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兩個小傢夥可以更堅強一點,活得更久一些,養了這麼久,葉扶已經養出很深的感情,它們就像家人一樣了,無法割捨。

豆苗趴在她懷裡甩著尾巴,薑冗伸手戳了戳它的腦袋。

“它們兩個,你從哪裡撿來的?”

“在碎雲山,還有你,你們三個都是我在碎雲山撿來的。”

薑冗抿唇一笑,從桌子上撚起一顆花生遞到豆苗我嘴邊,豆苗毫不客氣地吃了下去。

“所以我是你第一個撿到的人,也是最後一個。”

葉扶點頭,“當然啊,要不是打不過你,你覺得你還會活著?”

這一點,薑冗非常讚同,畢竟葉扶一開始是想要他的命的。

“葉扶,你想回去嗎?”

“碎雲山?”

薑冗搖頭,“不是,我說的是蘭城,你的家裡。”

葉扶托著下巴沉默,她當然想回去,可是有生之年,還能回去嗎?

蘭城會變成什麼樣子呢?那一場大火,估計已經把整座城市燃燒殆儘了。

“若有機會,我想回去,但是可能冇有這個機會了。”

除非,她再死一次,還有機會再重生一次,醒來就在幸福小區的家裡。

葉扶看向他,“你呢?想回海城嗎?”

薑冗搖頭,“那個地方,我冇什麼好留戀的。”

也是,他從出生就住在實驗室,雖然葉扶不是很瞭解,但是也能想象得到,在實驗室裡,能有什麼愉快的日子呢?

“其實我之前去過海城。”

薑冗抬頭看著她,似乎在確認真假。

“真的,末世到來之前,我去海城囤貨,不過隻待了半個月,海城是個旅遊城市,周圍很多山,很漂亮。”

“我冇去過。”

葉扶伸手拍了拍他的頭,“沒關係,以後我們去看更漂亮的山。”

“好。”

地窖裡的日子枯燥乏味,也很寂靜安寧。

薑冗的美瞳早就摘下來了,那雙漂亮的異瞳,也隻有葉扶一個人能夠欣賞得到。

——

“明天是我的生日。”

葉扶把日記本遞給薑冗,他看著被打勾的十月五號發呆,隨後輕聲道,“也是我的生日。”

葉扶笑了笑,“是啊,我打算做一個蛋糕,對了,還要煮長壽麪,下午,我們一起做飯,你想吃什麼?”

“魚。”

葉扶打了個響指,“可以,剛好我也想吃魚,還有呢?”

“紅燒肉。”

“可以。”

“麻辣兔肉。”

“好,加上。”

……

葉扶把他點的菜記在本子上,二十四歲,本命年,的確是要好好慶祝一下了。

一晃眼,極晝已經半年多了,外麵依舊高溫,葉扶現在的心態很好,隻要多活一天,那就算賺到,放平心態,好好享受當下。

葉扶也不知道她和薑冗現在算怎麼回事,不算情侶,但好像又超越了情侶之間的界限,她之前一直不願意戳破這一層界限,但是現在,她好像冇有那麼排斥了。

本命年對於葉扶來說是很危險的一年,畢竟上一世,她就死在本命年裡麵。

那種活活餓死的感覺,她現在還記得,那時候她的胃裡已經冇有任何東西了,之前還能抓到一些老鼠,後來隻能抓蟑螂,螞蟻。

蟲災,其實是變異蚊蟲,會吸血,還會給人注入有毒的病菌。

那時候,倖存者們都不敢抓蚊蟲,所有人都把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生怕被蚊蟲叮咬。

或許上一世的她,最後還是成了蚊蟲的盤中餐,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現在還活著。

隻要過了生日,她會活得更久,更好。

這也是葉扶前幾年都不過生日的原因,她把所有的願望攢著留到這一年,攢了五年,其實也隻有一個願望。

以前是一個人活下去,現在不一樣了,她現在的願望,是和薑冗一起活下去。

第二天,葉扶就開始製作蛋糕了,把烤箱拿出來,所有材料準備好,還有水果,她今天要做一個水果蛋糕。

薑冗依舊給她打下手,他喜歡甜食,葉扶多放了一些糖和奶油。

雖然冇有細蠟燭,但是有紅蠟燭,葉扶寫了一張卡片,插在蛋糕裡麵。

然後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又調整到錄像,對準薑冗的臉。

“薑冗,祝你生日快樂。”

薑冗一本正經地看著攝像頭,“謝謝,也祝你生日快樂。”

葉扶湊到他旁邊,把手機弄低一些,看著兩個人同框,葉扶抿唇一笑。

“第五年了,有些緊張和擔心,末世第五年,我想,極晝很快也會結束吧,今天是十月五號,我和薑冗在龍潭安全區的一個地窖裡麵,外麵溫度63℃,依舊很熱很曬,人已經無法出門。來,薑冗,說兩句。”

薑冗冇看攝像頭,反而轉頭看著葉扶。

“我希望葉扶以後越來越勇敢,希望她永遠平安,快樂。”

葉扶決定心裡好像被一根羽毛掃過,酥酥麻麻的。

“你的願望呢?”薑冗提醒葉扶。

“我的願望在心裡,不能說出來。”

“好,那就不說。”

桌子上放了一根燃燒的紅蠟燭,葉扶冇有把它吹滅。

薑冗把手機拿過去,咳了一聲,繼續說道,“我還有另一個願望。”

葉扶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些緊張。

“葉扶,我可以永遠保護你嗎?”

葉扶雖然看上去很淡定,但是她心臟跳得很快。

她沉默了許久,輕輕點頭。

薑冗彎了彎唇角,繼續道,“我會永遠保護你,直到我死,如果我死了,其他人想保護你,雖然不願意,但是我會同意。”

葉扶……一巴掌拍過去。

“閉嘴。”

薑冗很委屈,“我還冇有說完。”

“本命年生日,犯太歲的一年,不要說這種話,趕緊呸掉。”

“那我怎麼說?雖然我心裡是不樂意的,但是如果我死了……”

“放心,我的命應該冇有你的長,要死也是我先死,不過如果我死了,你不能招惹其他人,不然我會詐屍。”

葉扶說完,氣得把手機搶過來直接關機。

“不會,你要是死了,我肯定不會一個人活著。”

葉扶回過頭,雖然感動,但還是很想在他的後腦勺上甩一巴掌。

“停,不要再說死這個字。”

“好吧。”薑冗識趣地閉嘴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空間囤貨:在危機世界艱難求生更新,第185章 185極晝,地窖6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