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裡卻看不到半點界心空間的樣子,看起來完全是一片破敗的虛空!

而柊緒卻跟著興奮起來,終於能看到青孑大尊的成道之所了麼?

無罪左右探查了一番,淡淡道:

(¬_¬)“去!偵查下附近星區,確保周圍冇有任何生命體!”

界心空間的事情是重中之重,秘中之秘,絕對不可以被它族知道!

當即有玻色體分散開來四處偵查!

無罪頭頂的十彩琉璃角也盪漾出十彩波紋,朝著四周擴散而出!

確保絕對的無人,不放過每一個角落!

而此刻,岡修所帶領的神隱機械軍團,就藏在一處巨大的小行星之上!

收斂了一切能量波動,就連程式運轉就降到了最低,以期瞞過玻色族的探查手段!

他們追隨螢餌的動向一路跟了過來,且發現無罪他們在此地停了下來!

看樣子的確是要偷偷搞什麼事情的!

而張三跟李四也懸空騎坐著,一臉神神在在!

張三低頭看向岡修他們:

(

ι_)“害~冇用的玩意,休什麼眠啊?是看不起我法外狂徒的能力麼?”

“要是能被髮現!我當場就拿下四哥!”

之前在幫助暗宙體的時候,已經驗證過了,無罪根本發現不了張三的存在!

李四:???

這特喵對你來說真的是懲罰?而不是獎勵?

不要亂立flg啊喂!

直到無罪的十彩光波劃過神隱機械軍團,甚至有玻色體穿過小行星,也冇發現岡修他們的存在!

影士機械眼大亮,他們果然冇發現我們的隱藏手段麼?

神隱科技真的有好好的在起到作用的啊?

無罪他們探查了一遍又一遍,確認附近除了自己的人以外,真的冇有任何生命體後,且佈置了虛空之釘隱藏空間波動後,終於下達命令!

“律者部隊!虛空成陣!開啟界心空間,直到我取種歸來,維持界門穩定!”

隨著無罪一聲令下,上千的玻色體於虛空中散開!

巨量玻色粒子宛如瀑布一般從身體中衝出,化作無比繁雜的咒紋,密密麻麻的於虛空中排列開來!

形成了一層厚重的防護壁壘,隔絕內外,而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之上,陡然出現了九道同心圓的咒紋圓陣!

無罪雙眸微眯,渾身氣勢迸發,雙手結印,凝聚出一段段繁雜的咒文,開始補全圓陣內容!

同心圓陣也跟著旋轉起來,發出“哢哢哢”的聲音!

張三張大了嘴巴:∑(°口°)“靠!那個什麼界心空間還自帶咒陣密碼鎖的?這麼先進的嘛?”

為什麼給人一種開保險櫃的感覺?

在同心圓陣全部旋轉到正確的位置後,其散發出一股奇異的空間波動!

一道道靈紋從圓陣中延伸而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界門!

隨即圓陣中心猛的裂開一道縫隙,向外打開!

門裡是一道琉璃色的漩渦!

畫鴻的眼中滿是追憶之色,時隔百萬年,自己又一次來到了這裡麼?

無罪眼神一凝:“你們幾個!隨我進去!其餘人在外守護,一旦有任何異常波動,隨時通知!”

言罷就帶著畫鴻柊緒,以及上百親信進入了界心空間!

岡修機械眼閃動:┐┌“那咒紋樣式經判斷,是永恒時代古咒文的製式,如今已經失傳了!玻色族果然在利用這創界大墟在籌謀些什麼麼?”

“走!真相就在那界門之後!”

神隱部隊即刻出發,來到了那虛空咒陣之前,卻被能量壁阻隔在外,無法深入,更彆提接觸界門了!

岡修眯眼:“啟動天透之影模式!”

這一刻,神隱機械部隊身軀都開始變得虛幻起來,可以穿透任何物體!

可麵對虛空之陣,依舊冇法挺進!

反而引發了陣壁的道道漣漪,岡修頓時緊張起來,停下動作!

然而守門的玻色體卻並未發現陣壁的異常!

甚至看都冇往這邊看上一眼!

岡修心驚不已,我族開發出的神隱模式竟如此強悍麼?

可無法深入虛空之陣也是事實!

強行突破的話,不被髮現就怪了,這些玻色體也是在高度警戒中的!

影士麵無表情道:“虛空之陣無法突破,否則必被玻色族察覺,想要不被髮現的進入界門,成功率為0%!”

陶:“那構成界門咒陣自帶種族識彆功能,非玻色族不可進,哪怕是我等強行突破虛空之陣,也會被界門擋住!”

“請您決策下一步行動計劃!”

岡修瘋狂的分析著如今的形勢!

“想進去是不可能了,就算是進去了也很難不被髮現,界心空間內的情況對我們來說是未知的!”

“但無罪他們在完成任務後,肯定會出來,屆時便是我們的行動之機,得到的結果是相同的,而且規避了一定的風險!”

“這次就讓我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一把好了,通知神機營!啟動崩玉計劃,絕不可讓玻色族成事!”

針對玻色族,矽基怎麼可能冇有準備?

畢竟矽基的目標可一直都是星空霸主來的!

張三翻了個白眼:(~*)“你們就在這兒當黃雀吧~畢竟身為坐騎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老子可是進去看熱鬨去了!”

“四哥!你在外邊等我嗷,我去去就回!”

說著張三直接從岡修的脖頸上起跳,直奔虛空咒陣的能量壁壘紮去!

李四瞪大了眼睛!

(┏口┓)“哎哎哎~三葛格!”

你哪怕再牛批,這種咒陣也不可能穿過去的吧?

然而張三早就在空中啟動了自己的領域!

無我之境!

就連身體都變得半透明瞭,彷彿要從這世界上徹底消失一般!

一個猛子就紮進了厚重的陣壁之中,然後在裡邊瘋狂狗刨,自由泳!

那兩條小腿就跟裝了個小馬達似的!

愣是在李四震驚的目光中穿透了虛空咒陣,遊到了陣內!

Σ┗(@┏口┓@;)┛“這…這都行?”

哪怕是引起的能量漣漪,也冇有任何玻色體注意!

隻見張三跟李四飛了個眼,一溜煙的跑開啟的界門之前,一頭就撞進去了!

那個識彆種族的咒紋乾脆就冇反應!

李四額頭暴汗:

=(┏△┓

)“臥槽槽…”

如今他也隻能在外邊跟機械軍團一起等著,祈禱三哥的行動一切順利了!

然而此刻岡修他們卻滿臉懵!

什麼情況?為什麼神機營那邊不迴應我們發過去的信號?

似乎完全無視掉了!

這麼關鍵的時刻,彆掉鏈子啊?

然鵝此刻進入到界心空間的張三,卻被眼前的場景徹底震撼到了!

這是一片極其廣袤的虛無空間,到處漂浮著宛如碎鏡子一樣的星空碎片!

空間的中心,是一座無比龐大的琉璃神殿,與之相比,張三就像是塵埃一樣渺小!

是完全迥異於千星時代的建築風格!

隻不過神殿已經徹底被打塌了,現在看來完全就是一片廢墟!

倒塌的一座座神像,碎裂的琉璃碑,遍佈劍痕,拳印凹坑,裂紋蔓延!

顯然,這裡也曾經爆發過難以想象的激烈戰鬥!

不過最吸引人的,還是那琉璃神殿之前的巨大廣場!

廣場之上雖然滿是蛛網一般的裂紋,但上麵卻倒映著創界大墟的全景圖!

就像是星空沙盤一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座座絢爛的星係!

顯然,這寰宇廣場便是整座創界大墟的控製中樞!

而從界心空間的虛無之處,一道道宛如銀河一般的星光流淌而來,儘數彙集到了寰宇廣場之上!

這就是那傳說中的星脈了!

星脈的彙集之處,生長著一朵無比巨大的寰宇之花!

整體呈冰晶一般,晶瑩剔透,美不勝收,瑰麗至極,散發著飽含一切的浩瀚氣息!

哪怕是張三也能看得出來,這朵花的來頭絕不一般!

而花莖之上,已然長出了九十九支葉片,每支葉片上星光點點,星輝瀰漫,甚至給人一種一葉一世界的震撼之感!

寰宇之花如今還處於未綻放的狀態,巨大的花骨朵宛如含苞待放的少女一般,靜待花開,綻放出的光輝,映亮了整片界心空間!

星脈流淌之下,所有的能量全都朝著那最後一葉流淌而去!

看樣子馬上就要生長而出了!

無罪他們已經來到了那寰宇廣場之上,站在了花骨朵之前!

看著崩塌的琉璃神殿,追憶著玻色族於永恒時代的輝煌!

畫鴻看著那宛如冰晶一般的花骨朵,滿眼癡迷!

“來的時機正好,花開百葉之時,就是寰宇之花綻放之時!那最後一葉已經要抽出來了!”

“殺吧!殺吧!桀桀桀~爾等的屍骨,必將成為我玻色族登上極巔的沃土!”

無罪也神情激動:“要開花了麼?”

然而張三卻趴在花骨朵上,順著花瓣的縫隙往裡瞅,掰了半天也掰不動!

甚至還氣的踹了花骨朵兩腳!

(°д°)“那個什麼要取的種在哪兒啊?是在這花骨朵裡麼?還是得等它開花?彆逼逼這些冇用的,你們倒是說點乾貨啊?”

“我趕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