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們就暫時先不理會太子殿下的手諭,也不乾預韃子的內鬥!”

“先向東北方向進攻,收複徐州以及東平、濟南之地!”

“再觀韃子之形勢,最後再做決定,不知你們兩位將軍覺得如何呢?”

許仙於是詢問李顯忠以及嶽霖意見。

畢竟在如今許仙心中,自己身邊,如今最值得重用和信任的也就這倆人了。

“好!”

“那我就先去攻打徐州,等到王錡將軍拿下海州後,我們一起合兵進攻東平府!”

李顯忠當然明白許仙意思了。

“好,那就有勞李將軍和王將軍了!”

“有難處,及時來向我回報就是!”

許仙也是親自送李顯忠出帳離去了。

“大帥!”

“您什麼時候能安排我去前線殺殺韃子出出氣呢?”

“我嶽霖可是憋了好久,都冇痛快的殺過韃子了啊!”

見李顯忠離去後,嶽霖見許仙遲遲冇有給自己安排去前線表現的機會,似乎有些不理解了,便單獨過來詢問許仙。

“嶽將軍,你急什麼呢?”

“既然我把你留在我身邊,自然有我的計劃了!”

許仙表情很是神秘。

“計劃?”

“莫非大帥您還有其它更重要的計劃?”

嶽霖一聽許仙還有其他計劃,立刻想瞭解一番了。

“嶽霖!”

“我想問你!”

“如果哪天皇太子殿下斷了我們軍糧,不支援我們繼續北伐中原的大計了,那我們該如何行事呢?”

許仙笑著詢問嶽霖。

“太子殿下如果不支援我們北伐,又斷了我們軍糧,那我們就自己屯糧,繼續進行北伐不就行了嗎?”

嶽霖立刻迴應。

“自己屯糧?”

“那糧食從何處而來,錢財從何處而來呢?”

許仙又問。

“糧食和錢財當然是從韃子那裡去搶了!”

嶽霖繼續回覆。

“哈哈…!”

“韃子那裡哪有那麼多的錢財和糧食給我們搶呢?”

“所以我們現在想繼續北伐,就得先找錢、存糧,纔是重中之重!”

“太子殿下詔書你也看到了,明顯就是如今太子殿下地位經過這次抗金,已經得到徹底穩固,所以開始滿足於現狀,不太願意支援北伐了!”

“如果我們執意北伐,遲早會與太子殿下產生矛盾,繼而發生像當年趙構對你你先父嶽鵬舉將軍那番發出十三道召令!”

“你應該也明白我許仙,是絕不會步你先父後塵的!”

“現在積攢錢糧纔是我們最需要的,而我們從金人那搶來的錢財,是遠遠不夠日後士兵之用度的,而且這也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我們必須得另想他法纔是!”

許仙向嶽霖解釋。

“另想他法?”

“難道還有其他辦法弄到錢財嗎?”

“看來是我嶽霖誤會大帥了,大帥留下我,定然是希望我幫大帥去找錢財之物吧?”

嶽霖已然明白許仙深意了。

“是的!”

“我已經有一個找錢財好辦法了!”

“隻不過,此事實在有點不太光明正大!”

許仙還想試探一下嶽霖。

“不太光明正大?”

“隻要不是去做為非作歹之事,為了抗金大業,我嶽霖都願意去做!”

嶽霖也是說出自己心裡話。

“好!”

“那嶽將軍,你隨我去一個地方,你就明白了!”

許仙向外指了指,帶著嶽霖出去了。

不一會,倆人騎著馬,來到了一處高地前。

這時高地上,一名拿著八卦圖的道士正在一群士兵的跟隨下,在高地上到處晃悠著。

“許大帥,您可算來了!”

見到許仙與嶽霖到來,這名道士趕緊朝許仙跑了過來。

“清衍道長!”

“這裡情況如何?”

許仙便問這道士。

“回大帥的!”

“我已經確定過了!”

“這離散孤堆乃是一絕佳風水之地!”

“而且這處寶地必葬著王侯將相,並且從未被人破壞過,下麵必有數不勝數的寶物!”

清衍道長報告著。

“好!”

“那就從這離散孤堆開挖吧!”

“通知士兵,封鎖這裡,十裡之內,任何人不得靠近!”

許仙吩咐下去了。

“大帥!”

“您這是要效仿曹孟德,挖、墓尋寶嗎?”

“可是這樣,不免有些…!”

嶽霖此刻也終於知道許仙所說的找錢之路了。

“是的!”

“非常之時,必須得行非常之事!”

“為了抗金,我們也隻能這樣做了!”

許仙迴應。

“那我嶽霖明白了!”

“那這事就包在我嶽霖身上吧!”

嶽霖此刻也答應了許仙準備交給自己的差事。

這清衍道長,本就是摸金校尉出身,後來因為為了躲避金人,所以出家做了道士。

許仙到達壽縣附近後,就聽聞到了附近有許多大墓,而且其中有大量地下寶藏之事,所以命人請來了清衍道長,讓其負責幫自己尋寶了。

金國汴梁。

“啟稟聖上!”

“徒單合喜以及仆散忠義兩位將軍都即將趕回汴京了!”

一宦官,來向正在汴京新建皇宮中摟著美人,正在飲酒的完顏亮報信了。

“好!”

“好,終於回來了!”

“它們終於來了!”

“等到它們軍隊回到汴京後,我便親自率領大軍前去燕京剿滅反賊完顏雍!”

完顏亮得知訊息後,表現也很是激動異常。

“啟稟聖上!”

“如今宋兵已經兵臨到了徐州以及海州!”

“兩城如今都已經告危!”

“求聖上立刻派兵前去援救!”

完顏元宜這個時候突然過來覲見了。

“這個時候還管宋軍乾什麼?”

“而且宋人的太子趙眘已經答應朕了,不會繼續攻打我們大金國了!”

“所以你就不要再蠱惑朕心了!”

“好好整備軍隊,對付燕京的反賊完顏雍,纔是如今最重要之大事!”

完顏亮雖然免了完顏元宜罪過,但是對其態度還是冇有絲毫改變。

“臣哪敢蠱惑聖上您啊!”

“我是在為聖上您的江山而憂慮!”

“據臣所知,那宋軍主帥許仙絕非平庸之輩,就像上次您在采石磯吃過其大虧一樣!”

“您可不能不對他進行防備啊!”

完顏元宜繼續勸說。

“混賬!”

“誰讓你提采石磯的?”

“你是真不把朕下的命令當回事啊!”

“你眼中還有朕這個大金國皇帝嗎?”

“你說,你是不是勾結完顏雍了?”

“你說,是不是?”

完顏亮自從采石磯慘敗後,不僅疑心病大犯,更是下令禁止任何人再言采石磯之事,現在聽到完顏元宜再次提起采石磯,自然怒不可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