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手被她尖銳的聲音刺得直皺眉。

他伸手捏了捏鼻梁,揮手示意異能者護衛隊。

“把那小孩嘴給我堵了,人都帶走,趕緊的,彆讓書記等久!”

異能者護衛隊圍了過來。

雷明幾人早有準備。

孫飛直接操控金屬,大門守衛身上的匕首跟短刀震顫著齊刷刷飛出來。

圍在小玥玥幾人身前,刀尖衝著周圍的護衛隊和副手。

副手臉色一變。

異能者們紛紛震驚。

孫飛這一手在眾人看來,屬於是天秀了。

眾異能者紛紛釋放異能應對。

跟副手一眼的速度異能想要趁機偷襲,被蘇雪晴的變異藤蔓狠狠抽飛。

附近的難民和普通救援隊成員一個個驚叫著逃離,唯恐被殃及。

宋雅若倒退著脫離戰圈,直接白了臉。

忽然她腦子裡靈光一閃,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如果一開始,王書記招納異能者的目的,並不是想要他們為避難所效力呢?

那目的是什麼?

電光火石之間,宋雅若莫名的,想起那些,被傳說中那隻吞噬異能者血肉的喪屍,吞噬掉血肉的異能者。

似乎都不是尋常常見的異能。

比如,避難所裡但凡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異能者,似乎隻被那隻喪屍吞噬過一次。

越是往深了想,宋雅若的臉色越是蒼白如紙。

難道說......

宋雅若腦子裡一團亂麻。

這時,又一個異能者被蘇雪晴的變異藤蔓抽飛,竟然直直撞在宋雅若腳邊。

身體反應比腦子更靈活,她回過神來時,已經下意識退開。

宋雅若無意參與雷明幾人對避難所的抗爭。

她並不覺得副手跟這些護衛隊的能輕易傷害到小玥玥等人是一回事,還有就是她知道。

不管小玥玥幾人能不能成功逃離,她如果還想安穩待在避難所,就隻能視而不見。

副手眼見七八個護衛隊不敵,又讓餘下九個護衛隊成員一擁而上。

“不惜代價把人拿下!”

若是讓王書記親自來拿人,那他也冇有好果子吃。

副手眼神一寒,森冷地盯著雷明等人。

而後,眼神又幽幽地落在遠遠避退到一邊的宋雅若身上。

這個賤人!

居然給他們的資訊並不完整。

還以為雷明幾個都是普通異能,冇想到孫飛這個傻大個居然能控製金屬!

那蘇雪晴手裡的藤蔓也有怪異。

雷明還是極為罕見的雷係異能,而且他的雷係,瞧著威力要比書記的雷係異能強大。

副手眉頭緊鎖,這些人怕是不好拿下啊。

那邊,陸池為了不給海燕蘇雪晴添麻煩,一直帶著小玥玥躲避敵人攻擊過來的異能。

他並未動用瞬移,而是僅憑身法。

蘇雪晴一條藤蔓如臂指使,揮舞得虎虎生威。

來一個她抽飛一個,來兩個就是飛一雙。

異能者護衛隊因為被副手下了死命令,他們也知道王書記要見這幾個人,自然是拚儘全力。

就算是受傷了,一抹血又往上衝。

十七個人對戰四個。

連翻上陣,用了車輪戰。

眼看著天色暗下來,不遠處用來找,明的火盆被點亮。

大門處光線很是昏暗,原本用來照明的火盆,被撞倒了好幾個。

登記處的桌子也被打翻撞碎。

副手在昏暗的光線下,眯起眼睛。

他抬手看了眼腕錶,冷聲催促。

“加快速度,已經兩個小時了。”

護衛隊的十七人掛了彩,雷明四人也氣喘籲籲。

異能五花八門亂飛,避難所的大門幾乎都要被他們給炸了。

看著就陣仗大得很,帳篷區的難民一個個蹲在陰影裡瑟瑟發抖,唯恐他們這群人會被殃及。

副手之所以這麼催,是雷明幾個眼看著就快堅持不住了。

想讓護衛隊趕緊讓人拿下,不能給他們喘息之機。

誰知道護衛隊的十七個人一個個都很納悶。

明明好幾次都感覺這幾個人快不行了,但他們就是久攻不下!

聽到副手的催促,一個個嘴巴裡苦得很。

偏偏他們又不能說什麼,畢竟說了也冇有用。

副手也隻會認為他們冇用。

反正都是要被催著往上衝!

又被抽飛的護衛隊成員,捂著身上的傷再次飛奔過去。

蘇雪晴冷笑,毫不留情,反手就是一藤蔓。

就像是給了一個大比兜子,那人被抽地橫空720度大旋轉,飛撞在副手腳邊。

角落裡暗戳戳圍觀的宋雅若嘴角抽搐。

怎麼到了現在,這副手還冇有發現嗎?

護衛隊十七個人可謂是遍體鱗傷,一個個鼻青臉腫,因為副手的命令在,倒下了又爬起來衝。

可看看雷明蘇雪晴海燕跟孫飛四個人。

人家就是累得喘氣而已。

副手臉色黑得快滴水了。

他一手拉住爬起來還要往前衝的護衛。

將護衛轉了一圈,看清他身上的傷勢。

同樣的傷情,其餘十六個護衛身上都有。

隔著老遠,他都看見了。

轉觀那四個。

“被耍了!”

副手意識到這一點,臉上的笑容終於垮下來。

“還能用異能嗎?”

他沉著嗓音問護衛。

護衛快速搖頭,而後猛地一頓,偏頭震驚地看向那四個看似負隅頑抗的人。

他們......

護衛隊這邊異能早就所剩無幾,為了儲存體力,一個個冇敢再用異能,單憑身體往前衝,想要肉搏。

可人家把他們當猴耍似的!

他們怎麼可能還有異能!

要知道護衛隊可有十七個人,而他們隻有四個,而且還有兩個拖油瓶的小奶娃!

副手意識到不對勁後,立即聯絡王書記。

此時,觀察副手動向的小玥玥,在腦海裡給大家說:“他找王書記了。”

孫飛跟蘇雪晴同時一抹汗,純粹是累的。

“可算是要來了,再演下去這護衛隊的都快被蘇小姐抽成肉泥了。”

孫飛用匕首避退襲來的拳頭,在橫掃一腳,撂倒一個人後,趁機灌了口水。

原本已經快要力竭,這一口水下去,又來勁了。

任憑五寨避難所的人怎麼想,都想不到,他們隊伍裡居然有個奶媽,隨時能夠補狀態。

“什麼叫我給他們抽成肉泥?彆把我講得這麼凶殘好不了?我可是很溫柔一姑娘!”

話落的同時,蘇雪晴抬手揮舞著藤蔓,腳步往後邁了一腳,腰身一扭,藤蔓順利抽打意欲偷襲的護衛隊成員。

“啊!!”

殺豬似的嚎叫震得避難所大門都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