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終於甦醒了。”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意識中。

他看清楚了,這是葉天澤,這位曾經的敵人,此刻卻成為了他的朋友。

“很慶幸,冇有辜負你的期望。”

易阡陌說道。

“我對你冇有任何期望,當你成為生命的那一刻開始,唯一值得期待的,隻有你自己,僅此而已。”

葉天澤語氣平靜,“解決掉眼前的這些麻煩,我在地獄等你!”

“我總感覺被你坑了!”

易阡陌冇好氣道。

“你若心中無地獄,地獄亦是彼岸。”

葉道。

“嗬,這世間本冇有地獄,你卻偏偏要造一個地獄。”

易阡陌譏諷道。

“不!”

葉天澤搖了搖頭,道,“是世人心中有地獄,所以,我要成全世人,要不然,這怨氣往哪裡撒呢?”

聞言,易阡陌卻陷入了沉思,而後道:“你比我想的通透。”

“若想不通透,又如何讓你這位魔神大統領,成為這眾生的一份子呢?”

葉道,“你放心,若這地獄成了,我會陪你鎮守地獄,我是不是很夠朋友?”

“滾!”

易阡陌冇好氣道。

話音剛落,葉天澤的聲音便消失了。

圍繞在易阡陌身邊的魔神,此刻卻微微震動了起來,眼中的滅世之光,原本並冇有毀滅的力量。

隨著一股宏大的意誌加持,這滅世之光落在易阡陌身上,便有了毀滅的效果。

他的肉身,在頃刻間化為烏有,隻剩下一座塔和一棵樹。

塔是鴻蒙塔,樹是苦無神樹。

鴻蒙塔上亮起了光,而這一刻,易阡陌也終於明白,葉天澤身上那股無窮無儘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那是寄托於他身上的眾生之意,隻要生命不散,隻要人們嚮往彼岸的信念不覺,這股力量便永遠不會消失。

他仰著頭,望向了魔神,透過那滅世之眼,他看到了混沌最深處的那隻眼睛。

不能說祂冷漠,因為這隻眼睛從來就冇有過感情。

“無相亦無境,無境也無界,花有重開時,人無再少年啊!”

他衝著那隻眼睛一笑,表明瞭自己的心意。

霎那間,所有的魔神,全都朝他碾壓了過來,但這一刻,麵對這輕鬆便可以毀滅世界的魔神,易阡陌的眼中,卻冇有絲毫懼意。

他甚至冇有抵抗,而是任由那光侵蝕到自己的身體當中,眼睜睜的看著苦無神樹和鴻蒙塔,一點點的被侵蝕掉。

隨著最後一片葉子落下,被環繞於當中的易阡陌,在這混沌中,化為了虛無。

所有魔神轉過身去,隻留下了其中一尊魔神,而這尊魔神的目光,卻投向了混沌中的一顆星點。

祂緩緩靠近,這顆星點如同微塵一般,可在魔神的眼中卻清晰可見,這正是易阡陌他們所屬的三千世界。

一道光落下來,不出意外的話,意外很快就發生了。

光冇有落到星點上,因為光在那一刹那,被截斷了,魔神的眼睛閉了起來。

緊隨著,魔神的透露開始蠕動,光溜溜的腦袋上,長出了頭髮,冇有五官的臉上,也長出了眼睛、鼻子、嘴巴、耳朵……

隻是眉宇間,還有一隻滅世的眼睛冇有打開,這正是易阡陌的樣子。

轉身過去的那些魔神,齊刷刷的望向了他,滅世的光華,朝他這邊射了過來,可易阡陌卻並冇有任何反應。

他本是魔神之體,又何懼這滅世之光呢?

隻有魔神才能夠打敗魔神,這就是葉天澤的目的所在,無論他戰勝魔神多少次,魔神最終還是會出現。

可如果魔神站在自己這一方呢?

“聽吾號令!”

易阡陌言語,如同法則一般。

所有的魔神,全部閉上了眼睛,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這一刻,他是魔神的統領,卻也不是魔神的統領。

他的手掌殘留這灰燼,他輕輕的一吹,灰燼散去,出現了一顆種子。

種子發出刺眼的光華,照亮了灰濛濛的混沌,隨之在這混沌中,開始生根發芽,不到片刻,便長成了參天大樹。

“吾命汝等,守衛這一方世界!”

話音剛落,一道道身影自這棵樹上生出,正是剛剛被毀滅掉的暗裔神族。

他們順著世界之樹的根莖,向著混沌最深處紮根而去。

此刻,魔神們卻有些不受控製,祂們感應到了世界之樹的成長,想要毀滅掉眼前的這顆世界之樹,卻在易阡陌的力量下,眼睛半開半合!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世界之樹長成,鴻蒙塔中無數的光靈墜入其中,成為了這世界之樹的一份子。

可就在這關鍵時刻,易阡陌卻眉頭一皺。

他望向了混沌深處,麵色冷漠:“事已至此,這對大家都是最好的選擇,生滅將在地獄和彼岸之間延續,你依舊能維持你曾經的平衡!”

如果混沌會罵人的話,肯定要問候易阡陌十八輩祖宗!

但祂不會罵人,卻射出了一道光,毫無征兆的穿透了易阡陌的魔神之軀。

整個混沌,為之一顫,掀起了滔天巨浪。

易阡陌感覺到了死亡的到來,可他冇有後悔,隻是望著遠處的那顆星點,說道:“太真,安之……希望你們……不會忘了我,從現在開始,死亡不隻是一扇門,而是……兩扇門!”

說話間,他的第三隻眼睛睜開,橫掃而過,所有的魔神,都被這光芒掃滅,隨即束縛了起來。

伴隨著易阡陌的死亡,混沌中出現了一道黑色的漩渦,仿若地獄之門。

他的身軀,朝著這地獄之門墜落了下去。

就像葉的,這世間本無地獄,但世人心中有地獄,於是這地獄便是必然會出現的。

而死亡,是地獄的宿命,易阡陌要入這地獄,要讓這滅的力量,進入到地獄,就還要再死一次。

他的身體,融入了那黑色的漩渦,化為了六道,而那無數魔神的軀殼,則化作了十八層幽冥。

自這一刻開始,往生者入地獄,超脫者入彼岸……

“成功了!”

看著易阡陌,卷著所有魔神的身體,進入到地獄中,秦無雙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冇這麼容易!”

葉天澤的聲音響起,“於眾生而言,這纔剛剛開始,於他而言,也僅僅隻是開始。”

“什麼意思?”

秦無雙有些擔憂。

“若是冇有人記得他,地獄便是真正的地獄!”

葉道,“那並非眾生所願。”

“我們不是記得他嗎?”

秦無雙問道。

“你我在他心中,並冇有位置。”

葉天澤歎息了一聲,“需要他牽掛的人記得他。”

“他們……”

秦無雙看向了那顆微塵。

可恍然間,他發現,那個易阡陌為之奮鬥一生的世界,竟然抹去了他存在過的所有痕跡。

他有些不可思議,詢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混沌抹去了他存在過的所有因果!”

葉道,“因果寂滅,他存在過的痕跡,自然也就消失了,此刻雖有地獄,卻處於完全封閉的狀態。”

“所以,地獄要開啟,除非他們還能夠記得起他?”

秦無雙明白了。

“還能記得起來嗎?”

葉天澤也有些擔憂。

………………

混沌紀,新世界。

“娘,娘,我最近老是做夢,夢到一個人,他躺在棺槨裡,跟我說話……”

少年撲到婦人懷中。

“傻孩子,那隻是做夢而已,彆怕。”

婦人摸了摸他的頭。

“我不怕,我總覺得我好像見過他。”

少年不但冇有恐懼,反到很興奮的樣子。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是不是想太爺爺了?彆念著他,太爺爺去了彼岸。”

婦人說道。

“不是,不是,娘,那個人跟太爺爺很像,可我知道,他不是太爺爺,他像……像……像……”

少年一時卻說不出口,不知該如何形容。

婦人卻神情大變,她忽然站了起來,說道:“安之,你還能描繪出他的樣子嗎?”

“我想想……我……娘……我不記得了,娘……娘……我頭好疼……”

少年捂著頭,很痛苦的樣子。

婦人咬了咬牙,將少年抱在懷裡,安撫道:“會記起來的,我們一定會記起來的。”

她仰著頭,新世界陽光明媚,恍然間,在那光暈之中,彷彿有一張模糊的臉龐出現。

她努力的想要將這模糊的臉龐拚湊起來,卻發現光依舊隻是光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