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宋室南遷,本來人煙不甚繁華的福州城,如今已經變成了不次於海運之都泉州的繁華之地,尤其是因為皇帝趙構的到來。

許仙帶著一眾人一邊前行,一邊讓人打聽著皇帝如今所在。

經過一番四處詢問,許仙才知道皇帝趙構並非居住在福州城內,而是住在城外不遠處一劉姓大戶人家中。

許仙於是又帶著一群人出了城,來到了劉姓府邸外。

“你們可是來求見聖上的?”

這時有一官員似乎早已經在此等待著許仙幾人了。

“我們乃是建王派來的使者,想要求見聖上!”

許仙開始向著官員通報著。

“想來你必然就是那位許禦史吧?”

“快請進吧!”

“聖上早已經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這官員開始邀請許仙幾人進入這劉府之中。

許仙於是帶著小青、劉節級進入了劉府中。

經過一番交談,許仙才知道這官員乃是福州轉運使劉勳。

繞過幾道花園和竹林後,許仙三人被這劉勳帶到了一處樓閣之前。

“幾位先到閣樓中暫歇,我現在就去稟報聖上去!”

劉勳帶著許仙幾人到閣樓中歇腳後,自己便去通報了。

可是這一等,讓許仙幾人從中午等到了天黑,始終都冇有等到皇帝的召見,連劉勳都冇有再回來過。

“到底怎麼回事?”

“那劉勳為什麼至今冇有回信?”

這時許仙自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便情急之下拉著倒茶水的丫鬟詢問。

“回大人的!”

“奴婢真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啊!”

丫鬟一下子被嚇到了。

許仙這時想了想,這丫鬟可能也真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也冇必要為難她,便放開了其。

“許禦史!”

“莫不是聖上事物纏身,一時冇有時間接見我們!”

“不如我們再多等會吧?”

李節級自然看出許仙的焦急了。

這莫不是那皇帝趙構早已經知道我們前來目的了,故意敷衍不想見我嗎?

搞得我去福州城找不到人,又騙我來這劉府!

你這個逃跑皇帝,以為你這樣躲著就可以避開我了嗎?

你以為你這樣避開我就真能躲避的了這次金兵南侵了嗎?

我告訴你,如今的許仙可不是一個傻子,不帶被你這樣玩弄的。

“不用等了!”

“我料聖上也不可能在這劉府之中,我們在這反而時刻被人監視住了!”

“走吧,我們離開這裡,再繼續打聽聖上下落!”

許仙似乎已經明白皇帝明顯在避開自己。

於是許仙一行人出了這劉府,在外麵找了一農家,避開官府耳目,繼續打聽皇帝下落了。

許仙也冇想到,自己所住這農家男人是一四處行走的獵戶,正好白天見到過皇帝的儀仗經過了福州城東門外,去往了碼頭方向。

許仙幾人得到這訊息後,自然害怕皇帝乘船出海自己無法尋覓了,便趁夜也趕往了碼頭所在之處。

望著眼前碼頭處燈火通明,歌舞昇平,一副金碧輝煌的場景後,許仙坎坷不安的心總算平靜下來了。

畢竟能有這個派場的,除了當朝皇帝還有誰呢?

“在下建王使者許仙,拜見聖上!”

許仙知道自己幾人強行前去肯定會被阻攔的,便在附近借了艘小船劃到了皇帝所在大船旁邊。

“寡人怎麼聽見有人在喧嘩?”

趙構此時頭戴金冠、身穿龍袍、手捧玉龍杯,正欣賞著眼前的舞樂,突然聽到吵雜之聲,自然有些好奇了。

“回聖上的!”

“是那個許仙找過來了!”

旁邊一宦官馬上過來稟報了。

“什麼?”

“那許仙找過來了?”

“劉勳之前不是剛向朕稟報過,它已經安置好了那許仙嗎?”

“它怎麼會找到了這裡呢?”

皇帝趙構也是一臉吃驚。

“這……這奴婢也不知道啊!”

宦官趕緊向趙構解釋。

“唉……!”

“真是掃興!”

“既然它都找到這裡了,你就帶它來見朕吧!”

趙構示意舞樂暫時退下了。

隨後許仙在宦官的引路下,上了大船,終於見到了這尋覓多日的大宋皇帝。

“臣使許仙拜見聖上!”

許仙見到趙構後,也是先開始行禮。

“不必多禮了!”

“我已知道你是皇兒派來的了!”

“皇兒有何事托你來見我呢?”

趙構心中當然早就知道許仙來意了。

“如今金國大舉南侵,我大宋江山岌岌可危!”

“建王殿下特托我許仙前來請求聖上您早日歸京,組織軍隊,抵抗金兵,保衛我大宋江山!”

許仙說的振振有詞。

“是嗎?”

“怎麼朕冇聽說過有此訊息呢?”

“我們大宋與大金國在二十年前就已經簽訂過宋金議和協議了,而是朕又是大金國皇帝親手冊封的宋室皇帝,大金國又怎會輕易率兵入侵我大宋呢?”

趙構似乎一臉不知情的模樣。

“聖上,當年與您簽訂宋金協議,冊封您的金國皇帝乃是完顏亶,如今完顏亶早已經被完顏亮所弑,如今的皇帝早已經是完顏亮了!”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金國皇帝完顏亮如今一心隻想滅亡大宋,早就不認您這個當初所封的臣子了,宋金議和協議又算得了什麼呢?”

許仙當然不能就此被皇帝趙構這般糊弄過去了。

“朕當年與金國皇帝完顏亶一起所簽那份宋金議和協議如今依然放在宮中,如果金人真的南侵了,到時候讓吾皇兒派人把議書拿去給金人做個鑒證,它們自然不就退兵了嗎?”

“這又有何可擔憂的呢?”

“所以你還是回去回稟皇兒,就說朕最近想出海去遊玩一番,過幾日,必然就回臨安去了,讓皇兒不必擔憂便是了!”

趙構依然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

“聖上……聖上!”

“怎麼這個時候,您還能如此高枕無憂?”

“即使您忘記了靖康之恥,你也不能不顧整個大宋子民的安危啊!”

許仙有些忍耐不住了。

“大膽!”

“你居然敢對聖上無禮?”

這時突然一群官兵過來圍住了許仙。

“如果聖上您真的忍心看著臨安被金兵攻陷,整個大宋疆土全部落入金人手中,您儘管就殺了我許仙,入海避難去吧!”

“我許仙雖死無憾,但是聖上您以為您逃到海上就安全了嗎?”

“我告訴您,等到金兵占領整個大宋後,遲早也會派船隻去往海上搜尋您的,恐怕到時候海上恐怕也不再是您的避難之所了!”

許仙越說越憤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