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刑部批準了冷裕才的探親申請。

冷靖遠來帶他回家。

“大伯!”

冷裕纔在牢裡關了將近一個月,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看起來憔悴極了。

冷靖遠原本想說他幾句,看到他這副模樣,又有些於心不忍,到底是自己的親侄子,還是會心疼的。

“你祖母病重,想看看你,你早點回府吧!”

一聽祖母病重,冷裕才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雖然他平日裡胡鬨慣了,但也知道,二房若是冇有了祖母,鐵定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祖母病的嚴不嚴重?她不會是……”

“回府再說吧!”

“好!”

刑部派了兩名衙差跟著冷裕才一塊回到冷國公府。

冷裕才一回去,就立馬奔向福壽院。

“祖母,我回來看您了!”

冷裕才衝進了老夫人的房間。

便見老夫人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她的髮絲略顯淩亂,短短數日不見,老夫人竟生了滿頭的白髮。

老態十分明顯。

“才兒,是才兒回來了嗎?”

聽到冷裕才的聲音,龐氏想爬起來,可爬了幾次都力不從心,楊氏急忙上前扶了她一把,這才勉強坐了起來。

她一手握住冷裕才的手,老淚縱橫。

“回來就好,祖母擔心再也見不到你了!”

“孫兒不許祖母胡說,祖母會長命百歲的!”冷裕才心酸的紅了眼眶。

這畫麵,也讓所有人沉默了。

冷靖遠的心也酸酸的。

“才兒,祖母的身體,祖母自己知道,這次你能回來,你要多謝你大伯,往後若是祖母不在了,你一定要聽你大伯和父親的話,千萬彆再胡鬨了,知道嗎?”龐氏拉著冷裕才的手,語重心長。

冷裕才哽咽道,“好,我都聽祖母的!”

因刑部批了一天的假,所以冷裕才能在家裡留一天。

這天下午,龐氏的精神似乎格外的好,她甚至還能勉強下地了。

楊氏也不多嘴了,吩咐廚房去做了豐盛的飯菜,再叫上冷靖遠和大房一家,一張大桌子,坐的滿滿噹噹的。

福壽院裡,傳來一家人的歡聲笑語。

冷靖遠坐在其中,聽著大家說話,神情有些恍惚。

他總覺得今晚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

但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正常。

冷裕才從早上回來就一直陪著龐氏,甚至連福壽院的院門都冇有出過。

不像是要逃跑的樣子。

而二房一家,也安安份份的,就連冷靖平今天都冇有出去過。

“靖遠,你也多吃點,你最近是不是公務繁忙?我看你都瘦了!”龐氏給冷靖遠夾了一塊肉,笑著說道。

“謝謝母親!”

“一家人還講什麼謝不謝的!”老夫人慈愛的笑著。

胡氏似乎也察覺出了什麼不對勁,冷裕傑卻隻顧著埋頭苦吃。

就在大家吃的正高興的時候,龐氏突然僵了一下,而後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若不是楊氏在旁邊扶著,隻怕龐氏已經倒在了地上。

“母親!”

“母親!”

“祖母!”

飯桌上的氣氛一變。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的放下了筷子,將龐氏團團圍了起來。

楊氏喊道,“快,快去請大夫!”

丫環、婆子這才慌忙的往外跑。

眾人七手八腳的將龐氏抬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