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胎知道李承道憎恨自己,但他不怕。

螞蟻的憤怒是很可笑的,連皮都咬不破,還能怎麼報複。

龍辰纔是心腹大患,資質好、修為好,而且詭計多端,極其難對付。

“催催李承道,實在突破不了,就多喝一些血奴的血補補。”

鬼胎隨口說了一句,龍野立即拜道:“屬下明白。”

魚輔國從皇宮出來,回到皇城司,吩咐道:“準備車馬,咱家去一趟龍興穀。”

陳廉詫異道:“公公怎麼心血來潮要去龍興穀?”

魚輔國說道:“聖子一口咬定龍辰就在龍興穀,問了咱家好幾次了,再不去不行。”

陳廉低聲說道:“既然聖子如此篤定,為何不自己去?”

魚輔國掃了一眼陳廉,說道:“聖子說是就是,廢什麼話!”

讓魚輔國去,其實就是不確定龍辰在不在龍興穀。

鬼胎懷疑過很多地方,最後都冇找到。

龍興穀已經查過兩遍了,毫無蹤跡。

明知鬼胎猜不出龍辰的心思,魚輔國卻不能反駁,必須假裝認同鬼胎的做法。

這就是為官之道。

領導的決策不管多荒謬,都必須執行,隻是在執行的過程中必須保證自己不背鍋。

也就是摸魚式執行,做表麵功夫。

你吩咐了,我執行了,執行的效果不好,就這樣。

陳廉不敢多言,立即叫了馬車過來,魚輔國收拾一下,立即出皇城司,往龍興穀去。

陳廉和其他人隨行護衛。

很快,魚輔國到了龍興穀,武承厚已經得到訊息,匆匆忙忙到穀口迎接。

一同前來的還有孫靈符、李淑恒一幫江湖人士。

禁軍校尉李青峰也帶著禁軍將校過來拜見。

在穀內修煉的官吏全部都到場了,這些人是官員,大官到了必須迎接。

魚輔國坐在正首,武承厚在側麵站著陪侍,陳廉在另一側。

掃視一圈,魚輔國冷聲問道:“劉安呢!”

看了一圈,魚輔國冇看到龍辰,臉色立即不悅。

武承厚心中暗喜,魚輔國要來的訊息所有人都知道,除了龍辰。

眾人麵麵相覷,誰都不說話。

魚輔國轉頭看向武承厚,武承厚立即走到中間,對著魚輔國拜道:“屬下該死,屬下忘記了通知劉押司。”

魚輔國還冇有說話,陳廉先發話了,說道:“武押司,劉押司是魚公公提攜的人,公公要來,你怎麼不通知,做事也忒不仔細。”

陳廉這話看起來像在責備武承厚,其實在暗暗唱雙簧。

武承厚立即說道:“公公明鑒,並非屬下做事不仔細,實在這個劉安到龍興穀後過於懶惰,每日吃完飯就在房間裡呼呼大睡,有他冇他一個樣,所以屬下忘記了。”

武承厚看似在認錯,實則在告狀,說龍辰在龍興穀偷奸耍滑,屁事不乾。

陳廉假裝一臉無語,看著魚輔國說道:“應該不至於吧,我看劉押司挺上進的一個人,他不是還想著娶媳婦麼?”

這話說得在場的人紛紛訕笑。

龍辰是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時不時拿出來嘲諷一番。

到這裡的都是高手,哪個冇經曆過花天酒地,龍辰卻還在心心念念娶媳婦,真是個上不了檯麵的窮小子。

武承厚拜道:“陳司務是瞭解劉安的,這個劉安隻想著娶媳婦。”

“屬下告訴他三天後有比試考覈,他卻渾然不當回事,反而變本加厲偷懶。”

“他跟屬下說,他想被淘汰出去,這樣他好回去娶媳婦生娃。”

這些事情,武承厚已經在密報中說過了。

到了現在,武承厚又當著所有人的麵重新說了一遍。

在場眾人看了都是冷笑,冇有一個人替龍辰說話。

魚輔國臉色難看,嗬斥道:“把劉安那個混賬扯過來!”

武承厚立即拜道:“屬下遵命!”

武承厚立即出門,到了龍辰房門前。

砰!

房門被一腳踹開,龍辰正在呼呼大睡。

即便門被踹開了,龍辰也不起來。

武承厚走到床前,冷冷笑道:“劉安,你好大的膽子,竟敢以下犯上!”

龍辰睜開眼睛,伸懶腰打個哈欠,冷笑一聲:“以下犯上?你踢老子的門,老子犯上?犯了誰?”

武承厚知道,龍辰這人雖然土鱉,但嘴巴挺利索,他說不過。

“魚公公大駕到了議事廳,你非但不來拜見,還敢在這裡呼呼大睡,你說犯了誰。”

武承厚滿臉得意,感覺這次終於把龍辰坑慘了。

龍辰卻冇有理會,他剛纔聽到外頭喧鬨,就知道有大人物過來。

除了魚輔國,不可能有第二個人。

“你不告訴我,我怎麼知道?”

龍辰慢悠悠起床穿衣服,走到水盆邊上,裡麵卻是空的。

拿起毛巾胡亂抹了一把臉,龍辰慢悠悠往議事廳走去。

武承厚戲謔地跟在後頭。

進了議事廳,魚輔國滿臉怒意看著龍辰,廳內差不多兩百號人,全都在看龍辰笑話。

“屬下拜見公公。”

龍辰當眾行禮,自己表麵上還是皇城司的押司,必須給足禮數。

不等魚輔國罵人,武承厚先說道:“公公,劉安這廝還在房間裡睡大覺。”

“屬下說公公來了,這廝居然不以為意,還是一副懶散憊賴的樣子。”

魚輔國看著龍辰,怒斥道:“劉安,咱家提攜你做押司,還把你送入龍興穀修煉,你這廝為何如此偷懶,真拿咱家不當回事!”

大家都在等著魚輔國處置。

最恨龍辰的不是李淑恒,而是武承厚和陳廉。

他們兩個人和龍辰有競爭,要在魚輔國這裡爭寵,所以更希望他去死。

龍辰立即說道:“公公明鑒,屬下到了龍興穀以後一直好好修煉,並未偷懶。”

“反倒是武承厚百般刁難,處處為難屬下。”

魚輔國眉頭一皺,看向武承厚。

武承厚立即罵道:“放屁!老子給你好吃好喝招待,讓你好好修煉,你還告狀,豈有此理,你當公公是傻子嗎!”

龍辰立即回罵:“放你孃的臭狗屁,自己喝好酒,酒糟給老子喝!”

“這就是你的好吃好喝招待,你當公公是傻子嗎!”

這個事情大家都知道,武承厚不好狡辯。

龍辰又對魚輔國說道:“我好歹是公公提攜起來的押司,你竟然這樣對我,你這不是針對我,是不把公公放在眼裡!”

龍辰把自己和魚輔國捆綁在一起,對自己不好就是對魚輔國不敬。

武承厚冇想到龍辰會這樣說,氣得跳起來,爭辯道:“公公明鑒,屬下絕無此意,是這廝自己挑嘴!”

龍辰環顧四周,問道:“張勝呢?把張勝喊過來,當著公公的麵對質!”

武承厚這個事情理虧,被龍辰抓住不放,繼續說下去對自己不利。

武承厚立即轉移話題,罵道:“張勝還敢見你?被你打得那麼淒慘!”

“公公讓你好好修煉,你卻偷懶,你纔對公公大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