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大漢都城南衛星城幾裡外的一座山,山頂上是一片連綿不絕的亭台,這裡正是聖女穀的山門所在地。

聖女穀穀主的書房裡,回到門派第一時間就來拜見自己師父的奚月影把漢王葉桓宣佈遴選少傅的事情說了一遍,並且她神色很誠懇地表示為了聖女穀的利益她可以報名參加考覈。

“嗯,難得你能為門派儘心儘力。”

不得不說聖女穀修煉的功法真的是女人夢寐以求的駐顏功法,已經四十多歲近半百的鄧卓燕比起她身邊的奚月影從外貌上看也不逞多讓,而且鄧卓燕還多了一份讓男人難於抵擋的成熟氣質,也難怪到了現在東齊皇帝林飆還對他念念不忘,每逢節日或者是到鄧卓燕的生日,神都那裡都有人送來很多的禮物。

“去把楚薇叫來。”

這是鄧卓燕吩咐外麵候著的侍女。

鄧卓燕表麵上對奚月影的說話表現得很欣慰,其實她內心是毫無波瀾,畢竟漢王的公告剛出來,她就已經知道了,跟長老們和太上長老她們商議一番後,她還是決定安排奚月影和楚薇去參加少傅考覈,至於林麗娜雖然名義上冇有脫離聖女穀,不過實質上她已經不屬於聖女穀的人,鄧卓燕自然不可能去命令她。

書房裡兩人聊起了一些平常事,冇過多久,楚薇就進來了,她一見到奚月影在場,再想到漢王葉桓剛剛下達的公告,她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她恭敬地向鄧卓燕作揖道:“徒兒參見師父。”

然後又對著奚月影拱了拱手:“見過師妹。”

“師妹見過楚師姐。”

奚月影也站起來回了個禮。

“好了,你們對坐下吧,自家師姐妹這麼客氣乾嘛。”

說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鄧卓燕還是在兩人各自行了禮後纔開口,由此可見,鄧卓燕還是有點虛偽的。

等到兩人坐下後,鄧卓燕笑著問楚薇:“為師叫你來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應該聽說了漢王剛下達不久的公告吧?”

“嗯,聽說了,師父是想讓我去參加少傅的考覈嗎?”

這麼大的事情如果說冇有聽到,自然是很假,楚薇很痛快地承認,並且反問了自己師父一句。

“冇錯,為師是想讓你去參加考覈,你的奚師妹也會去的,你想去嗎?”

鄧卓燕盯著楚薇的眼神顯得很平淡,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楚薇去不去似的,隻是她內心真正的想法楚薇和奚月影怎麼可能猜不到呢?

番茄免費閱讀

因為幾年前被葉桓通過李鳳儀警告過一番,所以這五年時間雖然聖女穀的一些女弟子因為年齡問題而嫁人了,但是這些嫁人的弟子大部分嫁給的都是商人之類身份,就算是嫁給大漢官員也隻敢嫁給地方上的中低層官吏。

聽起來可能有些憋屈,但是聖女穀是絕對不敢違反葉桓給她們畫下的紅線,畢竟如果聖女穀的所有弟子都嫁給大漢高層的話,聖女穀相當於通過聯姻方式編織了一個龐大的勢力網絡,葉桓怎麼可能允許這樣的存在呢?

鄧卓燕和楊雪也不是傻子,聖女穀真的這樣做的話,那就離被滅門不遠了,她們相信就算是有楊雪這個大宗師的存在,她們聖女穀也不可能逃脫得了的,大漢軍隊裡麵剛組建冇兩年的炮兵營,她們可是被漢王葉桓邀請觀看過幾百尊的大炮一起齊射的場麵,至今都冇有忘記那種場麵,楊雪身為大宗師感受最深,她直接告訴鄧卓燕如果她遇到這樣的大炮轟擊的話,她冇有逃離的可能性,更彆說抵擋了,九死一生。

當然,不僅聖女穀的人被邀請去觀看百尊大炮齊射的威力,大漢王國境內所有的門派,還有稍微規模大一點的世家門閥的家主都被漢王葉桓邀請去觀看了,這就是一種威懾,也是一種絕佳的威懾,更是令所有的世家門閥都會絕望的威懾,他們知道未來就算是天下所有世家門閥聯合起來都不可能阻擋漢王葉桓一統天下的趨勢。

“嗯,師父,我想去參加考覈。”

你這不是多此一問嗎?楚薇心裡在暗暗吐槽,自己根本就冇有反對的權力,而且聖女穀如果不是打著她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她早就像其他弟子一樣嫁人了。

冇錯,聖女穀是不敢把弟子嫁給那些朝廷高層,但是鄧卓燕還是想讓奚月影和楚薇兩女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雖然李鳳儀和柳仙紅已經是葉桓的女人了,但是鄧卓燕知道如果聖女穀出了什麼事的話,她們不可能為聖女穀說好話的,所以鄧卓燕一直都冇有放棄美人計。

當然,鄧卓燕也不是想通過奚月影和楚薇兩人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做什麼大事,她隻是想讓漢王葉桓成為聖女穀最大的保障,畢竟聖女穀這麼多的女弟子,而且因為修煉聖女經的問題,大部分的長相都不俗,這就會讓聖女穀成為一些不懷好意人覬覦的對象。

太上長老楊雪不可能庇護聖女穀太久的,隻要幾十年過後楊雪去世,而聖女穀又冇有人能突破成為大宗師境界的話,那麼聖女穀真的搞不好會很快衰弱下去。

“好,你能這麼深明大義,為師很欣慰,等下你就跟你的奚師妹一起去都城吧,你們直接去找你們的李師姐,她會幫你們報名的。”

三人在書房裡又聊了幾句,過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奚月影和楚薇兩人就離開了鄧卓燕的書房。

等兩女剛離開不久,太上長老楊雪就出現在書房裡,兩人相對而坐。

“師祖,你去天師門跟老天師聊得怎麼樣?”

“嗯,還能怎麼樣,天師門不會派人去參加的。”

楊雪接過鄧卓燕手中的茶杯,淡淡地喝了一口,她的表情很平淡,一副早就猜到的神色。

“老天師和天師門的掌門都是聰明人,他們自然知道這種事情他們是不能參與進去的,畢竟張道嵐現在在大漢可是位高權重,天師門還有很多弟子都進入了大漢軍裡麵做中低層將領,雖然說他們已經是徹底跟天師門脫離了關係,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原來也是天師門的弟子,怎麼說也有一份情誼在的。”

鄧卓燕其實還是很羨慕天師門和武當派,還有一些跟著他們搬遷到遼州來的道門門派,這些道門門派五年的時間發展是相當不錯,除了冇有以前的那些特權外,他們的日子不知道比起以前要舒服多少倍。

當然,道門的人本身就比較清靜無為,除了一些有野心的年輕一代弟子脫離關係後幾乎都去參軍了,剩下來的道門弟子們每天過著清修不下山的悠閒日子,而且道門的門派也再也不用擔心其他門派的江湖仇殺之類的壞事,他們可以舒舒服服地修煉道家武學,也可以安穩地傳播道門信仰,隻要他們不違反大漢的法律法規,那麼官府自然不會去為難他們。

“我們門派的弟子有點少了,你安排南下的弟子有冇有回信?”

道門的發展楊雪自然是看在眼裡,也是羨慕在心裡,隻是因為大漢王國比較特殊,如果多收弟子的話,她們是要向官府繳納人頭稅的,當然,大漢王國境內幾乎就冇有孤女的出現,就算是有,官府開始的孤兒院也是孤女們的最佳落腳處,怎麼也輪不到聖女穀這樣的江湖門派出麵,她們也不敢出麵,畢竟這樣的事情是比較敏感的。

不過雖然大漢王國招收不到弟子,但是南方的四個國家可是很多這樣的孤兒存在的,說南方四個國家的底層民眾生活得水深火熱那是一點都不過分,特彆是魏國更是民不聊生,聖女穀想要招收弟子簡直可以千挑萬選的了。

“已經找到一百多個天賦很不錯的女孩,她們乘坐大船北上了,應該過幾天就能回來了。”

鄧卓燕並不擔心北上隊伍的安全,聖女穀的幾個宗師級長老都跟隨著,隻要不是大宗師或者是幾萬軍隊出手就不會有問題的。

“嗯,還有就是老身要提醒你,如果楚薇和奚月影兩人真的成為了漢王的女人,你以後就不能再把她們當做自己的弟子來對待了,你明白嗎?”

楊雪擔心鄧卓燕到時擺不正自己的位置,這會惡了漢王的,畢竟漢王的女人你都能直接下命令,當做弟子來對待的話,那麼漢王還有什麼威嚴呢?

心裡翻了翻白眼,鄧卓燕當然不敢對自己的師祖做出什麼不雅的表情來,她隻能神色鄭重地表示:“師祖,我知道了。”

……

楚薇和奚月影兩人坐著馬上回到都城,她們冇有回奚月影的宅院,而是直接去青衣衛拜訪李鳳儀師姐,隻是聽門衛的人說他們的指揮使大人回家去了。

雖然心裡有點失望,但是兩女還是乘坐馬上轉道去李鳳儀的住宅,這個大宅子大門的牌匾上寫著的是兩個葉府鎏金大字,隻要是中心區域住的權貴高層都知道這個大宅子住的三個絕色大美女是誰的女人,從來就冇有哪個權貴子弟敢來這裡撒野。

這裡巡邏的城衛軍不管是數量上還是次數上都不下於王宮周圍,而且周圍還有大量的青衣衛高手在暗中保護著這個宅子,周圍的幾個宅子住的也不是權貴們,反而是保護這個宅子的護衛們,所以說為了三女和三個女兒的安全問題,漢王葉桓是一點都吝嗇護衛人數和高手的數量。

兩女的馬車一點都冇有遭受到城衛軍的阻攔,這是因為在她們的馬車進入青龍區時就已經有青衣衛的探子查清楚了她們的身份,自然也不會有人來阻攔她們。

馬上在葉府前停下,門衛過來確認了兩人的身份,然後就打開側門讓馬車進入了葉府府邸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