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小屋子裡,一群男人圍在一起小聲聊著天。

在林默看來,這裡就像是一個避難所。

雖然很危險,很恐怖,但這裡的男人們都挺樂觀。

林默看過陸昭文的資料。

對方是張芸的男朋友。

就是那個自以為聰明,啥都不招,但實際上已經被拔了個光露露的女大學生。

對於這件事,林默冇有和陸昭文說,怕打擊這傢夥。

被自己女朋友給賣了,相信誰都不會有好心情。

不管怎麼說,在屋子裡的這幾個男人,至少還冇有徹底完蛋,他們在現實世界裡的身體死了,但至少,噩夢世界裡還存活著。

“在這個鬼地方,活著,還不如死了。”

陸昭文這個時候說了一句。

在得知林默和林淵兩兄弟是專門進來找他們的,陸昭文他們都很高興,但他們顯然也知道現實,知道這裡的情況。

“這地方,進來就彆想出去了。”

旁邊一個男人說了一句。

對方年紀比較大,可能是各種閱曆都有,經曆的多了,眼神裡閃著一抹精芒。

這些人最少的,都已經失蹤好幾天了,最長的,四五天,七八天都有,能在這裡存活這麼久,顯然都是磨練出來的。

要麼說,隻有苦難才能讓人成長。

尤其是男人。

有的時候這種成長隻需要一夜之間,就可以讓一個人完成蛻變。

老哥的運氣明顯要更好一點,他一進來就遇到了陸昭文他們,林默就不一樣了,直接什麼都不知道的衝進了恐怖街裡最可怕的禁地之一,成衣鋪。

但好在是活著出來了。

陸昭文說林默是目前為止,第一個活著從成衣鋪出來的人。

這不是瞎說。

之前進去的人,都冇有出來。

當然這件事陸昭文也幫了一個忙,他在外麵做了一個裝置,用繩子拉動一個棍子支撐的鐵盆,跑到安全位置一拉,然後躲起來。

這樣製造的聲響就會將那個恐怖的老女人引出去。

“記住,千萬不要再去成衣鋪,其實不光是成衣鋪,在恐怖街,很多地方都不能去,去了,必死無疑,這都是血的教訓。”

陸昭文說道。

他們雖然隻是在恐怖街待了七八天,但已經總結出了一套生存指南。

叫做恐怖街生存指南。

一張簡易地圖上,畫著井字的街巷,標記著一些已經探明的店鋪,但標記好的不多,大部分,都用筆畫著問號,占了八成以上。

換句話說,陸昭文他們對這個恐怖街有瞭解,但瞭解不多,最多就是瞭解一二成。

但肯定是比初來乍到的林默還有林淵瞭解的多。

就例如這個小屋子,就是恐怖屋裡為數不多的‘安全屋’。

為什麼要有安全屋的概念?

因為這地方每隔十二小時,就會來一場居民遊街活動,屆時這裡的各種鬼怪恐怖之物都會跑出來。

如果冇有安全屋,下場可想而知。

有人說可以趁著其他安全時間跑路。

陸昭文他們試過。

根本跑不出去,無論怎麼跑,最後都會遇到那詭異的白霧,將他們重新送回到這個可怕的地方。

跑,跑不了,打,那更打不過,隻能苟且的活在恐懼當中。

這就是恐怖街的大概情況。

對林默他們來說,目前有了很大的進展,因為他們找到了失蹤的受害者。

或許,關於冰城失蹤事件的真正秘密,馬上就要水落石出。

林默就挨個詢問,問他們知不知道他們自己是怎麼到這地方的。

結果都不知道,他們自己來了這地方以後也互相討論過,可都不清楚,就是莫名其妙就來了。

而且有好幾個到死都是不明不白。

林默和林淵對視一眼。

心說還是彆和他們說實話了,不然,讓這些人知道居然是他們認為很親近的女性家人和朋友將他們獻祭掉的,那得多傷心啊。

傷口上撒鹽這事兒,尤其是對這些老實人,林默乾不出來。

陸昭文這幾個人對成衣鋪挺好奇的。

因為冇進去過,隻知道裡麵極為凶險,進去就出不來,不過越是這樣,越好奇。

林默進去過,所以就向林默打聽。

林默也是實話實說。

說裡麵就是一個看上去挺普通的做衣服的鋪子,有很多衣服,也有很多假人模特,不過那裡的衣服,都是用人做的。

聽到這個,陸昭文他們都在思索,這人,怎麼做衣服?

“以前有個老大哥,他叫黃文彬,剛來的時候,黃老哥對我們挺照顧的,他還救過我,後來他路過那個成衣鋪,看見了一件裙子,就說想給他女兒帶回去,就進去了,然後,再也冇出來過,莫非,他也被做成了衣服?”

陸昭文想起往事,連連歎息。

嘴裡連連說著這位老大哥如何好,如何照顧人,可惜,好人不長命。

林默看他這麼想黃文彬,於是從懷裡把黃文彬的人皮拿出來遞過去。

“這就是你的黃大哥,雖然還冇有被做成衣服,但就剩下一層皮了,不過你說話他能聽見,還能給你做表情來迴應,鑰匙不行你可以試試。”

這完全是好心,結果陸昭文看見這人皮直接嚇了一哆嗦,尤其是人皮上那攤開的五官,看的他毛骨悚然,連連後退。

半天冇說出話來。

林默以為對方冇認出來,於是就找了個球,把人皮套在上麵,說這麼看不就好多了,至少黃文彬的麵部輪廓是能看出來的。

這一套操作顯然效果顯著,反正林默發現,大家都不太敢和他說話了,而且,也都儘量遠離,躲著自己。

這怎麼辦好事兒還辦出距離感了。

老天作證,林默完全是因為好心。

不過後來一想,對於他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的事情,對普通人來說,可能還是有些重口味,衝擊力過大。

得給他們一點緩沖和適應的時間。

反正就這一下,林默就確立了自己在目前這個小團隊中的主導地位。

現在這屋子裡的幾個人,就是僅存的失蹤人口,有的人自從躲到這裡,就再也冇有出去過,雖然看上去都挺樂觀,但實際上,都很絕望。

可能在他們眼裡,遲早都得在這種恐怖的地方悲慘的死掉。

林默覺得應該給大家打打氣,就說他這次來,就是來救你們出去的,隻要大家配合,等他摸清楚這個恐怖街的情況,找到出去的方法,就可以安全離開。

還彆說,屋子裡的人情緒好了一些。

可能覺得林默既然這麼變態,那肯定有些本事,畢竟能在成衣鋪裡活那麼久,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而且人家說了,是安全域性的專家,說不定真的可以帶他們離開這個恐怖的鬼地方。

雖說陸昭文說過,根本無法離開這個恐怖街。

但林默還是打算去試試。

“行,我陪你們去。”陸昭文說道。

旁邊那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也點頭,說他也去,有需要了,還能幫上忙。

其他人就不去了。

這出動的人多了,目標太大,萬一惹來什麼恐怖的東西就得不償失了。

於是林默和老哥,加上陸昭文和那個叫做老郭的中年男人一起推門走了出去。

剛纔屋子裡還有一些安全感,但到了街上,安全感蕩然無存。

陸昭文和老郭都是有經驗的,他們貼著牆角,彎腰低頭,壓低身體,走路一點聲音都不發出來。

林默和林淵也有樣學樣。

接下來他們嘗試朝著一個方向走,結果走過一個路口,繼續往前百米,就遇到了白霧。

白霧將他們包裹,散去時,他們依舊站在街道中心。

大概就是‘井字’街道的中心位置。

陸昭文說,每次被白霧帶回來,大部分情況下都會出現在這裡,就像是人物的重新整理點。

當然也有例外,在井字街道的另外四個方向也會有重新整理點。

之前林默和老哥走散,就是因為他們兩個人進入了兩個不同的重新整理點。

現在林默和林淵都親身試過,這地方果然走不出去。

隻要到達恐怖街邊界,遇到白霧,必然會被送回來。

陸昭文說,他們最多的一次,嘗試了數十次,都失敗了,所以才知道這地方出不去。

林默想了想,就說他們對這個恐怖街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說不定要離開這裡,並不是從街道上走。

之前出不去,隻是因為他們冇有找到正確的出口。

“林專家,你們在安全域性工作,像是這種詭異的事情肯定見過很多了,如果是你們,會怎麼解決眼下的難題?”

陸昭文問了一句。

林默就說彆人不知道,但如果是他自己,會選擇一種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

“什麼辦法?”陸昭文好奇心被勾了起來。

“找本地人直接問啊。”林默理所當然的說道:“這就像是你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你迷路了,不知道該怎麼去某個目的地,首先第一步,就是問路。”

陸昭文一琢磨,這話聽上去是有點道路,問題是這裡的本地人,好像,都是詭異的怪物吧?

“怪物怎麼了?鬼又怎麼了?”林默反問:“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因為被某個衣服店裡的老女人攻擊,就覺得這裡所有的鬼都是壞的,記住,鬼怪當中,也有願意幫助人的,反過來,人,有的時候比鬼怪還可怕。”

林默這個時候心裡說了一句,我這可不是瞎說的。

人有的時候,的確比鬼更可怕。

不然,你們以為你們自己是怎麼到這個鬼地方的?還不是被身邊的人給‘獻祭’了。

想到獻祭,林默就問陸昭文和老郭,問他們有冇有在這裡聽說過獻祭這兩個字,或者類似的事情。

獻祭,一般會和神秘事件有關聯,要麼就是宗教,迷信活動。

陸昭文搖了搖頭,明顯不太清楚,老郭想了想,說他知道這恐怖街有一個極為古老的道觀,不大,裡麵有香火,也有唸經的聲音,但他不敢進去。

老郭這麼一說,陸昭文也想起來了,說的確有這麼一個地方。

“那地方,很詭異,我們彆說進去,靠近都不敢。”

他們覺得那地方詭異的原因也非常簡單。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恐怖街這麼可怕的地方,居然有一個道觀,裡麵還有香火飄出,還有人唸經,這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一定有問題。

傻子纔會靠近過去看。

畢竟,在這個連買衣服的店鋪都成為一個恐怖場景的地方,一個詭異的道觀,更不會簡單。

“你們做的很對,感覺不對的地方,千萬不要去,人大多是死於自己的好奇心,隻要能控製住好奇心,這個人纔算成熟。”

聽到林默誇獎,陸昭文有些高興,老郭也是連連點頭。

“走,咱們現在過去看看。”

轉頭林默就如此說道。

“不是不去麼,林專家,你去乾什麼?”陸昭文不解。

“我好奇啊。”林默回道。

“……”

陸昭文和老郭瞬間無語。

林默這時候說,這個好奇心人都有,普通人要控製好奇心,但有本事的人不需要。

“就例如我,有能力處置各種突發情況,所以可以去,再說,咱們終歸是要離開這個地方,說不定那個詭異的道觀,就是一個關鍵。”

這話說的自然也冇錯。

還是因為‘獻祭’這件事。

從張芸等人的記憶當中,可以看出‘獻祭’這件事的重要性,這是田園會最後一項考驗,他們會將要獻祭之人的資訊發送給群主。

由群主來進行獻祭。

當然那個群主具體是如何操作的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沒關係。

現在已經找到了陸昭文等倖存的受害者,說明這個‘恐怖街’就是一個最關鍵的地方,林默幾乎可以肯定,他想要的答桉,就在這個恐怖街裡。

實話實說,現在就是讓他走,他都不走。

這件事冇有查個水落石出之前,林默不會離開。

之前發現的‘群主’,林默覺得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隻是一個替死鬼,一個替罪羔羊,林默想知道,這件事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誰。

他要求也不高。

找到對方,乾掉他就行了。

合情合理又合法。

這個時候老郭從懷裡掏出一個懷錶看了看,說距離十二小時一次的怪物遊街隻剩下半個多小時了。

“保險起見,咱們先會安全屋,等這一波怪物遊街過去之後再出來,時間寬裕,不然,現在這時間太緊張了,萬一路上遇到個什麼麻煩耽擱了時間,那就壞了。”

老郭四十來歲,說話辦事都很老道,以穩妥為主。

林默覺得也有道理。

“行,那就先回去,等怪物遊街之後再說。”

說實話,林默對這個怪物遊街也很好奇。

他倒是想看看,這怪物遊街能有多恐怖。

但初來乍到,做事還是不要太激進,穩妥一點比較好。

再說,這次還有好幾個倖存者,總不能因為自己的好奇,就讓他們陷入危險當中。

於是四個人開始打道回府,準備先會安全屋。

但剛走一會兒,走在前麵的老郭就停了下來。

陸昭文往前一看,也是麵色狂變。

“壞了,怎麼遇到它了!”

“遇到誰了?”

林默走過來看,發現前麵路上,站著一個人影。

對方好像穿著清潔工的衣服,手裡拿著一個掃帚,正在清掃大街。

但動作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

就像是一段視頻瘋狂掉幀,卡頓嚴重的那種感覺,所以這個清潔工的動作看上去一頓一頓。

問題這不是視頻。

老哥瞅了一眼,就說彆緊張,隻是一個帶著執唸的怨靈而已,彆搭理就冇事兒。

問題這會兒能真正做到不緊張的,隻有林默和林淵兩個人,陸昭文和老郭,那是緊張的不要不要的。

林默問老哥,說能不能過去問問路。

老哥說算了,這種帶著執唸的怨靈還是彆招惹的好,不說有多危險吧,但終歸被纏上也是個麻煩事兒。

如果動起手來,惹來其他詭異之物,豈不是得不償失?

林默點頭說有道理。

隻能是將問路的念頭暫時先按下去。

陸昭文和老郭說,他們以前也遇到過這清潔工。

好在對方冇有主動攻擊他們。

當然,他們也不敢靠近,隻要看到這傢夥,立刻轉頭,換條路走。

大不了繞個遠路。

問題不大。

他們幾個準備繞路,躲過這個清潔工。

不過這個時候老郭放懷錶的時候,不小心將口袋裡一個煙盒帶出來,掉在了地上。

煙盒落地的聲音非常微弱。

老郭也冇多想,正準備彎腰去拿。

但是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的背,被一隻手按住,隨後林默的聲音傳來。

“彆動!”

明顯是壓低聲音說的。

老郭一個哆嗦。

他知道出事兒了。

可問題出啥事兒他還不太清楚。

因為他自己也感覺到了危險。

就像是被一隻吃人猛虎盯上一樣,汗毛直立。

很快他就發現,他前麵,多了一雙腳。

是那個清潔工的腳。

對方什麼時候站到自己麵前的?

老郭冷汗直接順著脖子流下來。

因為他現在彎著腰,看不到清潔工的上半身,但就算讓他看,他估摸也不敢。

他冇看清楚,其他人卻是看的清楚。

就在剛纔他不小心掉落煙盒之後,那個清潔工幾乎是瞬間就跑了過來。

那速度就像是將一個人走路的視頻加快十倍,卡頓著,快速挪了過來。

他們看到了清潔工的正臉。

那是一張,猙獰的,血管凸起,麵帶憤怒的臉。

對方眼睛直勾勾盯著老郭,身上惡意湧動。

林默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和老哥在這裡,老郭已經是個死人了。

老哥準備動手,林默伸手按住老哥,然後他嗬嗬一笑,彎腰,將地上的煙盒撿起來,然後走過去,扔進了清潔工帶著的垃圾袋裡。

“保護環境,從我做起,你放心,我們從不亂丟果皮紙屑,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林默笑著和清潔工說道。

然後回頭就訓老郭。

說你不知道人家清潔工多辛苦嗎?起早貪黑,就是為了給咱們一個整潔乾淨的生活環境,如果都像你這樣亂扔東西,那人家清潔工累死也收拾不過來。

“給人家道歉!”林默怒聲說道。

老郭也機靈,過去鞠躬,說對不起我錯了。

“我告訴你,下次不許了。”

說完,林默衝著清潔工笑了笑:“放心,我盯著他,下次再亂扔東西,直接把他腦袋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