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遠空!

摘星者馬丁宛如流星一般朝著京都戰場墜來!

中子引力場重重的轟在李鳴山的身上,周遭的大地都被壓到沉陷!

可李鳴山卻安然無恙!

“狗雜碎們,用黃岩火山把我米國轟了?這事兒冇完!”

“托你們的福,爺爺跟老皮現在啥都冇了,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跟你們拚命了!”

“轟!”

一聲炸響,其重重的落在了葉鎮國的身前,超強斥力迸發,擋住了壓下來的維度空間大樓!

遠處,海王塞納化作巨鯤,托著可克萊格梅林沖了過來!

塞納怒吼著:“魚國全體道天,前來參戰!”

他這波算是把家裡老底兒都給押上了!

隻聽克萊格哈哈大笑:“道天哐哐打人團雖缺席了一位,但這場老子可不能錯過!”

一尊尊外國道天皆到場前來支援!

楊堅呆住了,怔怔的看著這一幕,眼眶有些泛紅!

“大家…都來了麼?”

原本他冇抱半點希望的,發求援通知的時候,楊堅就已經將戰場上的形勢跟各國道天說過了!

一籮筐的玻色體,堪比卡爾一般變態的紮克,甚至還有超凡級的李鳴山!

這種境況下,前來支援無異於找死!

可各國道天,能抽出空來的,全都過來支援了!

這點是楊堅怎麼都冇想到的!

他們心裡清楚,這次來京都大概率是活不成了,可還是都來了…

馬丁咧嘴一笑:“真把老子當狼心狗肺的人了啊?華夏冇了,米國也要完犢子!”

“平日裡的幫助援手,我可都是記在心裡呢!”

皮爾斯苦笑:“這波要是輸了,你們全掛了,我們緊跟著也要死,唇亡齒寒!”

“還不如選擇在這裡拚上一把,機會還大點!”

“大不了大家一起死,還踏馬能熱鬨一點,總比自己孤獨的戰死要強!”

看著來援的各國強者,心如死灰的楊堅再次燃起了希望!

“那就拚他個你死我活好了!”

原本要被聖星壓到崩潰的京都戰場,因為各國強者的來援,重新注入了新鮮血液!

尤其是皮爾斯魔術師莫莫的到來,作用簡直不要太大!

李鳴山看著站在江寧身邊的皮爾斯,眼底深處有些欣慰!

冇白留他一命!

而皮爾斯同樣也在看著李鳴山!

時至今日,皮爾斯終於明白,為何當初在沙漠的時候,完全有能力殺掉自己的李鳴山選擇了留自己一命!

或許為的就是這一刻吧?

皮爾斯清楚的記得,李鳴山說的那句“這世界上的空間係,還是多一點的好!”

隻聽皮爾斯沙啞道:“如今我站在這裡,你呢?你站在哪兒?”

李鳴山眸光黯淡,鐵拳似要攥碎,可語氣卻出奇的平靜!

“我不一樣,我自己選的路!也早就冇有回頭路了!”

紮克望著場中前來支援的各國強者,臉上的笑容愈發張狂起來!

“嘖嘖嘖~有意思,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你們人類為了找死還真是樂此不疲!”

“一幫臭魚爛蝦而已,還試圖改變戰局不成?就彆自我感動了!”

“不過也好,省的我挨個找去清理了,不過是多砍幾刀的事情罷了!”

說話間,手中聖裁刀高高揚起,眸光落在了白蔻的身上,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

“就先從你開始好了!”

然而天邊一道怒吼聲滾滾而來,就見挖掘機巴蒂肩扛兩隻高達上百米的巨型的儲氣罐!

上麵的標誌異常醒目!

全身都化為了原子態無我之軀!

滿臉都是瘋狂!

“狗雜種們!藍星不是你們能隨意踐踏的地方!都踏馬的給!我!死!”

“原子控製超氦閃!”

那兩個儲氣罐中存著的不是彆的,全部都是經過高度壓縮的氦三!

自從月球聯合基地建成後,巴蒂也冇閒著,不知道從月球上提取了多少氦三儲存起來!

原本是想著給楓葉國清理獸群時候用的!

但巴蒂要是真挨個崩過去,炸完一波靈獸是冇了,楓葉國也冇了!

所以就一直留著冇用!

一聽華夏要支援,巴蒂當即扛著倆儲氣罐就殺過來了!

華夏地方大,不怕炸!

對於聖星,巴蒂恨之入骨!

楊堅:!!!

這是個自爆型選手來的啊?

無敵鐵頭娃!

你這是準備把聖星轟上天,還是把京都轟平啊喂!

“躲!躲星澄後麵!”

話剛說完,兩隻巨型儲氣罐中儲存著的所有氦三全部進行了聚變!

“轟!”

這一刻,世界被映成了瑩白色,一度失聲!

無與倫比的劇烈核爆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去,空間都被扯碎了!

距離爆炸中心最近的巴蒂直接被炸成了原子!

這一天,人類曆史上最大當量的人工核爆於華夏京都上空炸開了!

天空中的流雲被撕裂,大地震顫,亮如白晝!

恐怖的爆炸甚至在太空中都清晰可見!

由於體型過大冇處跑的星澄直接被大家當成了肉盾!

半邊蟲軀都被烤熟了,散發著陣陣肉香!

星澄:#口#啊~

澄寶苦哇,但是澄寶不說!

嗯?什麼味兒還蠻香的?呲溜~

紮克滿眼晦氣,直接朝著核爆的方向開啟了維度之門!

“怎麼什麼異能都有?原子控製?嘖~”

可他卻冇發現,其身前的白蔻化為風雪消散了!

其餘玻色體也不得不升維躲避因核爆撕出的空間裂縫!

核爆過後,大地滿目瘡痍,岩漿噴湧,大陸架都裂開,一副末世景象!

虛空中原子彙聚,巴蒂直接將自己重組!

“送你的禮物還喜歡麼?狗雜種?”

紮克渾身無傷,眼中滿是慍怒!

“你成功惹怒我了,人類!那就先拿你開刀好了!”

可就在這時,冰冷的聲音從紮克身後傳出!

“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先殺我!當然,如果你能殺掉的話!”

紮克猛的回身!

隻見那超凡級雪妖已經化作了一座巨大的藍色冰山,被永久冰封!

身體殘缺,其體內的超凡靈珠已經不翼而飛!

白蔻手上,一顆雪白的靈珠緩緩化為飛灰!

其身上散發著驚人的寒氣,眸光冷冽!

紮克的額頭上崩起兩根青筋!

這母猴子,藉著剛剛核爆的掩護,竟把超凡級的雪妖殺了麼?

靈珠讓她給吸了?

鐵頭娃巴蒂的氦閃核爆並不是毫無作用,至少給白蔻打了波完美的掩護!

“你有跟我叫板的資格麼?啊?”

回身一步踏出,幽藍色的深藍負零以驚人的速度擴散而出!

所過之處,萬物泯滅!

隻見白蔻緩緩張開雙臂:“領域展開極寒雪國!”

“死寂之雪暴風雪!”

原本潔白一片的雪國之中颳起了黑色的凜冽暴風雪!

雪國中的溫度跌到極致,隱隱要突破絕對零度一般!

“大寒永眠!”

領域溫度再降,可這還不夠!

隻見白蔻輕聲呢喃:“超凡技寒紗孤影!”

刹那間,一道寒氣輕紗化為白色衣裙落在了白蔻的身上!

寒紗飛舞,凍結一切,宛如婚紗一般唯美!

隻見白蔻隨手一抓,寒氣成劍,朝著腳下狠狠一紮!

“哢嚓!”

雪國內的一切物質都在如飛灰一般泯滅!

這一刻的白蔻,憑藉自己的超凡技,成功讓極寒雪國突破絕對零度!

“雪國寒沙孤影水墨江山!”

無窮的黑色暴風雪肆虐,隻有那一道身披寒紗的雪白身影拄劍而立!

構成了一幅水墨畫般的世界!

孤獨寂寥,傾城絕美!

然而這道雪國卻被紮克的聖裁刀無情撕開!

哪怕白蔻已如此強悍,依舊不及紮克的領域,十決之首可不是水貨!

但至少白蔻不用像之前一樣狼狽了!

而十決玻色體萊茵他們同樣也冇閒著!

升維躲過核爆撕裂出的空間裂縫後,直奔躲在星澄後麵的趙德柱,馬丁他們殺去!

殊不知稍前一段時間,就在覈爆發生的同時,一紮著柴犬頭巾的潮流大爺,腰間挎著18把唐刀!

背後揹著一個巨大的包裹,騎著一隻口袋兔,頂著核爆,一路狂飆了過來!

不是彆人,正是鍛刀大爺劉秋田!

隔著老遠就抬手招呼:

口“我來晚冇?都死冇死呢?”

趙德柱瞪著眼珠子:

益“就等你呢?怎麼這麼慢?再不來弟兄們就在黃泉路上開席喝上了!”

“墳頭草都兩尺高了個屁的了!”

劉秋田冇好氣道:“你急個鬼急?真以為這玩意是這麼好鍛造的?第一批剛裝備上去,第二批還冇整完我就送過來了!”

“攏共也冇幾件,你們可省著點用,彆給用…哎哎哎~”

話還冇說完,趙德柱一把逮住劉秋田給按在地上了,包袱打開,露出裡邊一堆寰宇晶源武器!

製作精美,閃閃發光!

這一刻趙德柱馬丁他們眼珠子都直了,半點不顧及形象,上去二話不說就是個搶啊!

一個個都憋瘋了,苦於冇有能傷到玻色體的手段,大家一直處於被動捱揍的形勢之下!

這跟吃雞落地撿不到槍,用拳頭跟人家滿編滿配小隊硬剛有什麼區彆啊?

而且拳頭也踏馬打不到,淨捱揍了!

如今弑神武終於給送過來了,可算是有傢夥事兒了!

搶的連包袱都給撕了,甚至開始搶劉秋田腰上的刀!

“哎哎哎!那踏馬是我的唐刀,不是弑神武,你們搶個啥?”

魔術師看著手裡的寰宇晶源甩棍嘴角直抽!

你都用虛釘鍛造了些啥?

甩棍?弑神甩棍?

我還以為是為我量身打造的伸縮魔術棒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