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關(之後的山海關),關樓之上。

“張將軍,今日在您的指揮下,我們難得大破完顏雍的金兵,為何您不去與張大帥一同慶祝呢?”

義軍一將領見剛打完勝仗的義軍副將賈瑞,正在城樓之上徘徊,便好奇過來詢問。

“李將軍!”

“我想問你一句!”

“你真的相信張安國能幫助我們漢人從韃子手中奪回燕雲十六州以及整箇中原之地嗎?”

賈瑞不禁詢問這李將軍。

“當日耿大帥因故而亡,張安國將軍立誓要繼承耿大帥之遺誌,驅除韃虜,光複中原!”

“如今張大帥寧願忍辱屈居於韃子之下,帶領我們來到這燕京,難道不就是為了光複燕雲十六州和整箇中原之地嗎?”

李將軍迴應。

“可是我總覺得張大帥私心太重,而且現在又帶領我們這些兄弟們捲入韃子內鬥中,這不是給它自己在韃子心中提高了地位,反而讓兄弟們最後都淪為韃子內鬥犧牲品了嗎?”

“可是耿大帥死因,至今毫無頭緒,我越來越懷疑耿大帥就是張安國害死的了!”

賈瑞對這李將軍當然是十分信任的了。

“什麼?”

“耿大帥是張大帥害死的?”

“這…怎麼可能?”

“我絕不相信耿大帥是張大帥害死的,耿大帥一定是因為不肯接受韃子詔安,被韃子陷害而死的!”

李將軍自然一臉不肯相信了。

“耿大帥就是張安國那叛徒殺死的!”

“罪魁禍首就是那張安國!”

這時,一斷臂士兵走到了這李將軍麵前。

“陳鼎!”

“你……你居然還活著?”

賈瑞一眼認出了這斷臂男子。

畢竟這陳鼎曾經乃是耿京貼身侍衛,專門保護耿京安全的,在耿京死後,自然也被所以義軍認為隨耿京而亡了。

於是陳鼎把耿京遇害之事與賈瑞、李將軍分彆講述了一番。

“怎麼可能?”

“張大帥為了貪圖富貴,接受韃子詔安,居然害死了耿大帥?”

“這絕不可能…絕不可能!”

這李將軍還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模樣。

“賈瑞將軍、李斌將軍,我陳鼎發誓,我今日所言一切都乃事實,如有半句謊言,必遭天譴,不得好死!”

陳鼎怕倆人不相信自己所言,立刻開始發誓了。

原來這李將軍叫李斌。

“這……這張大帥果真是如此陰險小人?”

李斌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旁邊賈瑞。

“都到這個時候了,李將軍您還要相信張安國那虛偽小人嗎?”

突然這時,旁邊又走過來了一名士兵。

“辛…辛掌書!”

“辛掌書,你也來這榆關了?”

賈瑞、李斌一看剛纔說話的士兵,當然也是十分熟悉的了。

“是的!”

“我今日前來,就是為了揭露張安國這個虛偽小人真麵目的!”

辛棄疾迴應。

“可是那張安國現在身邊幾乎全是其親信之人,我們又如何才能除了它呢?”

賈瑞便問。

“此時我與葉樞密使早已經有所安排,隻需賈將軍與李將軍你們配合我辛某就行!”

辛棄疾當然已經準備萬全了,纔來見的賈瑞和李斌。

於是辛棄疾與賈瑞、李斌去往了附近一秘密之地,開始商議了起來。

與此同時,榆關北麵完顏雍駐地。

“啟稟聖上!”

“外麵有位男子,自稱宋使葉義問,有急事要見您!”

一侍衛,來向完顏雍報信了。

“我們大金國與宋人的協議不是已經簽訂完畢了嗎?”

“它還來乾什麼?”

“不見!”

“不見……!”

完顏雍這時,因為完顏謀衍吃了敗仗,正氣在心頭上呢,自然不想見葉義問了。

“可是那葉義問說,它是從燕京而來的,若您今日不見它,恐怕這燕京城,您將永遠無法攻下了!”

侍衛又繼續稟報。

燕京來的?

莫非這葉義問有辦法幫我攻下榆關,拿下燕京城?

為了燕京,我還是見見它吧!

“好吧!”

“你請他進來吧!”

完顏雍猶豫了一番後,還是答應見葉義問了。

不一會,葉義問來到了完顏雍麵前。

“大金國皇帝陛下,這榆關如今不可強攻也,我已有一計能幫您輕而易舉拿下這燕京城!”

作了一番該有的禮節後,葉義問也是直接開口了。

“你有辦法?”

“到底什麼辦法?”

“快說!”

完顏雍自然急了。

“這辦法就是!”

“聖上您必須暫時先撤兵……!”

葉義問於是把張安國到燕京威脅完顏昂與張浩,以及辛棄疾前來報複張安國之事,都同完顏雍敘說了一番。

“真的?”

“那辛棄疾真能幫朕除了張安國,並帶兵南下,撤出燕京,不與朕為敵?”

“完顏昂與張浩也願意讓朕和平進入燕京城?”

完顏雍聽到葉義問講述後,也是一臉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兵不血刃拿下這中都燕京城。

“當然,隻要聖上您暫時退兵,等待一個月,完顏昂和張浩必會親自來榆關,親迎大金國陛下您入主燕京城!”

葉義問當然是為了讓完顏雍暫時退兵,才這般說的了。

“好,那朕明日就撤兵回東京了!”

剛吃了自己起兵以來,第一場敗仗的完顏雍,這個時候也是很爽快的答應了葉義問的勸說。

第二天清晨榆關關樓上,張安國正準備繼續帶兵去與完顏雍作戰之時,卻收到了燕京留守完顏昂給自己送來的急報。

“什麼,完顏雍已經撤兵了?”

“怎麼本將軍都不知道這個訊息,燕京那邊就提前知道了?”

“來人,速去探查叛賊完顏雍的訊息!”

張安國一收到這燕京送來急報,也是驚訝不已,便馬上命人去打探完顏雍營帳訊息了。

“稟報將軍!”

“叛賊完顏雍確實已經撤兵回東京府了!”

結果一會探子回報了。

冇想到燕京的訊息,居然比我這前線主帥的還靈通!

這金人丞相趙浩居然寫信說,燕京發生了大事,要為速速趕回去。

這燕京到底發生什麼大事了呢?

莫非是完顏昂與張浩發生內鬥了?

如果真是這兩個人發生內鬥,我這次回去平叛成功了,那我不就徹底能掌控住整個燕京城了嗎?

我要是掌控了燕京,不就掌控了整個大金國的後方嗎?

到時候,若完顏亮真與宋人打的兩敗俱傷了,返回燕京,那不就得看我張大帥臉色行事了嗎?

到時候我張安國在大金攜天子以令諸侯,再平定完顏雍,最後南下滅亡宋室,篡躲金人分皇位,那我張安國不就超越曾經的曹孟德,名流千古了嗎?

到時候我張安國何必再懼怕殺區區一個耿京的罪名,懼怕出賣漢人,投靠韃子的那些罵名呢?

有這麼好的機會,我張安國怎能錯過呢,我又何必在這冒著生命危險跟那完顏雍爭的你死我活呢?

張安國想到這,一下子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