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慶府,宋淮西治所,也是如今宋金戰場的最前線。

“前麵那幾位和尚!”

“站住!”

“把你們車上那箱子打開,我們要搜查!”

一群金國士兵,攔住了幾名正推著一輛車前行的和尚們。

“阿彌陀佛!”

“這箱子乃國師的東西!”

“你們也敢檢視?”

其中一名和尚似乎絲毫冇把這些金國士兵放在眼裡。

“什麼?”

“你說國師?”

“我們大金國何時有國師了?”

“你一個區區禿驢,居然還如此大的口氣?”

這時,一金兵頭領走到了這和尚麵前。

“你敢戲弄我們為禿驢?”

“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家師法海和尚,如今剛當上了你們大金國國師嗎?”

“這箱子正是家師之物,你若膽敢來搜,那你就等著瞧吧!”

和尚氣焰依然很是囂張。

“我管你是法海和尚還是法水和尚,我今日就把你們這些禿驢的箱子,給你砸了!”

“我看你能奈我何?”

金兵將領自然被這和尚舉動激怒了,說完就命人拔刀準備砍向箱子了。

“大膽,誰讓你們動國師的寶物的?”

“若你們壞了國師的大事,你們一個也彆想活著!”

正當這群金兵刀即將落到箱子之上時,突然不遠處喊來了一句。

原來又是一名騎著馬身後跟著大群士兵的金國將領來到了這裡。

“小的參見完顏尚書!”

這金兵首領一見這金國將領,立刻就放下刀,趕緊開始行禮了。

“國師托本將軍來,幫他親自護送這件寶物,你們跟我來便是!”

這金國將軍便是當今金國兵部尚書完顏元宜。

於是這群和尚拉著車,跟著完顏元宜去了。

許仙這日也正式來到了安慶城中,進行巡視。

不過許仙這次表麵是來這裡巡視,實則是想打聽小青的下落。

“你們今日有冇有見過,有人帶著一條大青蛇經過這安慶城?”

“或是看見過什麼可疑之人往金人所在方向而去了!”

許仙一邊走著,一邊詢問周圍士兵和將領。

“回丞相的!”

“我們在這安慶城內並未見過什麼大青蛇啊!”

“而且這幾天也冇見有什麼可疑之人路過這裡啊!”

一名將領隨即迴應許仙。

難道抓小青的人,冇有經過安慶城?

可是不對啊!

依當前形勢,隻有安慶府這一條路可以通往韃子所在地方,若它們不走這安慶城,還能走哪去呢?

許仙自然是得到訊息纔來這裡的了。

於是許仙又繼續詢問一些尚在城中並未逃走的百姓。

結果問了一群人,冇有一個見過大青蛇的,更冇見過什麼可疑之人了。

正當許仙準備出城去詢問周圍之人時,突然一名士兵給自己又送過來了一封信。

於是許仙趕緊打開信一看,發現信上寫的是。

小青已經被人帶到了安慶府北麵二十裡的金營中,即將要送往汴京去。

其實許仙也一直不知道給自己送信的到底是什麼人,到底居心何在,但是畢竟事關小青生死,許仙當然也隻能想辦法去救她了。

“諸位將軍,如今金人在此有多少兵力駐守呢?”

當得知小青已經被送到金營訊息後,許仙趕緊召集將領過來打探一番金兵在此的實力。

“回丞相的!”

“如今韃子在這淮西有駐兵二十萬,與淮東二十萬兵力遙相呼應!”

“它們最大的統帥乃是當今韃子皇帝完顏亮,其次便是其兵部尚書完顏元宜!”

“這完顏元宜曾經乃是遼國名將之後,十分驍勇善戰,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主!”

虞允文這時向許仙介紹。

“你說韃子在此駐兵二十萬?”

“那我們有多少兵馬呢?”

許仙一聽到二十萬大軍,也是有些吃驚了。

“是的,韃子一直覬覦這安慶城,所以其經過幾番增兵,就達到了現在這數目了!”

“而我軍在此地兵力不足十萬!”

虞允文向許仙解釋。

“既然韃子已經在此囤兵二十萬,為何遲遲冇有進攻我軍呢?”

許仙當然也想知道具體情況了。

“韃子早已經進攻過一次我們這安慶城了,不過遭到了我們挫敗,吃了大虧!”

“所以韃子現在也已經不敢貿然,再進攻我們這安慶城了!”

虞允文迴應。

“本相看韃子不是不想攻安慶,而是在預謀其它更大陰謀吧!”

“我們這番與其被動防守,何不主動出擊一次呢?”

許仙當然也想跟這完顏元宜交鋒一番了。

畢竟小青定然是已經被這完顏元宜抓去了,自己不管是為了大宋江山,還是為了救小青,也得與這完顏元宜一戰了。

“主動出擊?”

“可是我們實力較之韃子實在相差太多了啊!”

“貿然出擊,恐怕會是折兵損將啊!”

虞允文立刻出來反對了。

“本相隻說我們需要主動出擊,並非是要貿然出擊!”

“兩軍交戰,處處懼怕敵人,又如何能取勝呢?”

許仙當然對兵事也是十分瞭解的,不然怎麼敢當兵部尚書,掌握兵馬大權呢。

“那既然丞相要主動出擊!”

“那丞相您定然是已經有充足的把握了吧?”

虞允文對許仙不免有些不信任。

“當然!”

“你們都統製李顯忠在何處?”

許仙來安慶前,早已經對李顯忠有所瞭解了。

“李顯忠將軍正在前線地帶佈置戰壕,以防止韃子的再次入侵!”

虞允文迴應。

“好,帶本相先去見見李統製再說!”

許仙於是讓虞允文帶自己去見李顯忠了。

“國師!”

“您遠道而來辛苦了啊!”

完顏元宜這個時候正在自己大帳外,親自迎接著剛剛到來的的法海和尚。

“阿彌陀佛!”

“老衲早已聽聞元宜將軍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麵相非一般啊!”

法海也是一頓奉承。

“國師,你此來可是為了對付那前來安慶巡視的宋人丞相許仙的?”

完顏元宜自然早已經知道法海來意了。

“當然!”

“不然貧僧何必如此長途跋涉呢?”

“這次貧僧必能讓那許仙知道貧僧的厲害!”

法海和尚似乎一臉自信。

“好!”

“那這次對付許仙,就全仰賴國師了!”

“國師,裡麵請!”

“我早已經為你備好酒菜,接風洗塵了!”

完顏元宜說完,親自把法海迎入了自己大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