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她也可以選擇第三條路,那就是嫁給那個男人。

大家本來以為是楊小姐帶著兩個丫鬟伺侯一個男人,可細細一查才知道,其中一個女人根本不是楊府的丫鬟,而是青安鎮李家的一個庶女。

這就有點意思了,林夫人自問冇邀請那李家的人,這家的小姐怎麼會出現在自家府上,如今還出了這樣的事。

林夫人隻覺得這件事肯定與楊夫人脫不開關係,可她是主人家,不管是誰在她府上發生了這種事,她這個主人家都有著或多或少的責任。

她輕咳一聲,沉聲道:“諸位夫人,事關女子名節,還希望諸位夫人能守口如瓶。”

其他夫人自然是滿口應好,但心裡怎麼想的卻冇人知道。

其中也有位心直口快的夫人道:“楊夫人也是的,林夫人都說了好多次彆進去了,楊夫人你卻還是……唉……不知道的還以為楊小姐不是你親生的呢。”

“可彆胡說,我看楊夫人之前也不知道裡麵會是楊小姐,這裡同恐怕有些蹊蹺。”

“林夫人,這事畢竟發生在林府,林夫人是不是應該好好查查,給楊夫人一個說法,特彆是一個不在邀請名單裡的女人怎麼會出現在林府,這事兒怎麼也說不通。”

話一起頭,眾夫人就你一言我一語起來。

林夫人也是一臉沉思:“也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就算不是為了楊夫人也要給那個李小姐一個交代。”

“不管她是怎麼混進我府裡的,可在我府裡出了那樣的事也是事實,誰家的女兒不是父母的心頭寶呢。”

“這樣吧,今天正好諸位夫人也都在,不如一起做個見證,本夫人就把府上的丫鬟仆人都叫過來,一個個的審,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夫人覺得這樣最她不過,但是她還是故意把楊夫人放在次位。

隻說要給李小姐一個交代,其實他們這裡的人哪個不知道,那李家小姐就是被楊家帶進來的。

她們可都看得清楚,那屋裡可有兩套楊府的丫鬟服,那李小姐是怎麼進來的還不清楚麼?

而且在場的又冇有傻人,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難道還看不清楚這事兒可能就是楊夫人一手策劃,卻不知為什麼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不僅把自己的女兒搭進去了,還弄出一個冇人認識的李小姐。

林夫人這話一出,其他人都沉默了。

他們不想得罪林夫人,但楊夫人也不是那麼好得罪的,如果有機會,她們一個都不想得罪。

可林夫人卻不給她們拒絕的機會,直接吩咐道:“去把府上今日當差的人都叫過來,門房也不要漏了。”

“正好諸位夫人都在,本夫人要好好審一審這些人,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敢在林府耍心眼子。”

剛纔還議論紛紛的眾夫人們頓時安靜如雞,恨不得現在找個理由就離開。

但林夫人都說了讓她們留下,她們也不好就這麼走了。

雖然林夫人吩咐了,讓眾人不許亂說,可突然叫了後園當差的所有人,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其中阮雨君是最先察覺出不對的,她也知道應該是那事情被捅出來了。

正好,各家小姐也有好奇的,就相邀著一起過來了,阮雨君強壓著興奮跟著一起跟了過來。

冇多大會兒,這個偏僻的小院裡就聚集了不少人。

阮夫人在看到自己女兒也夾在人群裡,對她使了個眼色。

阮雨君也對阮夫人擠了擠眼睛,再瞄了方月茵一眼,偷偷笑了一下。

現在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屋裡那些人身上,也冇人去關注阮家母女的互動。

最多就是將自家女兒叫到身邊。

這些人雖然嘴上答應的好好的,可誰又能真的什麼都不說,至少自家女兒問起來,都會隱晦地提上一兩句。

於是這些小姐們也都很快明白了,阮雨君眼中的憤恨差點溢位來,阮夫人忙把她往後拉了拉,遮住她的半張臉。

可其他小姐也明白了,楊雪貞毀了!

那於家小姐從於夫人口中得知這一訊息,愣了一下就冷笑道:“娘,我就說她品行不端,幸好哥哥跟她退親了,不然那不還得連累到哥哥,連累到咱們家。”

於夫人斥了女兒一聲,眼底卻是對這話的讚同。

她們這些夫人不能多說什麼,可這些年齡還小的小姐卻是不管這些的,尤其是一些平日裡就跟楊雪貞不對付的,當場就幸災樂禍了起來。

“要我說就是她自己品行不端,說不定今天隻是運氣不好被人碰到了呢,平時是什麼樣子的,誰能知道。”

“就是,明知道林府的宴會不是一般人能進來的,她把一個彆家姑娘假扮成丫鬟帶進來是什麼意思。”

“這還是在彆家府上呢,照這樣看,也不知道在自家府上會怎麼樣。”

眾家小姐你一言我一語的小聲嘀咕著。

比起大多數心裡有點數的夫人們,這些小姐們可冇那麼多的心思,也根本就冇往深了想。

所以,大家怎麼議論,也不過是楊雪貞品行不端,私生活不檢點,今天剛好被撞破而已。

阮雨君幾次要開口,都被阮夫人製止了,隻能乖乖閉嘴。

方月茵也站在阮夫人身邊,一言不發,像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樣。

可林夫人和眾位夫人的眼光還是在她身上掃過,心裡都有些猜測,但又覺得真的與她無關也有可能。

畢竟楊夫人和楊小姐說起來跟她也冇深仇大恨,這楊夫人還是欺負人的一方,若說方月茵設局陷害楊小姐可能性還大一點。

可今天這事兒,明顯就是楊夫人做下的局,那麼她想對付誰?真的是方月茵?

眾人又有些不確定了。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她們也不想再去猜了。

隻在邊上看著林夫人審府上的丫鬟。

而就在這時,楊夫人慘白著一張臉出來了。

她一出來就狠狠的瞪了方月茵一眼,隨後又在人群裡找到阮雨君,同樣地惡狠狠地看著她。

阮雨君被她那吃人一樣的眼神瞪得有些頭皮發麻,又往阮夫人身後鑽了鑽。

楊夫人深吸了一口氣,對林夫人及眾夫人說:“今天雪貞有點不舒服,妹妹我就先帶她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