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舅母,我……我這裡有些新作的點心,你要不要和哥哥姐姐先嚐嘗?”

被雲老國公夫婦兩個用眼神慫恿了半天,膽怯的小柒寶終於還是鼓起勇氣把糕點送到了柳青瑤的跟前。

她打量著眼前這個瘦小乖巧的丫頭。

哎!

其實如果隻是說長相的話,小傢夥還是有些可愛的。

隻是因為雲家人對她以及雲末菊之間的態度,柳青瑤馬上臉色一變,連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

“不用,我和小菊還要小軒素來不喜歡吃甜食,你拿回去吧。”

她抱起雲末菊,為雲末軒擦去眼淚。

在她眼中,就算雲家發生的一切與小柒寶無關,可潛移默化中的影響,還是讓她對眼前這個小傢夥,冇有半分好感。

“哦!那……那好吧,本來……本來外婆還與我說你一定會喜歡呢。”

聽到小傢夥喊了一聲外婆,柳青瑤立馬會了點意。

她拿起其中一塊放進嘴中——

果真,那熟悉又香甜的味道,隻有素來與她要好的雲老夫人才知道,她吃糕點不喜歡裡麵加白糖,而是需要新鮮的槐花蜜。

“這……這糕點是哪來的?”柳青瑤急切的問道。

看了眼還在門外扒著的兩個腦袋,柒寶低下頭默默攪了下指頭,“是……是外婆讓我拿來的。”

柳青瑤將信將疑。

不對!

眾人皆知雲家老夫人,因為思女成疾而早就一命嗚呼了。

雲老國公也在她過世後,過的是烏煙瘴氣、不知所措。

哎!這個家其實早就散了,隻是柳青瑤還是不能放下當年老夫人的囑托,才一次又一次的將這個責任扛在自己的肩上。

“你說謊,你外婆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會有人給你做一樣的點心再端過來給我?”她一把打落了木盤子裡的幾塊糕點。

“呀!我的梨子酥!”柒寶對此並不生氣,她明白舅母幾人對自己還是心存芥蒂的。

她彎腰默默將梨子酥撿了起來。

來到雲末菊的腳邊,她靜靜抬頭望了眼。

不錯!

小菊姐姐三魂七魄是莫名已經回來了,隻是因為上次驚嚇太大還不穩,所以魂魄的搖晃,多少還是給她的身體帶來了負作用。

“舅母,晚上要是冇事,你可以撿來一件姐姐平日裡最喜歡的衣服拿到後院燒了。記住,燒完後就馬上回頭不要停留。這衣服是替菊姐姐去受災的所以冇事,隻不過這災多少過的還會有些傷人,你倆要小心啊。”

柒寶越說越輕的話語,著實讓柳青瑤有些聽不明白。

她拿起一塊柒寶剛纔撿起來的梨子酥放在鼻尖下聞,果真

——那熟悉的梨香,隻有常用瓜果做糕點給她還有小菊、小軒吃的老夫人才知道,是哪一種梨子味道,纔是最香甜的。

…………

入了夜,柳青瑤抱著一個包裹出現在了先前雲末菊失蹤的假山上。

“娘,難道你還真要聽那個小丫頭的話,把姐姐的衣服給燒了?”雲末軒一臉不解的問道。

在他眼中柒寶就是個喪門星,今日她來找娘還有姐姐的時候,他就想要發火,隻不過顧念大房的裡……

哎!不然他早就站在娘和姐姐的身前,連這個小丫頭一根毛都不讓她們沾上。

“哎!反正都試試吧,怪不得明天早上你姐姐就能恢複神智呢?”

柳青瑤默默的說著。

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她默默對柒寶的話多了兩分信任。

從她端來的糕點裡竟然有老夫人時常做的美味開始,柳青瑤就覺得已經有一個聲音在心底,默默開始說服她。

“嗚!可是娘,你忘記當時爹為了那個臭丫頭髮好大的火嗎?興許……興許姐姐是被爹那晚嚇到了也不一定啊。”雲末軒像模像樣的說著。

反正在他看來,這柒寶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一個好人。

所以讓他去聽信她的話?!

嗯!除非河水能倒著流。

“小軒,話不能這麼說,興許……興許那丫頭說的就是有用的呢?”柳青瑤不敢將自己心裡想的,全盤都告訴雲末軒。

因為她害怕這樣會嚇到他,畢竟過去了三年多,自己死去的奶奶還活著?!

嘖嘖嘖!這放誰身上,都是很難去理解的吧。

柳青瑤按照柒寶的囑咐把衣服給燒了,頭也不回的離去,也讓她在走每一步的時候,內心變得十分煎熬。

哎!

到底應該不應該聽那個丫頭的,還是應該怎麼辦?

柳青瑤望著頭頂上的那輪月,心裡卻也是五味雜陳。

……

“咕咕咕!咕咕咕!”

一大清早,小柒寶就從擒風院跑來了老國公夫婦兩的主院等著。

按理說過了一晚上,如果大舅母真的按照她說的去做,那今天一早,她那個可憐的姐姐怕是早就已經恢複正常了。

“怎麼?自己不敢去看看?”雲老夫人關心的問道。

看了眼雲老夫人心裡端著的早膳,小柒寶怯怯的點點頭。

哎!她心裡其實還是害怕大舅母會不聽她的,可比較自己是個晚輩,她不願意照著做,她也不能去對著她說些什麼。

她將老夫人手裡的早膳慢慢的接了過去,看著老夫人一臉慈愛的表情,怯生生的將小腦袋依偎在了她的懷裡。

“外婆,你……你說,大舅母……大舅母會相信柒寶所說的嗎?”

雲老夫人拍著她的後背歎了一口氣,“哎!其實這點,外婆也說不準。畢竟你大舅母獨立專行慣了,能不能讓她聽,能不能讓她去做,外婆心裡還真冇有什麼底。”

柒寶癟著嘴有些傷感的將自己的頭埋的更深了。

哎!難道她和大舅母還有表哥表姐的關係,就註定要一輩子都緩和不開了嗎?

“爹爹,爹爹,柒寶……柒寶在嗎?”急急忙忙跑過來的柳青瑤,一進門就看見披著阿五肉身的老夫人,正抱著柒寶溫聲細語的安慰她。

她有點激動卻也有些驚詫,畢竟眼前這身材肥碩的侍女,雖說她平日裡冇有見過,可眉眼間的熟悉感讓她總感覺是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