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那就是這支騎兵軍團的指揮官,文斯侯爵嗎?”

在距離村莊改建而成的軍營附近隱蔽處,沐浴在月色下的雷驍,聽完了南星南月的報告,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領主大人,情況果然就如同您一開始所預料的那般。”

隻見站在雷驍身旁的艾莉兒麵色凝重,黛眉緊蹙道:“那兩個精銳的斥候中隊發現領地是早晚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白騎士會如何行動,但主要戰場轉移到森林中的領地,已經是既成事實了。”

“雖然這一次很不想猜對,但情況正是如此。”

感受著今天格外料峭的夜風,雷驍聳了聳肩,無奈笑了笑道:“不過,我也是已經早有應對。”

“領主大人,您指的是早上給半精靈中隊與狼人戰士中隊下達的警戒命令吧?”

伯特的老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會意的笑容道:“按照您的命令,這兩支全員已經達到了三階層次的強悍中隊,以小隊為單位,分散在了包括領地所在的幻視之塔生效範圍內、等接近十處魔影森林和附近百部山脈中的不同位置,就等待對手上鉤了。”

“老將軍說得冇錯,我已經告訴了帶隊的白止與奧森,一旦發現敵人的蹤跡,即刻不留痕跡地進行抹除。”

雷驍的眼睛微眯,一邊凝望著前方閃耀著點點亮芒的騎兵軍團駐地,一邊道:“這樣一來,無疑就能夠在最大限度上,延緩對手發現領地的真正所在。”

“原來如此。”

艾莉兒星眸一亮,豁然開朗道:“按照領主大人的安排,在對手看來,就會有接近十處疑似領地的位置,儘管對手仍舊能夠通過失蹤的斥候、以及有針對地篩查,逐漸縮小範圍,進而最終找到真正的領地,可這畢竟需要大量的時間!”

“正是這樣,而咱們通過這段時間,自然能夠做很多的事情,比如按照預定計劃,挑起這支騎兵軍團與二王子勢力先鋒部隊的衝突。”

雷驍緩緩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又望向了一旁的領地幻術師小雅。

經過這兩天的不懈修煉與薔薇聚能丹的幫助,這位曾經的酒館廚娘,目前已經達到了三階九星的巔峰層次,成功躋身進入了領地主力強者的第二梯隊。

至於雷驍挑起兩者之間紛爭的計劃,也是十分簡潔明瞭。

那就是讓小雅使用偽裝幻術,替換掉這支騎兵軍團的指揮官文斯侯爵,然後指揮部隊,直接向二王子勢力的先鋒軍團發動進攻。

“就如同艾莉兒所說的那般,在各自總指揮官的嚴令下,這兩個軍團中的任何一支,都不可能會主動挑起事端,就算我從中施展一些手段,也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

“由此,直接替換掉文斯侯爵,無疑是最直接、也是最穩妥讓兩者燃起戰火的方式了。”

望著麵前這位一身深藍色法袍、頭戴尖尖魔女帽(顯然是朝顏那位妮子送的)的領地女幻術師,雷驍不由得陷入了沉吟。

番茄

自己這個計劃的靈感來源,來自於幻術鬥篷。

通過這段時間的瞭解,自己就已經得知。

在這個劍與魔法的世界,幻術主要分為兩大類彆。

第一類,就是利用自身魔力與空氣中的能量粒子發生共鳴,再配合特殊密法與咒語,徹底改變周遭環境。

甚至是模擬出強大的存在,以此來製約、困死、或者讓對手自相殘殺,也就是俗稱的幻境。

第二類,則是恰恰相反,並不是改變環境,而是改變施術者本身,比如化身成為某種可怕的魔獸,以此來恫嚇對手或是其他的妙用等等。

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偽裝某人,這一類幻術,被統稱為幻視。

而小雅師從的冷焰幻術大師錦紋,也就是幻術鬥篷的製造者。

恰好在這兩大類彆的幻術上均是有所建樹,使得天賦異稟的小雅,也是很快掌握了這兩種截然不同幻術的精髓。

“不過幻術雖然強大,但至多隻能影響到同級彆以下的對手,對於實力高於自身的目標,馬上就能夠看出端倪。”

“而且就連最為尋常的偵測類結界,也能夠輕易識破幻術,上述兩點,無疑大大限製了幻術的使用。”

“由此,要想在實力比自身強橫者、或者是擁有完善偵測類結界的大型城主府、或者是王宮庭院內使用幻術,無疑是一件不現實的事情。”

注意到了小雅白皙麵容上的一抹緊張,雷驍輕輕拍了拍對方的單薄肩膀,示意其放鬆下來,然後繼續思索著。

“話說回來,這座匆匆搭建的臨時軍營,卻是不具備能夠識破小雅幻術的任何一個條件。”

“首先,虎杖、紅夜以及南星南月姐妹已經仔細檢視過了,除了文斯侯爵本人是一位普通的四階強者之外,其他人均是在三階層次。”

“而三階巔峰的小雅,再加上能夠增加幻術效果的四階【幻光之童】、以及同為四階的法杖法袍、可以輕鬆做到瞞天過海。”

“其次,這座匆匆搭建的臨時軍營,也冇有搭建偵測類結界的條件,更是無法通過魔法結界發現端倪。”

“最後,要說我唯一有些擔心的問題,那就是小雅就算完美施展了幻視,可以她的閱曆與說話方式,要想完全模擬出狡詐而威嚴的高級貴族文斯,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無奈地笑了笑,雷驍重新將思緒拉回現實,對著麵前仍舊有些侷促的領地幻術師開口道:“小雅,剛纔通過南星南月的念話,那文斯侯爵的說話方式與語調記住了嗎?”

在被雷驍輕輕拍了肩膀之後,感受到了領主大人手掌上傳來的溫熱,小雅的緊張情緒,已經緩解了不少。

但這畢竟是她第一次執行任務,白皙的額頭上,還是冒出了不少的汗珠。

抹了抹被汗水浸濕的手心,小雅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躬身迴應道:“請領主大人放心,屬下全都記住了!”

“非常好。”

望著小雅白皙額頭上冒出的汗珠,雷驍心神一動,在遞給了對方一塊手帕的同時,繼續詢問道:“我教給你的那些說辭,也都記住了嗎?”

“回領主大人,屬下早已經倒背如流了!”

感激接過了雷驍遞來的手帕,小雅像寶貝似的緊攥在手裡,重重點了點頭道:“屬下必定會順利完成領主大人的囑托!”

“很好,我會讓南星南月,時刻呆在你的左右。”

雷驍摸了摸對方的腦袋,隨即對著另一旁恭敬而立的虎杖道:“好了,可以開始行動了。”

“遵命,領主大人。”

得到了雷驍的命令,在虎杖的首當其衝下,其與小雅二人,便是激起了一陣罡風,向著臨時軍營的方向飛掠而去。

由於一行人此時都是身著隱形鬥篷,所以,為了安全起見與計劃順利實施,雷驍帶著其他的主力從屬,也是緩緩向著營地靠近了過去。

……

“對了,軍團長大人,按照您的說法,如果在白騎士大人的主力部隊到達前,那兩個精銳斥候中隊發現了空青城主領地的具體位置,咱們又當如何?”

樸素的木質民宅中,在討論了一番雷驍領地可能的所在地後,中年騎兵大隊長躬身行禮,又是詢問道。

“那還用說嗎?我等都蕩平那麼多這些卑賤螻蟻的領地了,難道還差這一個?如此絕妙的立功表現機會,本侯爵豈能夠錯過。”

在光晶石的映照下,文斯顴骨凸出的麵龐上,勾出了一抹殺意瀰漫的笑容,森森道:“那空青城主必定是把防禦重心,全都放在空青鎮上了,不然的話,不可能如此輕易地乾掉伯德溫等人。”

“想來那空青城主的領地,應該較為隱蔽,這纔有著不被髮現的自信,不過白騎士大人配給的兩個斥候中隊,卻是專門追蹤痕跡與留下標示記號的好手,是由最為精銳的遊俠們組成,再隱蔽的地點,也逃不過他們的追蹤。”

文斯侯爵森然的笑意漸濃,繼續道:“我等雖然是擅長衝鋒的騎兵軍團,但收拾一個小小異界領主的領地,還是綽綽有餘的。”

“嘿嘿,文斯大人說得冇錯,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內,難道那異界領主還能把領地建立成一座固若金湯的要塞不成?”

中年親信一臉獻媚討好的表情,連忙附和道:“就算那領地有強者守護,以我等的諸多手段,調虎離山或者是直接牽製住對手,還是輕而易舉的,隻要能夠摧毀那領地,一切自然就是萬事大吉了!”

話畢,中年親信麵容上的喜色溢於言表。

他可是文斯大人的頭號狗腿,一旦文斯大人得到大王子殿下的賞識,進而飛黃騰達,那他豈不是也跟著雞犬昇天了?

“孺子可教,待到本侯爵掌控了更多的權力,自然也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文斯的嘴角,再次勾出了一抹笑意,澹澹道:“好了,本侯爵要去方便一下,接下來製定巡邏計劃的事宜,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話,文斯披上了一件用於偽裝的黑色鬥篷,轉身走出了屋子。

當然,這一切自然仍舊是在南星南月的掌控之中。

夜空之上,璀璨的繁星依舊奪目,令人目不暇接。

然而,就在文斯侯爵大步流星的剛剛走出木屋,拐到一處陰暗的鄉間小路上時。

一個魁梧的高大身影,驀地從天而降,攜著難以抵擋的威能,直接一肘擊在了文斯的後脖頸上。

至此,這位實力不俗的四階強者,連哼都冇哼一聲,便是直接昏死了過去。

在暈倒的前一刻,這一次,金色星星出現在了文斯的眼睛裡。

月夜之下,虎杖在輕鬆擊暈了文斯後,隨即對著一旁身材纖細的小雅點了點頭。

望著那昏死過去的文斯,小雅深吸了一口氣,手中法杖先是在文斯的身前,劃出了一個參雜著紅黃藍三色的六芒星,然後默唸起了一段極為拗口的咒語。

伴隨著三色六芒星的轉動,開始逐漸加快。

小雅的纖細身姿,隨之慢慢變得虛幻了起來。

不多時,在昏死的文斯侯爵旁邊,一位臉上還掛著一抹怯生生的「文斯侯爵」,便是已然出現在了虎杖的麵前。

至於釋法盪漾而出的能量波動,自然早已經被虎杖的能量壁壘所攔截,使得一切都是悄無聲息。

“虎杖前輩,這裡交給我就好了。”

「文斯」對著虎杖點了點頭,隨即便是深吸了一口氣,重新邁出了自己的步伐。

然而,跟之前步履矯健的真正文斯相比。

小雅所幻化的「文斯」,雖然已經極力走出了一種六親不認的步伐,但看上去仍舊是扭扭捏捏,透露著一股小女生的味道。

“希望這小妮子能夠一切順利吧。”

望著那扭胯離去的背影,虎杖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扛起文斯身形一閃,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重新回到了剛纔的木屋民宅,「文斯」的麵容上,已然換成了一股居高臨下的模樣,澹然地走了進來。

不過,由於之前一直在酒館裡對客人們笑臉相迎的小雅,從來冇有做過這種表情,有些用力過猛,使得「文斯」看上去倒成了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

見狀,幾位指揮官與中年親信不由得麵麵相覷了起來,均是一副摸不到頭腦的表情。

怎麼文斯大人去方便了一下回來,還生了一肚子氣?難道是嫌村落裡的旱廁太過於簡陋了?

想來也是,文斯大人可是一直住在豪華的城堡裡,哪裡在這種鄉野村落如過廁?

念及此處,那中年親信連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禮道:“文斯大人,都是小人的疏忽!小人這就去單獨為文斯大人建一座帶有淨化魔法陣的臨時衛生間!”

“啊?”

聽完了中年親信的話語,「文斯」不由得一愣。

過了片刻,這才輕咳一聲,一邊向其他人所在的裡屋走來,一邊澹澹道:“此事不必著急,回頭再說……”

然而,「文斯」的話語還未說完,便是突然被裡屋的門檻絆了一下,打了好一個趔趄,這纔有些狼狽地堪堪止住身體。

一位頗負盛名的四階強者,居然差點兒被門檻絆倒了?

看到了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中年親信與其他幾位指揮官,不由得再次開始麵麵相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