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仆兄打算怎麼辦呢?”

許仙便問。

“我當然是要立刻回去調集大軍,攻進汴京來營救聖上了!”

憤怒的仆散忠義這時拳頭都捏緊了。

“好,既然仆兄有意攻打汴京,我許仙也不能做視不理!”

“我許某現在也回去調集軍隊,配合仆兄攻打這汴京城,幫仆兄一道,營救你們聖上!”

許仙當然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了。

因為許仙這般冒險前來的目的,就是擾亂汴京,現在目的自然達到了。

於是許仙與仆散忠義簡單商定了一番出兵計策後,便靠著仆散忠義的關係,一起混出了汴京城。

壽縣宋軍大營。

“許大帥回來了!”

“大帥終於回來了!”

突然聽到帳外有人報告許仙回來訊息,久等了兩日的嶽霖自然一陣驚喜了。

“大帥,您怎麼纔回來!”

“我都等你幾天了!”

“您獨闖汴京,冇遇到什麼危險吧?”

“我都快替你擔心死了!”

於是嶽霖感覺衝出到了帳外,迎接許仙了。

“我冇事?”

“我不是讓你在南邊主持掘土嗎?”

“你怎麼會私自回來了呢?”

許仙摸金之事,當然是對外保密的了。

“臨安發生大事了!”

“不然我也不會這麼急著來見大帥你呢啊!”

“掘土之事我已經暫時托付給趕來報信的四弟嶽震了!”

嶽霖此刻表情明顯很是緊張。

“嶽震來了?”

“莫非是紹興出事了?”

“紹興到底發生什麼大事了?”

許仙心中瞬間感覺到不對勁了,立刻激動的拉著嶽霖詢問。

“是…是太子殿下把…把那昏君迎回了臨安!”

“聽說現在太子殿下已經把國家大事都交還給昏君了!”

嶽霖迴應。

“這個趙眘!”

“果然不出我所料!”

“難怪下詔書來,要我停止進攻韃子的!”

“原來是這樣!”

許仙最不想得到結果終於來了。

畢竟許仙之前雖然心中對趙眘頗有微詞,但依然還是相信它能支援自己收複中原計劃的。

結果現在聽到趙眘迎皇帝趙構回臨安的訊息後,瞬間對趙眘也是不報任何信心了。

“大帥!”

“您打算如何是好呢?”

“如果大帥您被召回臨安了,那趙構必然不會放過您的!”

“畢竟您可是親手在紹興逼宮過,屬於謀逆大罪啊!”

嶽霖此刻當然明白許仙心情了。

“還能如何,既然趙眘靠不住,那我們就靠自己收複中原!”

“一切等到時候李顯忠和王錡拿下整個山東之地再說吧!”

“若是這個時候,趙構以趙眘名義,派人召我回師,我不予理會便是了!”

許仙其實心中已經早有準備了。

“好,不管怎麼樣,我嶽霖都會誓死追隨大帥您的!”

“隻恨…隻恨當初我冇有親手在紹興手刃趙構這個昏君!”

嶽霖對趙構害死自己父親之事,當然還是冇有忘記的了。

“這都怪我當初一念之仁!”

“不然何至於要麵對這個局麵呢!”

“我們先彆管這些了!”

“我打算明日帶兵去汴京城!”

許仙當然知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先對付韃子了。

“大帥,您……您要帶兵去汴京?”

“那裡可是有二十萬大軍啊!”

“我們如今在此兵力不過十萬,而且還有近萬人在刨坑,能抵得過二十萬金兵嗎?”

“不如等到李顯忠和王錡回師,我們再合力攻打汴京也不晚啊!”

嶽霖聽到許仙居然現在要去攻打汴京,自然無法理解了。

“汴京如今哪有那麼多軍隊呢?”

“徒單合喜的七萬軍隊已經北上燕京去了!”

“而汴京的守軍不過五萬!”

“而且這次答應與我們共同進攻汴京的乃是韃子將領仆散忠義手中的八萬大軍!”

許仙向嶽霖解釋。

“怎麼?”

“大帥,您不是去聯絡完顏元宜了嗎?”

“怎麼又要跟徒單合喜一起攻打完顏元宜呢?”

嶽霖也是好奇。

“你不知道,那完顏元宜老謀深算,陰險的很,不值得信任!”

“反觀徒單合喜倒值得我們利用一番!”

“所以我想扶持徒單合喜幫我們去對付燕京的完顏雍!”

“我這次去汴京發現到了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

許仙說完,又把自己去汴京之事大致同嶽霖講述了一番。

“那照大帥這般猜測,莫非那韃子皇帝已經不在世了?”

嶽霖聽完了也是一陣驚訝。

“是的,不然我又何必臨時改變計劃,約徒單合喜進攻汴梁呢?”

“所以隻要我們與徒單合喜合作,拿下汴梁,那我們就徹底可以立足中原了,也不必擔憂那趙構再耍什麼花樣了!”

“而且我讓你刨坑尋寶就是為了我們立足中原做準備的!”

許仙對嶽霖自然是最信任的了。

“那照大帥這意思,莫非大帥想稱……!”

“住口!”

“彆胡說,現在還未到時機!”

許仙當然知道嶽霖想說什麼了,立刻打斷了嶽霖之後的話語。

正好這個時候,韓彥直與楊破虜進來了。

“大帥,您和嶽將軍在這裡麵聊了這麼久,都聊些什麼呢?”

楊破虜走到許仙麵前後,就好奇的詢問一句。

“能聊什麼?”

“當然是聊明日如何拿下汴梁之事了!”

“你們兩個急著進來有事嗎?”

許仙暫時自然不能把剛纔與嶽霖所談的話告訴其它人了。

“大帥!”

“如今附近有數千百姓人家子弟都聚集到了我們軍營外,都喊著要加入到我們伐金的大軍中!”

“如果按我們大宋的規定,這些人必須得先回臨安訓練一番,上報朝中,才能正式入伍啊!”

“您看,這該如何是好呢?”

韓彥直便詢問。

“既然有義士自願加入我們抗金陣營,我們當然應該歡迎了!”

“至於這上報朝中、調回訓練之事,暫時就免了吧!”

許仙這個時候正缺人呢,見到有人來投奔自己,自是開心了。

“可是這樣,以後讓朝中那些怯戰之臣,知道此事後,必然會在皇太子麵前參奏大帥您的啊!”

“大帥,您可得慎重啊!”

韓彥直自然為許仙擔心了。

“怕什麼?”

“那些鼠輩想怎麼告狀就怎麼告狀去,我許仙不在乎!”

“你照我說的去辦就是了!”

許仙迴應。

“可是這些人招進來以後,恐怕我們的盔甲、兵戈不夠用度啊!”

韓彥直提醒。

“這些就不必擔憂了,我們如今軍備雖然不夠擴軍之用,難道汴梁城會缺這些嗎?”

許仙當然不擔心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