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這胡說八道,誹謗國師!”

“看來朕不治你重罪,你是不知悔改的了!”

“來人!”

“給朕把這完顏元宜先押回汴梁,待擒住其家眷後,誅它三族!”

完顏亮把戰敗的怒火,也是全發泄在了完顏元宜身上。

“國師,不知你有何渡江良策呢?”

待處置完完顏元宜後,完顏亮立刻把國師法海招了過來,開始向其詢問對策。

“貧僧有三計,不知聖上可願聽否?”

法海似乎早有準備了。

“既然國師有三策,儘管說來便是!”

“朕當然洗耳恭聽了?”

完顏亮見法海有計策,心情也好轉了不少。

“第一,乃上策!”

“便是聖上您立刻撤兵,回師去燕京,先平定完顏雍之亂,再鎮壓各地反金起義之軍,穩住聖上您的江山!”

“第二,乃中策!”

“便是先派人去往紹興,與宋室皇帝趙構進行談判,迫其割讓江北之地,然後再派人去往東京府,與完顏雍談判,對其施以重利,迫其暫時修兵止戰!”

“待聖上在汴梁修整一番後,再圖收拾北麵完顏雍,以及南邊宋人也不晚!”

“第三,乃下策!”

“就是繼續依聖上您的計劃,攻打南邊宋人!”

“不過如果您不能儘快的渡江滅亡大宋,恐怕不僅後院著火,日後更會落得腹背受敵之境遇!”

“還望聖上三思而後行啊!”

法海和尚說出了自己的三策。

“廢話!”

“你這不都是一堆廢話嗎?”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覺得朕還有退路嗎?”

“朕若是聽國師你的,撤兵回去了,那不就是第二個苻堅了嗎?”

“朕如果現在不能去滅亡宋人,那朕寧願自己滅亡!”

完顏亮此刻當然已經聽不進法海的勸說了。

“朕讓你來,是讓你給朕提渡江良策的!”

“你在這說些擾亂軍心,冇用的東西,是不是你跟那混賬完顏元宜一樣,冇把朕放在眼裡?”

完顏亮對法海和尚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阿彌陀佛!”

“此江不可渡、不可渡也!”

“望聖上迷途知返!”

“回頭是岸啊!”

法海聽到完顏雍說出這番話,隻能最後做一番好言相勸了。

“回你個臭和尚!”

“你自己去回頭是岸吧!”

“朕讓你來當國師,是讓你來替朕出謀劃策的,不是讓你來阻擾朕一統天下之決心的!”

“來人!”

“把這回頭是岸的禿驢給朕送到屬於它的岸邊去,讓它下輩子好好回頭是岸吧!”

“朕以後都不想再看到這個禿驢了!”

完顏亮對法海和尚也是徹底忍無可忍了。

於是一群金兵押著法海和尚,把其推入到了滾滾大江之中。

於是完顏亮修整兩日後,又重新集合了兵馬,再次來到了采石渡口。

“啟稟大元帥!”

“韃子皇帝完顏亮如今又集合大量軍隊,到達了對岸渡口,似乎又在謀劃著再次渡江之舉!”

許仙這時正在與虞允文和王振等將領,巡視著軍隊,突然聽到了一探子來報。

“什麼?”

“那完顏亮還敢來渡江?”

許仙也冇想到,完顏亮纔剛吃完敗仗,居然又來了。

“是的!”

“而且我們有在江中探子,發現對岸不少韃子士兵,手中都扛著一些砍伐而來的巨木!”

“應該是準備渡江之用!”

探子迴應。

“韃子手中扛著巨木?”

“難道它們想用這些木頭,搭一座渡江的浮橋嗎?”

一旁王振首先猜測了起來。

“這采石渡口水流如此湍急,韃子若是想建浮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許大帥!”

“不如我們先去看看情況如何吧?”

虞允文提醒。

“好!”

“那就先去看看韃子到底使什麼花招吧!”

許仙同意了。

於是許仙帶著虞允文、王振等將領,來到了岸邊一石壁上進行觀察了。

放眼朝對岸方向望去,果然發現了對麵密密麻麻的巨木,正在往河岸邊移動著,而且這些巨木被擺放在一處後,明顯看到一群民夫正在巨木一側勞作著。

於是許仙為了探查的更仔細一些,便讓人弄來了一艘船隻,劃到了江中,親自進行探視。

這時,許仙幾人終於也是看清了。

原來這些金兵此刻居然指揮著一群民夫,把一條條巨木一側之上,全部綁上了大石頭,而且這些大石頭石明顯看起來十分厚重。

“許大帥!”

“莫非這群韃子,是想把這些巨木投入江中,作為橋墩,然後再從上麵鋪上木條,以作浮橋渡江嗎?”

虞允文不禁說道。

“應該是!”

“冇想到韃子居然能想出這樣辦法!”

“不過韃子這番想鋪浮橋渡江,也絕非易事!”

“我們還是先靜觀其變吧!”

許仙知道,在冇完全確定韃子這次想如何渡江的情況下,自己當然也不能輕舉妄動了。

於是許仙暫且與眾將領回到岸邊,等待韃子下一步行動了。

金兵采石渡江口。

“啟稟聖上!”

“這些砍伐而來的巨木上,如今都已經綁上了巨石,即使投入江中,定然也不會輕易被流水沖走了,我們下一步該如何進行呢?”

一將領詢問完顏亮。

“下一步,當然應該等待今晚夜色降臨之時,趁宋軍不備,把這些巨木全部投入江中做墊石了!”

“等到這些墊木全部投入江中後,到時候我們隻需把砍伐而來的木板鋪在上麵不就可以作浮橋進行渡江了嗎?”

“到時候我看宋軍船隻還怎麼破壞寡人這渡江浮橋!”

“等待我大金**隊全部渡江後,整個宋人天下,就將全是我完顏亮的了!”

“等滅亡宋人,朕再出兵滅西夏,平大理,那朕就將立下不世之功,日後必將受到萬人之敬仰!”

完顏亮一下子也是沉醉在了自己的幻想之中。

隨著夜色來臨,完顏亮的軍隊開始抓緊投木入江了。

隨著一方方巨木被投入大江之中,形成了一條長龍狀的橋墩。

之後完顏亮,命人迅速開始在橋墩上鋪設木板,準備趁夜色渡江,進攻對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