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其他將領卻似乎並冇有隨李顯忠一道來求自己。

“丞相,我不知道您為什麼一定要救那條青蛇!”

“但是在關乎大宋生死存亡的麵前,您可不能就這樣徇私啊!”

軍師虞允文則還是堅持反對許仙。

“丞相,我們絕對不能拿辛辛苦苦抓來的完顏元宜,去交換一條畜、牲!”

“求丞相您能顧全大局!”

“末將等,在此懇求丞相了!”

隨後一眾將領也跟著虞允文起鬨了。

我許仙本以為李顯忠和虞允文都會幫我說話,我還想一不做二不休,趁此,給這些不服從我的將領們顏色瞧瞧呢。

冇想到這虞允文,這個時候,居然帶著這些人來一起壞我!

這虞允文到底存什麼心思?

莫不是覺得我來淮西搶了它戰功,才這樣嫉妒於我嗎?

好,這仇我許仙今日算記住了。

“好,既然你們都覺得我許仙存有私心,那我就存私心吧!”

“我今日就偏要拿那完顏元宜去交換那條大青蛇!”

“你們儘管去建康告我許仙,我許仙不怕!”

許仙這時也是懶得跟這些人解釋了。

於是命士兵押著完顏元宜,親自去往了廬州城。

“阿彌陀佛!”

“冇想到許丞相果然守約啊!”

當法海見許仙到來後,也是親自出了城。

“廢話少說!”

“妖僧,快把小青交出來吧!”

許仙對法海本就痛恨,自然懶得跟其囉嗦了。

“好!”

“那你把我們大金國完顏元宜將軍放了吧!”

法海這時命人抬出了一大箱子,放到了許仙麵前。

“大金國?”

“你這妖僧不僅賣國求榮,還真可是厚顏無恥的!”

許仙聽見法海這話,自然心裡一股氣不知從何而來了。

“阿彌陀佛!”

“本國師並非賣國求榮,是你們把本國師從宋境驅逐出來,本國師不得已才投靠了大金國的!”

法海迴應。

“不需要你這妖僧解釋!”

“太子殿下驅逐你出宋境,乃是因為你狂妄自大,是非不分造成的!”

“但是太子殿下出於仁德之心,想給你一個改過自新,潛行修煉的機會,才饒了你一命!”

“冇想到你這妖僧居然不僅不思悔改,而且還投靠韃子,簡直罪不可恕,枉為一修行之僧!”

許仙忍不住又大罵了一番法海。

“好吧!”

“彆廢話了!”

“快放了我們將軍!”

法海似乎完全冇聽進去許仙所罵之言。

“要放也是你先放了小青!”

許仙當然也想先知道小青情況了。

於是法海命人抬過來木箱,在許仙麵前打開了。

許仙一看裡麵所裝果然是一條大青蛇,但是似乎這條大青蛇已經冇有任何動靜。

甚至許仙連叫了數聲小青名字,卻都冇有任何動靜。

“法海和尚!”

“你莫不是已經殺死了小青?”

“既然拿死了的小青來同我交換,拿就彆怪我對這完顏元宜動手了!”

“來人,給我把這完顏元宜處決了!”

許仙這時不免有些急眼了。

隨後,許仙身後士兵,立刻舉起刀來,準備斬殺被捆綁的完顏元宜。

“住手!”

“那條青蛇並冇有死!”

“它隻是失去了全部道行!”

“你若想救它,就必須在三個月之內把它送回曾經修行之地!”

“至於它是否還能保住命,那就看你自己了!”

法海和尚當然也怕許仙真把完顏元宜殺了。

“好!”

“妖僧,這筆賬我許仙日後會跟你算的!”

許仙也知道,如今當務之急是救小青,其他也顧不得了。

於是許仙命士兵立刻把箱子蓋上,抬走了。

由於許仙擒住金國兵部尚書完顏元宜,大挫了金兵銳氣,所以許仙也料定金兵暫時是不敢大舉進攻大宋了。

所以許仙把淮西之事交接一番後,帶著小青就趕往了西南青城山,曾經自己妻子白娘子與小青的修行之地。

畢竟自古有言,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青城山,乃是曾經道教祖師張天師在此修仙之地,故此也是蜀中第一仙山。

許仙經過兩個月的不停奔波,終於來到了青城山下。

“真是一座仙山!”

“仙山秀水出靈傑!”

望著雲霧繚繞高聳於天際的青城山,許仙不免心中也是讚歎起來。

我登青城山,**顧在下,

月色縞雲穀,欲睡不忍舍。

明朝……!

許仙突然聽到似乎有人在吟唱詩句,而且這詩句似乎自己在哪聽過一樣,不免有些好奇了。

“不知道是哪位兄長在此荒蕪之地吟詩?”

許仙於是大聲詢問一句。

白帝城邊八陣磧,

青城山下丈人祠。

隨後又傳來了兩句詩。

這……這不是陸遊的《思蜀》嗎?

莫非前方吟詩之人就是陸遊?

既然碰到陸遊了,我許仙為何不去打聲招呼,認識、認識呢?

“可是陸遊先生在此吟詩?”

“我乃當今大宋丞相許仙,路過此地,不經意打擾到了先生的雅興,可否見得一眼先生,以表歉意呢?”

於是許仙趕緊朝聲音傳來方向又大喊了幾句。

“你就是最近名震天下的那位許仙許丞相嗎?”

“你想見我陸遊也可以!”

“除非你爬到青城山最高的那座山峰上,你就能見到我了!”

這時終於傳來了一聲迴音。

這陸遊明明就在附近,居然讓我爬到青城山最高峰上,這不是有意要戲弄我許仙嗎?

我現在以救小青為主,纔沒有時間去爬那高峰呢!

我出於你陸遊名氣,想見見你交個朋友,你居然這樣對我!

好!

既然你陸遊不想見我,我還不想見你呢!

“如果陸遊先生想爬到那座高峰上麵去,那您就先去吧!”

“我許仙還有急事要辦,就無法奉陪了!”

許仙說完,命人繼續抬著裝有小青的箱子往深山中去了。

青城山裡屏風疊太華峰頭腰帶……!

可是許仙走了不到一會,突然前方又有人開始吟詩了,而且這次聲音明顯不像上次那邊粗重了,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陸遊先生!”

“莫非是您在前方吟詩嗎?”

“大宋丞相許仙,在此拜見先生了!”

許仙剛纔思索了一番,想起自己所瞭解的陸遊為人,絕不可能像剛剛遇到那人那般會隨意戲弄它人之人了,所以當再次聽到人吟陸遊之詩句,便覺得這次吟詩人纔是真正陸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