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辛棄疾是許卿您親自舉薦之人,那本宮就破例讓它做江陰簽判,不知許卿意下如何呢?”

趙眘對辛棄疾似乎並無好感。

看來自古才子大多不得誌是註定了的,既然這俗稱聖明的皇太子趙眘居然都會因為辛棄疾出生於金國,就不願重用,難怪整個孝宗朝會出現無良將可用的局麵的。

看來鼎鼎大名宋孝宗,也並非傳聞中那種有識人之才的大明君啊。

不過也是,人無完人,曆史上出了名的識人之主晉文公、齊桓公不也都是晚節不保,曹孟德不也是受儘世間唾罵嗎?

想到這,許仙也知道勉強不得了,自己再多向趙眘舉薦辛棄疾也是無用的了,還不如直接把辛棄疾招攬到自己麾下作助手呢。

“殿下,我今日來見您,其實還有一事相敘是!”

“是事關抗金大計的!”

許仙轉移話題了。

“許卿有何抗金計策,儘管道來便是!!”

趙眘見許仙有抗金計策要獻,自然很是關心了。

許仙於是把辛棄疾抗金第五諫當做自己建議,抹去辛棄疾的存在後,向趙眘敘說了一番。

“真是好計策!”

“好計策啊!”

“那我現在就讓人召來葉義問,與許卿您好好商議如何聯絡那韃子完顏雍!”

“如果真能與那韃子完顏雍合作上,這次我們大宋一定能消滅這群南侵的韃子,讓那韃子明白我們大宋並不是好欺負的!”

趙眘聽完許仙建議後,一下子更加有信心了。

於是許仙等到葉義問到來後,單獨把其邀到了自己在建康城住處,與辛棄疾三人一起商議起瞭如何聯絡完顏雍之事。

“完顏雍,我當然熟悉了,她乃是韃子立國皇帝完顏旻之孫,大師上柱國完顏宗輔之子,也是當今完顏亮認命的韃子東京留守,掌握著韃子後方的絕對權力!”

“如果它真願意同我們合作,起兵自立,那韃子後方將徹底大亂!”

“那韃子皇帝完顏亮這次南侵我們大宋,就會出現首尾難顧之困局,這將會成為我們大破韃子,收複中原的大好機會啊!”

葉義問聽完辛棄疾這建議後,不禁也很是讚同。

“就是因為此事對於我們大宋十分之重要,所以我才與太子殿下請示讓葉侍郎你過來與我等共成此事了!”

“不知葉侍郎對聯絡那完顏雍可有把握?”

許仙便問。

“聯絡那完顏雍倒是冇問題,但是那些韃子對我們宋人向來趾高氣昂,就怕聯絡到那韃子完顏雍後,它以後會更加對我們大宋獅子大開口啊!”

“如果我到時候隨了那韃子完顏雍之願,不免落得個遺臭萬年的名聲,若不隨它願,它定然不會願意與我們大宋合作的!”

葉義問心中自然對金人瞭解頗深了。

“此事葉侍郎完全不用擔憂!”

“到時候見了那完顏雍,就說一切事宜都是你葉義問代我許仙前去的,不管他們要求什麼,你一併應允就是!”

“你的任務就是是必須讓它與我們合作纔是最重要的!”

“反正以後有任何事,我許仙一併承擔就是!”

許仙可管不了那麼多,畢竟許仙明白,此時最重要的就是讓完顏雍先起事,讓韃子後方亂起來纔是最重要的。

“還是許丞相您有魄力,看來我葉義問此行必能馬到功成了!”

葉義問當然也不想以後背鍋了,見到許仙願意背鍋,自然也無顧慮了。

待葉義問回去準備北上之事後,隻留下了辛棄疾在許仙身旁。

“許丞相,不知道您答應的向太子殿下引薦在下之事如何了?”

辛棄疾見許仙這時一直忙著看文書,始終冇有與自己談及關於自己之事,有些忍不住開始詢問了。

“那引薦之事啊!”

“我今日與殿下談及了一番,殿下說江陰如今缺通判,有意讓你去!”

“不過我覺得如今這個時機讓你去做通判有些屈才了,所以打算讓你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吧!”

許仙當然不好跟辛棄疾直言了。

“難道是殿下不同意我去往韃子後方組織遊擊嗎?”

辛棄疾當然有些不甘心了。

“並非如此!”

“而是因為如今韃子後方已有耿京率領的起義軍,殿下覺得足以去破壞韃子後方了!”

“所以殿下覺得讓你再去,有些屈才了!”

許仙馬上向其解釋。

“原來這樣啊!”

“雖然那江陰通判也不是一個小職,但是我也更願意跟在許丞相您身邊!”

“畢竟許丞相這般待我辛棄疾如親兄弟一般,我必要報答許丞相您的大恩纔是!”

辛棄疾似乎心中已經明白,自己可能是真的不受當今太子重視。

又想想,還不如從此投靠對自己這麼好的大恩人許仙,或許更有前途,更能實現自己消滅韃子、光複中原的抱負呢。

於是許仙身邊從此有了武將嶽飛之子嶽霖、文臣武略兼備的辛棄疾作助手,小班子正式成立起來了。

金東京遼陽府。

一身材魁梧年近四旬的金國中年男子,正拿著弓箭在城外叢林中追逐著一隻小鹿。

“烏祿!”

“烏祿,你這個時候還s什麼鹿啊!”

“你命都快冇了,還不快回來!”

“回來啊!”

正當這中年男子聚精會神,準備拉弓s鹿時,突然聽到後方一陣熟悉叫聲傳來。

“舅父!”

“舅父,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這叫烏祿的中年男子便是當今東京留守完顏雍,完顏雍這時立刻丟下弓箭,一邊回跑、一邊詢問。

隨後完顏雍終於跑回到了一處空地前,這時麵前出現了一長鬚老者同一年輕貌美女子。

“舅父,到底發生什麼大事了?”

完顏雍趕緊又問了一遍老者。

“你聯絡契丹人、修造兵甲之事,已經被高村福密報給前線正在伐宋的完顏亮了!”

“是玉兒偷偷來告訴我的!”

“所以你和我恐怕都即將要大難臨頭了!”

原來這老者就是完顏雍舅父李石。

而這玉兒便是高存福小妾,更是李石私下情婦了。

“什麼?”

“那高存福居然出賣我,還把我修造兵甲之事密報給了完顏亮?”

“好一個高存福!”

“我必要殺了它…殺了它!”

完顏雍這時一臉咬牙切齒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