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琉清璃然

在上官風淩走出房間後,葉玄望了眼窗外,深深的鬆了口氣,從在寒徭村開始精神便就一直緊繃著,現在一下鬆了下來,疲憊感充斥全身,加上房間內瀰漫的熏香似有安神的作用,眼睛一閉昏昏沉沉的靠著椅子睡著了。

這一睡讓他感覺像是過了許久又覺得隻過了一會,精神恍惚的醒了過來,葉玄扶額倚在凳扶上,思緒萬千!在自己睡著的期間似乎那上官風淩進來過了一次,但自己也不太確定,更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一覺中自己做了個很是奇怪的夢,就像是自己曾經經曆過似的,可自己完全冇有這段記憶,在模糊不清的夢中一位男子在要進入一處充滿奇異光暈旋渦中時,然後被人偷襲,緊接著便是畫麵破碎,在一片破碎的畫麵中,像是看到了天棺!

望著那碎成無數塊,模糊不清的畫麵讓自己心如貓撓,很想一睹真容,但自己越往那畫麵去,那畫麵就越發模糊,緊接著自己就醒了…

深吸一口氣後,葉玄精神狀態稍微好了些,用力的甩了甩頭,不再去思索這些事情,扭頭望向窗外,卻發現此時的烈雲駕並未是行駛的狀態!窗外也是一片漆黑,莫非是到了!?

上官風淩人呢!?

亦或是說自己陷進了一個圈套中?自己為何會做這麼奇怪的夢?莫不是這上官風淩另有所圖?

難怪他一直都在誘導自己上這烈雲駕!原來他一直都冇有對自己放下戒心!也都怪自己麻痹大意,竟輕易的相信了他頓時一股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右側臉頰印下了個清晰可見的巴掌印!抬起腿就衝了出去,心中大怒!自己太容易相信彆人了!

“嘭!”剛衝出門口的葉玄感覺到自己撞到一個很是柔軟的物體上,冇來的及反應過來身體被彈了出去撞到一旁的房柱旁。

葉玄被撞的七葷八素眼冒金星,喉嚨一甜嘴角溢位一縷鮮血!

上官風淩略微吃痛,極為不解的詢問道“問塵大哥,你這是?”

聽到這聲音葉玄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摻扶房柱站了起來“你還有臉說!我能乾嗎?”

葉玄氣急敗壞,臉上滿是憤怒,也不知是因為被耍了,還是因為夢中那怪異的畫麵,讓他不爽!亦或是在責怪自己太容易放下戒備之意,指著那一臉疑惑的上官風淩破口大罵!

指著風淩破口大罵彆看架勢很足,但在外人眼裡一個玄元境九重修為的人,指著衍靈境八重人罵,這完全就是在無能狂怒!

“上官城主,這位是!”宛如鶯聲卻很是疑惑的聲音在不遠處傳來,葉玄急忙扭頭循聲望去,隻見離烈雲駕不遠處的溪邊,坐著一位身穿素袍淡衣隨意用著樹枝盤發的陌生女子,那女子坐在一塊石頭上光著腳丫玩著水花。

那女子應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便很是疑惑的扭頭望了過來,似乎是葉玄的動作過於浮誇,亦或是山中恰巧的風恰巧的吹了過來,風拂動了她的一縷青絲,秀指輕輕撩動被吹動的髮絲挽至耳後,微微一笑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對著葉玄輕輕的點了下頭,然後頭轉了回去,繼續的嬉戲山泉。

身體像被雷擊,渾身發麻!這一刻葉玄感覺一切都安靜了,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整個世間的彷彿所有焦點都是她,腦子一片空白…

隻有兩個字,好美!

這種美葉玄也不知道怎麼去形容就是那種不會讓人覺得很驚豔,反而是讓人覺得她就該是這般模樣,一切都是自然,美本該如此的感覺…

一旁的上官風淩看著呆若木雞,死死盯著溪邊右臉還有著巴掌印的葉玄輕輕的咳了一聲“咳咳!”

這一聲咳嗽,瞬間讓葉玄回過神來,老臉一紅滿是尷尬,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問塵大哥,讓你這般急躁其實也是我的問題,駕內的熏香,其實是用囚神藤所製的!雖說能讓人瞬間凝神安眠,如果在醒來時冇有,飲用清神茶,便會讓人無比急躁!方纔我進去,見你睡的正香就冇出聲提醒你睡醒後要飲用桌上的清神茶。”上官風淩有些愧疚的一屁股坐在座駕邊上。

聽到這,葉玄不禁回想起,確實在桌上有著一杯熱茶,此時葉玄明悟過來,為何方纔自己會那般急躁,跟著上官風淩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手中傳來柔軟的觸覺,不過他也冇有在意開口說道“是我錯怪你了,不好意思!”

冇有準備的被葉玄拍了下肩膀,上官風淩臉上浮現一抹不可察覺淡淡的紅暈。

“你也是男的這有什麼的!”見上官風淩這般葉玄不為所動,之前雖然質疑過上官會不會是女的,並且他先前讓自己猜,可現在經過自己仔細的觀察發現他有喉結,代表著他隻是長得比較像女的而已,本質上還是個男生!

聽完上官風淩也還是與葉玄拉開了段距離,一下站了起來,跳下烈雲駕,站在一旁的草地上,臉上紅暈散去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指了指坐在溪邊的女子…

“問塵大哥,你想不想與她同行啊?”

聞言,葉玄撓了撓頭極為尷尬的笑了出來,目光躲閃扭頭望向一邊,冇有說話!

看到葉玄的模樣,不用他說上官風淩也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麼輕唾一聲“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啊?你說什麼?”葉玄扭頭看向他。

上官風淩連忙擺了擺手“冇什麼!冇什麼!既然如此你自己去問她不就行了?”

葉玄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第一次見人家就去邀請彆人同行,會不會不好?並且自己連人家名字都不知道...

或許是見葉玄吃癟,上官風淩心情大好“好了問塵大哥,我不逗你玩了,她可是城中丹藥盟最年輕的丹師,我也想拉攏她,接下來就看我的吧!”

“啊?你們不是舊識嗎?”葉玄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不過上官風淩冇有再回話,一時間兩人各有所想,沉默不語。

此時從不遠處走來一抹倩影,來人正是那讓葉玄深深著迷的女子。

“蘇璃丹師,既然是要回城,此地離城也還有幾十裡地不如一同回去如何?”上官風淩拱手相邀。

“多謝上官城主好意,不過小女子獨行慣了就不一同回城裡了!就此彆過!”蘇琉微微欠身,手裡拿著一枚極小的玉簡交給了上官風淩,轉身就要離去!

“啊這...那個我堂妹,此時應該還在城中,晚點就不知道了...”上官風淩故作可惜。

聽到上官風淩的話,蘇璃停下了腳步,立馬回頭望向上官風淩,兩眼發光“可是清幽妹子來了?如此我便與你們一同回城吧!”

“嗯!不錯”上官風淩點了點頭,做出請勢,隻見那蘇璃點了點頭,錯開了葉玄就走進了雲駕。

雖然蘇璃此時就在雲駕內,但葉玄卻冇有進去,反而是上官風淩走了進去…

倒不是葉玄不好意思...好吧就是他不好意思...

此時烈雲駕出發了,順著蜿蜒曲折的山道緩緩朝著遠方的西疆城行駛而去,但速度不算太快近乎天黑才進了西疆城,期間葉玄也知道了怎麼遇到蘇璃的,原來這蘇璃是正好外出采集藥材返回城裡,正巧路上遇到了!

回到了西疆城,葉玄留在了城主府,而那蘇璃在見過那上官風淩的堂妹,上官清幽後,在對方各種撒嬌下還是回了丹藥盟。

入夜,在城主府的一座房屋中,上官風淩拿著一本書聚精會神的看著,忽然身後傳來響聲,白天一劍秒殺荒牛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他身後。

“回來了?情況如何?”上官風淩淡淡的出聲詢問。

中年男子急忙彎腰迴應“稟小…公子,遇到了點麻煩所以纔回來來那麼晚!”

風淩輕輕的擺了擺手“這裡冇有外人,桓叔您不必如此拘謹,您在那問塵身上可有看出什麼端倪?”

“除了那極為詭異的力量外,其他並無發現!”中年男子依舊彎著腰回答…

“那就奇怪了,這天機石明明表明瞭這葉玄與那天機老人有著聯絡,怎麼會冇發現呢?不管如何要一直留意他,肯定還能有所發現!你要暗中保護他!畢竟他是目前為止唯一的線索!下去吧…”

“是!那屬下告退了!”話音未落被風淩稱為桓叔的中年男子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不知何時風淩手裡出現了一顆形似眼球的石球,麵色冷冽的把玩著。

自言自語的說道“整整消失了三百多年!這次我一定要找到你…為了魔焰帝國!為了我!”說完風淩目光漸漸的移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