍瑤放下手裡的果子。

“瑤丫頭你說,有什麼事兒,我安排你大伯他們先給你辦。”霍老大這段時間精氣神大不一樣,整個人年輕了好幾歲。

“是這樣的,家裡在鎮子上的鋪子,我打算和敏兒姐合開。”

“那咋行呢,不行那是你和你奶辛辛苦苦開起來的第一個鋪子。”霍老大直接拒絕。

“大爺爺,您先聽我說,我奶呢,現在年紀大了,我也不放心她經常起早貪黑的往鎮上趕了,我就打算將鋪子和我敏兒姐合開,敏兒姐現在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這樣家裡都放心,我也放心,我敏兒姐現在是女掌櫃了,我跟她合開鋪子,以後就可以拿分紅了,將來找了人家,他們也不敢小看我敏兒姐,再說了,大爺爺我也不是白讓我敏兒姐做店裡的東家的,我敏兒姐得給我二十五兩銀子,算是她入股的錢。店鋪是當初我買的,還是我的,就是店裡的分子有我敏兒姐一半,大爺爺你們考慮一下。”

“這也是你吃虧呀!”王大丫王氏說道。

“大奶奶,我不吃虧的,花二十多兩銀子,將我敏兒姐攔在我這邊,給我賺錢,我不虧,隻要我二伯和二伯孃不嫌我把他們閨女拐跑就成。”

“不嫌不嫌。”霍二伯也高興。

一家人樂嗬嗬的嘮著嗑,霍啟給寫了字據,霍瑤看了一遍冇問題,就直接簽了字,按了手印,契約達成。

霍瑤收下王大丫給的銀錢,就回家去了。

“瑤瑤回來了,怎麼樣?”廖氏是知道霍瑤去乾什麼了。

“事情辦完了,給這是我敏兒姐的入股錢。”霍瑤將銀錢遞給廖氏。

“你拿著吧,奶不缺銀錢的,以前鋪子裡賺的銀錢都是奶收著的。”

“奶,以後鎮子上的收益,都是奶的,我不缺錢。”霍瑤將銀錢塞到廖氏懷裡,“奶我去看看我爺雞鴨收的如何了。”

霍瑤來到隔壁院子,就看到一地的雞鴨,不由的皺了皺眉。

“爺,這是有多少隻呀?”

“瑤瑤回來了,雞二十五隻,鴨十九隻。”霍老爺子坐在小板凳上檢查鴨蛋。

“爺,找兩個村裡的婦人,將雞鴨都殺了,殺一隻兩文錢,我回去找找我在南邊得的一個方子,咱把雞鴨給鹵了賣錢,還有雞爪什麼的都彆扔了。”

說完霍瑤急匆匆的就回屋到東西去了。

“丫頭你回來了。”月啟見霍瑤回來就把書放下了。

“嗯。”霍瑤直接進了裡屋,在空間裡找鴨貨的鹵味秘方。

“月月幫個忙,我說什麼你就給我寫什麼。”接著霍瑤就說了十幾味中藥和幾味香料。

月啟寫完之後,霍瑤就跑了過來,一把拿了過去,看了看,轉身就走,“謝謝。”

“你這是忙什麼呢?”月啟一把拉住霍瑤。

“我將村裡的雞鴨收了回來,現在在隔壁院子嘰嘎亂叫呢,這是一個鹵味方子,我要把那些雞鴨變成白花花的銀錢。”

“讓小九去辦。”

門外的小九認命的拿著方子去鎮上買作料,堂堂錦衣衛指揮同知現在卻要乾跑腿買東西的地步。

“丫頭你怎麼這麼喜歡銀錢?”月啟拉著霍瑤坐到自己的腿上。

“這天下誰人不喜歡銀子?”霍瑤摸索著月啟的下巴。

“也是,不如我把鋪子交給你打理吧,這樣賺的銀錢都是你的。”月啟下套。

“不要,我自己有鋪子,我喜歡自己慢慢收穫而來的銀子,這樣讓我很有成就感。”霍瑤纔不上當呢。

“好!”月啟寵溺的看著眼前的機靈鬼,“丫頭你的字現在練得怎麼樣了?”

“啊!我想起來了,明天小姑回門,奶奶找我過去商量明天的菜色。”霍瑤一聽到練字,找了個理由就跑了。

月啟隻能無奈的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