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兵後,可以立刻南下幫助你們宋人攻打完顏亮!”

“不過到時候,你們宋人打算如何補償我們金國呢?”

完顏雍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改變了口風。

“補償你們金國?”

“我可是幫助葛王你聯絡了起事的兵馬的,難道這還不是補償了嗎?”

葉義問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你確實幫我找來了完顏福壽和完顏謀衍,但是這是你個人對我的饋贈之情,並不關乎我們金與宋兩國之間的合作!”

“而且你們宋人連個完顏亮都打不過,有何資格跟我們大金國談條件呢?”

完顏雍這時突然又變回如剛見葉義問時的態度了。

“你……!”

“你這是過河拆橋嗎?”

葉義問見完顏雍突然間翻臉,有些急眼了。

“都說了,你對我的饋贈是一回事,金宋之間的交往乃另一回事,怎麼能扯到一起呢?”

“這樣吧!”

“你們宋人如果想我完顏雍起事後,立刻南下攻打完顏亮,那到時候,你們宋人不僅要繼續遵守之前議和條約,而且這次金、宋要以長江為界才行!”

完顏雍一臉囂張的氣焰。

“要我們大宋與你們金國以長江為界?”

“你們金國太欺負人了吧?”

“我們大宋的要求是必須歸還你們金國侵占的我們宋國中原土地,包括燕雲十六州!”

葉義問也明白了金人是不講理的,所以也提出了自己要求。

“可笑!”

“燕雲十六州乃是我們大金國從遼人手中奪來的!”

“而中原的土地,乃是當年你們宋人皇帝趙桓親手獻給我們大金國,後又經你們如今的皇帝趙構確認的,你憑什麼說要我們大金國歸還這些土地?”

完顏雍說著,一臉凶相指向了葉義問。

“完顏雍,你可真是會過河拆橋!”

“我算見識到了!”

“這合作不談了,到時候我回去讓我們聖上直接投降完顏亮算了,這仗我們也不打了!”

葉義問自然受不了這等氣了,說完轉身就離去了。

完顏雍也冇有理會葉義問,開始謀劃自己的起義之事。

第二天一大早,完顏雍以查贓為由,召集了東京的所有官吏,然後派軍隊把這些官吏全部抓了起來,包括向完顏亮告密的高存福。

經過一番殺戮,完顏雍解決了東京所有不願效忠自己的官員,高存福自然被完顏雍施以酷刑而死。

隨後,完顏雍正式在一群忠心與於自己的官吏簇擁之下,自行了金國皇帝,更是下令廢除瞭如今皇帝完顏亮。

畢竟完顏亮曾經殺戮太重,得罪的人太多,完顏雍靠這些年來葉積累了不少威望。

一時間,響應、支援完顏雍的部落數不勝數,整個金國四處亂成了一鍋粥。

剛稱帝冇幾天的完顏雍,這個時候,突然又再次單獨召見了尚未離去的宋使葉義問。

“不知道金國皇帝陛下召見我葉義問有何事呢?”

葉義問當然知道完顏雍已經稱帝了,自然也改口了。

“還能有何事呢?”

“還不是之前與你所談的,一起出兵消滅完顏亮後,宋金劃界之事了!”

完顏雍這次似乎表現的很是著急。

“是嗎?”

“難道金國皇帝陛下您願意答應與我們大宋以燕雲十六州外為界了?”

葉義問當然明白完顏雍著急的心思了。

因為葉義問聽聞到了,前幾日剛有從南方傳來訊息,完顏亮已經在準備進行渡江作戰了。

若是完顏亮真是渡江作戰消滅了大宋,那肯定是如今完顏雍不想看到的了,所以葉義問這次倒是顯得很是從容了。

“燕雲十六州外?”

“你在做夢嗎?”

完顏雍自然不可能接受這個條件了。

“既然你們金國不願意以歸還十六州和整箇中原之地為條件,那我們也冇有談的必要了!”

“反正我們大宋都要亡國了,也冇有什麼值得合作的了!”

“那就這樣吧!”

“我葉義問告辭了!”

葉義問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慢!”

“慢走!”

“既然你們不同意以長江為界,堅持要回燕雲十六州,我們金國也不能接受失去燕雲十六州及河北之地!”

“那這樣吧!”

“我完顏雍答應出兵,與你們宋人一道消滅我大金的叛軍完顏亮以後,與你們宋人以黃河為界!”

“你覺得如何?”

完顏雍這時當然隻想先急與宋人合作,先除掉完顏亮,所以隻好拿出了自己最大誠意。

“這……這已黃河為界,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大金國皇帝陛下,你得親手擬份國書予我帶回去,如果我們聖上覺得可行,便自然會與完顏亮死戰到底!”

“如果我們聖上覺得不可行,那就有可能是完顏亮聽聞到皇帝陛下您在這東京起事,而給我們聖上提出了更好的合作條件,那這樣,我葉義問恐怕就冇辦法再幫到陛下您了!”

葉義問自然也猜到了完顏雍心思。

“你說什麼?”

“完顏亮私下會和你們宋人皇帝講和?”

“這怎麼可能?”

完顏雍其實心裡也早已經有此擔憂了。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

“難道陛下您不瞭解,完顏亮一向崇尚我們漢人文化嗎?”

“而且如今完顏亮發現自己後方出事了,自然第一選擇就是回來平亂啊!”

“為了保住自己皇位,完顏亮不惜犧牲些金國土地,算得了什麼呢?”

“陛下,您說是土地重要,還是自己皇位來的重要呢?”

葉義問不禁反問。

“當然是皇位重要了!”

完顏雍這時不自覺有了些憂慮之狀。

“既然陛下您也明白皇位比土地重要,那拿土地換您的皇位永固,有何不值得的呢?”

葉義問繼續揣摩著完顏雍心思。

“以黃河為界,已經是朕最大的讓步了!”

“如果你們宋人以黃河為界都不能滿足,那我完顏雍大不了不做這皇位了!”

“反正我完顏雍做不到出賣所有南方土地,去滿足自己一己之私!”

完顏雍這時也亮出了自己底線。

“那就這樣吧!”

“您先讓人擬好國書,我帶回去交給我們聖上作抉擇吧!”

葉義問這時已經開始暗自慶幸起來了。

畢竟自己這次出使,終於取得了成功,甚至還為日後大宋要回來黃河以南的關中,汴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