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那你準備一番,三日後就稱帝吧!”

“我先去替你抵禦完顏雍!”

張安國,說完,就頭也不回離開了。

“這……這張安國確實太過份、太過份了!”

“簡直冇把我堂堂大金國燕京留守完顏昂當人啊!”

待張安國一走,完顏昂越想越憋氣,瞬間忍不住了。

“那有什麼辦法呢?”

“誰讓這張安國現在手中有兵馬呢?”

“恐怕派它來的仆散忠義,也想不到這張安國有如此的狼子野心吧!”

“不過這張安國既然有心幫助樞密使,樞密使您何不藉此登位,再圖後計!”

“您看,現在聖上與宋人在南方打的不可開交,一時之間無法抽身,也管不了燕京的安危了!”

“而這完顏雍素來與我們有仇怨,如果其真的攻下燕京了,那我們倆人結果可想而知!”

“您身為當年太祖皇帝最為器重之人,如今也是在大金國中威望不次於完顏雍的,您為何不好好考慮一番呢?”

張浩似乎也在試探完顏昂。

“不必考慮,這皇帝之位我完顏昂絕對不能做,如果我做了就是辜負當年太祖皇帝對我的一番期待和重托了!”

“反而我完顏昂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不要讓大金國再自我亂下去了,我必須要想辦法勸說葛王完顏雍,讓其兵棄武,回到東京去,以阻止大金國這場內亂!”

“所以我寧願讓完顏雍進入燕京,也不能讓這宋人張安國陰謀得逞!”

完顏昂這時早已經清醒了。

“這……!”

“樞密使難道想秘密聯絡完顏雍,讓其進入燕京,以此來對付張安國嗎?”

“可是那完顏雍野心之大,恐不次於張安國啊!”

張浩自然是反對的了。

“難道現在還能有其它更好的辦法嗎?”

“與其讓完顏雍進入燕京,我還能以太祖名義對它進行一番勸導!”

“反而張安國乃是宋人,我大金國皇位和兵權,決不能讓一宋人來染指!”

完顏昂立刻反駁張浩。

張浩雖然是金國尚書令,但是自己畢竟也非金國宗室,乃是外族的高句麗王室後裔,見完顏昂說出這番排外之話了,也不好再勸阻了。

於是張浩隻得向完顏昂暫時告辭,準備回家進行一番準備,以應對燕京即將發生的一切未知變故了。

當張浩走到城中一巷子時,突然轎子被一名官員攔住了。

“在下葉義問,特來拜訪大金國尚書令!”

“不知尚書令可有時間與我一敘?”

張浩正要命人驅趕,隻聽前方有一聲音傳來。

葉義問?

它不是宋人官員嗎?

它怎麼會來到這燕京城呢?

我要不要見見它了。

可是見了它,萬人被人按上一個通宋的罪名,我張浩一家在金國不就徹底完了嗎?

“既然丞相大人今日懼烏之祿,那屋頂的鳥恐怕就得飛走,再也回不來了!”

正當張浩猶豫之時,隻聽轎外葉義問又說了一句。

說我懼烏之祿,屋頂鳥飛走回不來,這話意是說我懼怕出門,才導致有大好機會錯失?

不對、不對!

它應該是說,我拒絕它了,就會錯失機會了?

可是這宋臣葉義問能幫到我什麼呢?

對了,這烏之祿,說的不就是烏祿,烏祿乃是完顏雍的名諱,莫非它是完顏雍派來的?

可是它明明是宋臣,怎麼可能是完顏雍派來的那?

既然它以烏祿這番暗示於我,看來今日我不見它都不行了!

“好吧,既然先生是一位來投奔我大金國的高才之士,那就隨本相一道回府考驗一番,真否有真才之說吧!”

張浩這個時候,雖然身為金國宰相,當然也還是很謹慎的了。

“好!”

“我隨行有一書童,不知可否與我一併前往丞相府中進行考驗呢?”

葉義問當然明白這金國丞相張浩,已經同意自己去它府中相敘了。

“無妨、無妨!”

“莫再打擾本相了!”

“到了府外,你自行通知便是!”

於是張浩乘轎回府去了。

葉義問得到這訊息後,自然很是開心了,便一路來到了燕京城漕運碼頭處。

不一會,葉義問上了一艘船。

“葉樞密使,怎麼樣了?”

此時,船上有一男子正在等候。

“那金國宰相張浩已經答應與我們相見了!”

“……!”

“冇想到這麼順利!”

“辛軍師!”

“走,我們現在就去韃子的丞相府!”

葉義問向這男子講訴了一番自己見張浩經曆。

原來這船上男子便是辛棄疾。

葉義問與辛棄疾一到丞相府外後,就被邀請到了府中一密閉的院落中。

待倆人在涼亭中喝完一盞茶的功夫,張浩就獨自一個人來到了倆人麵前。

“既然你是宋臣,為何會幫助烏祿來見我呢?”

“莫非烏祿與你們宋人已經早有勾結了?”

待遣散所有下人後,張浩便開口了。

“烏祿確實已經與我們大宋早有協定了!”

“我此番來見丞相,雖然打著烏祿名號,但是我並非是替烏祿賣命的!”

葉義問立刻迴應。

“你不是替烏祿賣命,莫非你是替宋人來當說客的?”

“那我就告訴你!”

“如今你們宋人即將要是被我們聖上的大軍滅國了,你要是個聰明人得話,就儘快投降我們大金國吧!”

“到時候我會在聖上麵前替你說上一番好話,以你葉義問之才,在我們大金國依然不愁高官厚祿!”

張浩一聽說這葉義問不是為完顏雍來做說客的,立刻態度大變了。

“哼!”

“你以為你們金國真能滅得了我們大宋嗎?”

“我辛棄疾現在就告訴你!”

“如今你們金人,不僅水師在鎮江口儘失,在淮西更是被我們許丞相打的大敗,甚至你們兵部尚書完顏元宜都成了我們大宋軍民的俘虜!”

“就這樣的金國,還想滅我們大宋,這不是讓人笑話嗎?”

“哈哈……哈哈!”

一旁扮作書童的辛棄疾忍不住開口了。

“你……你一個區區書童!”

“也敢在本相麵前大放闕詞!”

“真是放肆…放肆!”

張浩自然有些被激怒了。

“張丞相!”

“彆生氣、彆生氣!”

“我這位辛兄弟性子有些剛烈,得罪之處還望張丞相多多擔待、擔待!”

葉義問自然也怕生事,所以趕緊代辛棄疾向張浩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