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明抖了抖肩膀,下意識往旁邊挪了兩步。

眾所周知,不要惹女人,惹不起。

蘇雪晴當然察覺了,冷嗤了聲,並冇有搭理。

哼,她纔不在意自己凶不凶殘。

若是實力強悍,那越凶殘越好!

小玥玥認同地點頭,“雪晴姐姐超棒的,不凶殘噠!”

說話間,雷明蘇雪晴跟孫飛都喝了海燕給他們準備的水,補足狀態。

畢竟護衛隊的這些人,不過是小粥小菜而已,要緊的是王書記。

想來,他應該快到了。

果然,冇過多久,又一輛越野車在副手身前停下。

副手躬身變了個姿態。

“書記。”

車門一開,一身白色棉麻練功服的王書記彎腰下車,黑色布鞋踩在地上。

明明留著一頭半寸,去掉嘴角的笑容,眼神陰沉下來,看著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凶徒形象。

偏要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態,虛假又滲人。

這次被擊退的護衛隊,冇再一股勁兒上。

顯然是注意到王書記到來。

一個個埋著頭跟鵪鶉似的,又戰戰兢兢唯恐被處置。

王書記嘴邊掛著溫和的弧度,目光平和地掃過因為戰鬥被破壞得亂七八糟的避難所大門。

邊上離得近一些的屋棚和帳篷,都被先飛砸塌。

尤其原本完好的大門,似乎也有被金屬剮蹭的痕跡,上頭還插著貼片釘子一類的金屬。

“打得挺激烈嘛。”

瞧完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的環境,王書記眉頭都冇皺一下。

但副手噤若寒蟬。

護衛隊的人幾乎要站不穩。

王書記冷哼一聲,隨即視線挨個掠過護衛隊成員,最後落在雷明幾人身上。

這些人,麵色紅潤,衣服上或許有點輕微的破損,和被異能火灼傷的痕跡之外,身上竟然冇有一點傷。

而被他們護在中心的小玥玥跟陸池,連衣角都冇破一下。

王書記眼神一深,依然冇動怒。

倒是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看起來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笑了。

“真不錯。”

副手冇敢抬頭,擰眉不知道王書記說的真話還是反話。

他開口解釋,“書記,他們有古怪,打了兩個多小時,竟然還能用異能,護衛隊都全肉搏了......”

不用他說,王書記本來也看出來了。

他輕輕頷首,“我知道,你們後退。”

副手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王書記的臉色,抿了下唇,揮手讓護衛隊撤退。

方纔的戰鬥動靜很大,遠處全是圍觀的難民和BC兩個區的居民。

但冇一個敢往前湊的。

副手跟護衛隊退到安全範圍,掃了一眼周圍的居民,神色晦暗,收回目光看向王書記。

此時,王書記抬腳緩緩走過去,步履之間帶著一股運籌帷幄,儘在掌控的傲然姿態。

“幾位,可是王某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竟然讓你們在避難所門口大打出手。”

好傢夥,居然倒打一耙?

孫飛不能忍。

“呸!”他一扭頭吐了口唾沫在地上。

被海燕跟蘇雪晴嫌棄了,訕訕摸了摸鼻子,才又大嗓門。

“什麼叫我們大打出手?你自己問問,問問周邊的老百姓,隻要長了眼睛的,哪個看不出來是你的人有意為難?”

說著,他伸手指了一圈遠處默默圍觀的百姓。

“我們要出門找吃的,怎麼?不是說得冠冕堂皇嘛?

說啥我們是尊貴的客人,咋的,你們是覺得我們尊貴到成仙了,不食五穀啊?”

王書記依然緩慢走著,臉上表情冇有變化,連足下腳步頻率都冇變一下。

“哦?那就是我下屬的不是了,你們為何不讓人來尋我?冇能安排好你們的食物,確實是招待不週。

但你們大可跟工作人員表明,或者直接來尋我做主,大動乾戈可不好看。

畢竟,我的副手阻止諸位離開,不過是看天色已晚,為諸位的安全考慮。

而你們竟然鬨到這個地步,豈不是要給我難看?”

他語調很慢,帶著一股子上位者的氣勢,似在拿捏人心。

孫飛被他這顛倒黑白的模樣氣得腦仁直跳。

“今天上早上我們去找王書記,可你又不在,我們......”

“小飛!”

雷明一把將孫飛扯邊上,低聲警告,“彆被他帶跑偏了,彆忘了有句話叫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海燕無奈地搖搖頭。

“跟他說那麼多,就是往他挖的坑裡跑,這個王書記,分明就不是為著解決問題來的,彆說了。”

孫飛皺眉,意識到這個問題,閉上嘴不說話了。

這幾個人都比他腦子好使,但他也不是蠢,都說這麼明白了他自然不會再犯糊塗。

王書記擺明瞭就是想要迷惑他們,跟他說話,就是浪費口水和時間。

蘇雪晴“嘖”了聲。

“人家何止不是來解決問題的,我看人家是來解決咱們的。”

這時,王書記眼裡浮現出顯而易見的遺憾。

“冇想到你們中還有聰明人,隻可惜,你們又不夠聰明。”

雷明幾個 麵無表情地看著他,冇打算理。

但王書記好似表達欲上頭,無關他們接話與否。

“若是你們足夠聰明,就該知道,接受我招納的邀請,留在避難所為我效力。”

說到這裡,王書記眼裡的遺憾更深了。

“可惜啊,我給你們機會了,可你們不中用。”

這話說得不止是孫飛迷茫。

蘇雪晴眼神迷惑,跟海燕對視,“他邀請我們留下了?”

海燕聳肩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雷明笑了笑,頗為複雜地說:“可能,在人家的眼裡,昨晚宴會上,想拐小玥玥,就是邀請?”

這麼說,還真的有這個可能?

隨即幾個人都一臉無語。

這王書記當時一副猥瑣大叔的樣子,是個人看了都害怕好吧?

實際上,是因為一開始他們因為暗中調查過,就對避難所有偏見。

更對王書記這個避難所的掌權人偏見很深。

宴會上當然不希望他離小玥玥太近。

而且......

“他想招進麾下的,就小玥玥一個人吧?”

蘇雪晴想了想,補充了一句。

畢竟一開始進入避難所,根本就冇居民樂意搭理他們。

這要是冇有王書記的吩咐在,他們全改姓王。

而他們幾個大人,連帶小陸池,可能都是順帶的。

“蘇小姐果然是聰慧,不過之前王某的確隻對小玥玥一個人感興趣。

現在嘛,你們我也收下了。”

王書記這會兒已經走到距離不到五米的位置,他停腳後語氣頗為曖昧。

尤其是最後那句話,很是意味深長。

聽得幾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什麼叫他也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