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之中,錢霓裳一臉憂色的看著麵前的小道士,幾次都是張口欲言又止。

最終她還是忍不住歎道:“你真的不應該跟來,此事與你並無關係。”

甚至在其眼中,紀源縱然是天賦異稟,也有著種種底牌傍身,但麵對一群二境修士和武夫,終究還是勉強了些。

畢竟捉對廝殺和群起攻之,兩者之間差彆極大,而哪怕有著諸多手段,可啟蒙境中期的修為實在還是太弱了一些。

“好歹在關鍵時刻,冷不丁的冇準能解決掉一個二境。”

紀源笑了笑,心中升起一點暖意。

他自然是能猜到對方心中所想,但不管錢霓裳本意為何,總歸是在擔心其安危,僅是這一點便足夠了。

彆說是纔剛相識不到月餘,有的時候就算是相交數十年的好友,都有可能在危難時候下黑手。

“若是遇到危險,便找機會脫身吧。”

錢霓裳叮囑了一句,隨後便轉頭看向車窗外。

此時馬車已經行至縣衙外,車伕甚至都擺好了馬凳,低頭靜候在一旁。

隨著幾人走下馬車,立即便有數人迎了上來,走在最前麵的赫然便是郡城功曹李文清。

而在他左右兩側的三人,除了一個是其副手外,還有兩位隸屬郡守府的護衛武夫,修為皆在二境的武夫。

見此一幕,紀源三人目光一凝,果然這些人除開明麵上的力量外,身邊的護衛中還隱藏了不少的高手。

隻是眼前出現的兩名二境武夫護衛,便不在明心軒所打探到的情報中。

“錢掌櫃可是個大忙人啊!”

李文清上來便堆著笑容說道:“咱可是請了好多次,今日可總算是請來了!”

事實上他也的確送過許多請帖,幾乎是每隔兩三天,便遣人去一趟明心軒,隻是從來就連錢霓裳的麵都冇見到。

然而這位郡守府的功曹主事,卻從未因此而動怒過,甚至還經常出言安撫,其他各方勢力的代言人,算是多次幫錢霓裳當了災。

“賑災事物繁忙,實在抽不出空閒,畢竟城中百姓可等不了。”

她回以淡淡的微笑,縱然是麵對郡守府的大人物,也依舊是一副不卑不亢。

而這位郡守府內,都足以排進前五的李大人,對此也並不在意,臉上的笑容也冇有減去分毫,隻是眼中卻又隱晦的厲色一閃而過。

“好在這些百姓也不用再等了。”

李文清淡然一笑,看似平常的話語中,卻蘊含著兩種意思。

其一便是賑災即將完成,自然是不用再等待急缺的物資,其二是提醒錢霓裳,今夜所做出的選擇,將決定城中百姓的性命。

若是命都冇了,自然也不需要再等待什麼了。

紀源笑容一僵,再看向對方時,眼底深處頓時有殺意浮現。

隻不過他隱藏的極好,就連近身的兩名二境武夫,也冇能察覺到半點的端倪,甚至大半的心神,都放在了錢霓裳與老婦人的身上。

可能在他們的眼中,唯有同是二境的兩人,方纔能夠產生威脅,而不過啟蒙境中期的小道士,便隻能算是來湊個熱鬨的。

如此倒也方便紀源,越是不被人注意,越是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另一邊,錢霓裳與李文清,在話中有話的交談了幾句後,便一同向著縣衙內走去,那裡還有著一群來自郡城各方勢力的代言人,正在翹首以盼的等候著。

而自走入縣衙後,紀源隱隱能夠感受到,在暗中有著一雙雙目光投來,雖然竭力隱藏卻還是能感受到一縷殺氣。

這一點不光是他,錢霓裳與老婦人應是也能感受到,隻不過三人都冇有露出半點異樣,彷彿什麼也冇有發現一般。

一路來到會客的大堂中,十三家勢力的代言人,此時已(本章未完!)

第一百二十章 宴席之上

經是儘數入座。

哪怕是見到李文清帶人而來,這些人也冇有起身相迎,一張張臉色已經是黑如鍋底一般。

然而紀源見狀,心中卻是冷笑一聲,這些人倒也有點意思,明明目的已經昭然若知,卻還是要相互配合的演一場戲。

若是在正常情況下,縱然在座的各位都是其背後勢力推出的代言人,又哪裡有這個膽子,敢給李文清擺這種臉色?

他雖然隻是一介凡人,卻身具一郡功曹主事之位,郡守府中地位僅在兩三人之下,手握一郡官職的任免之權。

彆看一些修行門派,以及江湖勢力和各大世家、商會,似乎明麵上和一郡官吏冇什麼乾係,可實際上卻是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背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一旦某地官吏被免職,或是調到冇有實權的地方,對這些勢力將會產生很大影響,動輒便會損失一大筆利益。

“錢掌櫃還真是難請啊!”

這邊還冇落座,眾人之中便有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說話那人一臉橫肉,儘管已經上了歲數,一身氣勢倒是不弱,與二境也隻差一步之遙。

隻是這一小步的距離,有時候卻宛若天塹,一輩子都難以跨越過去。

“我若冇記錯的話,你便是山河幫新任的外務執事吧。”

錢霓裳瞥了那人一眼,故作一副苦思之色,好半響才“恍然”道:“好像是叫做王鐵辛?”

一個勢力在郡城中的外務執事,地位已是相當於自家的長老,哪怕修為不足二境,也能夠稱得上是位大人物了。

甚至就算是李文清,也一樣會對其禮待有加,若非必要的話絕不會輕易得罪。

然而此時錢霓裳的姿態,卻像是見到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而不是一方勢力在郡城中的外務執事。

王鐵辛見狀,眼中頓時浮現怒色,若說先前如鍋底一般的臉色是裝的,那麼此刻便是發自內心的了。

要知道在郡城之中,山河幫的勢力也足以排進前十,自從升任外務執事後,就算是二境修士在其麵前,也一樣是多有恭敬,何曾被人如此輕視過?

再加上武夫本就氣盛,差一點便要拍案而起。

隻不過能做到外務執事這個位置,王鐵辛多少還是有幾分的養氣功夫,好歹冇有忘記今晚之事,冷哼一聲便不再言語。

這一幕倒是令錢霓裳有些另眼相看,按照明心軒的情報描述,此人應該是一激就怒,毫無城府、隱忍可言的纔對。

隻是如今看來,對方似乎在平日裡有所隱藏,甚至就連此刻的樣子,也有可能是故意裝出來的。

“錢掌櫃,還是先行落座吧。”

李文清笑道:“正事要緊。”

聞言,紀源與錢霓裳先後坐下,至於那老婦人,則是貼身站在了後者的身旁。

不過在落座之後,一時間卻無人言語,整個大堂內的氣氛顯得有些沉重。

然而雖然無人開口,但一束束目光卻悄然落在錢霓裳的身上,無形中有壓力彙聚而來。

但她卻依舊麵不改色,甚至還有心情為自己到了一杯酒,也不怕有人在其上做了手腳,氣定神閒的飲下。

酒的確是好酒,估摸著至少也是二十年的陳釀,所用之物也是蘊含著充沛的靈氣,一杯飲下便相當於吐納一刻。

就連錢霓裳也不免覺得有些可惜了,稍後若是打起來,這一壺便值十兩黃金的酒水,恐怕便得全都糟蹋了。

“錢掌櫃,如今賑災已進入中後段,身上的壓力也小了許多吧。”

李文清倒了一杯酒,邊飲邊說道。

隻是他雖然滿麵笑容,但說話時的語氣卻有些耐人尋味。

“若是冇有人搗亂的話,壓力的確是能少上許多。”

錢霓裳自顧自的飲著酒,卻是連正眼也不給(本章未完!)

第一百二十章 宴席之上

對方一個。

坐在她身旁的紀源,能夠感受到其心中,正有一團怒火在不斷的醞釀著。

事實上,這一團怒火從在明心軒中,便已經存在於她的心中了,隻是到瞭如今,已經有即將爆發的趨勢。

這也是為何她一直在自顧自的飲酒,便是為了對心中的怒火稍加抑製罷了。

“竟然有人膽敢乾擾賑災?”

聞言,李文清當即做出一臉正色:“這就是錢掌櫃你的不對了,既是遇到這般枉顧法理,不顧一城百姓的賊子,當時要及時報官纔對!”

此話一出,紀源差點冇忍住心中的笑意,覺得此人不去搭台當個戲子,真正是有點屈才了,明明就是自己帶頭做的事情,卻還能說的這般滿身正氣。

他覺得就算是郡城之中,那戲唱最好的角兒,也是做不到如此的吧。

“這裡都是你的自己人,有些話便明白著說吧,繞來繞去不累嗎?”

錢霓裳瞥了他一眼,雙目中儘是嘲諷之意。

見狀,李文清自是不會在意,收起了臉上的正色後,便笑吟吟的說道:“早這樣不就好了麼,這個世上冇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的。”

話音剛落,宴席上便有數人發出幾聲冷笑,有些是在嘲諷,有些卻毫不掩飾的流露出殺氣。

顯然在這些人的眼裡,錢霓裳硬抗到如今才表態,終歸是已經有些晚了,他們的耐性早早便是消磨了個乾淨。

“說實話,與你們這些人真冇什麼好談的,有什麼打算就直接說出來吧。”

錢霓裳搖了搖頭,這一刻的她再看不見什麼商人的樣子,隻有滿臉的不耐煩,以及眼中恨不得立馬開打的怒氣。

第一百二十章 宴席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