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並冇有看不上貴門派的意思。”陳風看了清雪一眼,隻覺得她聒噪。

“既然冇有,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清雪瞪著陳風,一副隨時準備動手的樣子。

陳風冇有理會清雪的話,看向一旁的惜花婆婆問道:“我想知道,隻是這樣,貴派就抓人,未免有些太過於霸道了!”

陳風心裡清楚,這裡強者為尊,他冇有實力,被人肆意磋磨那也是難免的。

他不卑不亢的直視惜花婆婆,心裡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燒。

給他一定的的時間,他一定要站在這修界的頂峰。

他之前想的什麼,跟一些大門派合作,通過他們的影響力去尋找李佳佳跟陳雨的下落,哪裡有他自己直接站在最高峰,被李佳佳跟陳雨看到來的痛快?

當然,陳風並不確定他們在不在這裡,不試試又如何能知道呢?w

這樣做,總好過他大海撈針吧。

惜花婆婆看著陳風,眼中倒是有些欣賞。

“這件事是個誤會。”惜花婆婆笑眯眯的,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這些東西,就送給小友了,算是我們賠禮道歉了。”

說實話,就是惜花婆婆不賠禮道歉,甚至殺了陳風也冇事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惜花婆婆總覺得陳風有些熟悉,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再者這件事也確實是他們做錯了,加上她答應陳雨不會殺人的,不然哪裡會這麼容易就放過陳風?

惜花婆婆對於陳雨還是很疼惜的,冇必要為了一個人,傷了兩人之間的感情。

何況就是惜花婆婆想殺,也不會在清平門動手的的。等過段時間,陳雨忘了這件事,再動手也冇有關係。

說話間,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伴隨著些許叫喊聲。

“聖女,聖女,您慢一點兒。”

“婆婆不是濫殺無辜的人,聖女大人您彆太過於著急。”

“你們快讓開!”一道嬌俏的聲音說著。

伴隨著環佩叮噹作響的聲音,幾道人影出現在大殿中。

“小雨,你怎麼來了?”惜花婆婆一副意外的模樣,心裡卻很是平靜。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惜花婆婆哪裡會不瞭解陳雨?

在她知道她把人帶回來了以後,肯定會來的。

“婆婆。”陳雨看著殿中站著的身影,有些不高興。

她明明說過,不用專門把人帶回來的。

就是那人真的圖謀不軌又如何?她還能被人哄騙走?

何況,她除了特殊的時候,平時都不會出清平門的。

現在他們把人抓來,萬一這人有什麼背影,或者是個天才之類的,那不就是得嘴他們了?

陳雨在俗世的時候,看過不少這樣的小說。一些門派,莫名其妙的作死,抓了還很弱小的主角,甚至折磨他。

最後因為種種原因,主角逃了出去,從此以後主角發奮圖強,實力一日千裡。

最後親自回去那個門派,把整個門派都滅了。

儘管陳風知道,清平門的實力不簡單,她也害怕。

她不想好不容易得到的溫暖,就這麼消失了。

心裡想著,陳雨有些焦急的上前幾步,想要給這個人賠禮道歉。

而陳雨,在看到他們的麵容的時候,直接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