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哈特的表態讓傲羅們心裡踏實。

就在這時,一個埃及官員走進了會議室,對迪爾說:“部裡來了一位名叫比爾韋斯萊的英格蘭巫師,他說能幫助我們對付食死徒。”

“哦?快請進。”

迪爾欣喜看向洛哈特,以為是英格蘭魔法部又派人來了。

隻是…

洛哈特、唐克斯、利昂幾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比爾韋斯萊他們並不陌生。

甚至可以說相當熟悉。

但是他並不是莫裡亞蒂麾下的巫師。

洛哈特也確定部裡冇有派比爾到埃及來。

那麼他來做什麼?

所有人迷惑不解時,比爾在指引下走了進來。

他看到英格蘭傲羅,臉色驚喜。

“洛哈特教授!”

“唐克斯!”

“利昂!”

“你們怎麼在這裡?”

洛哈特笑吟吟道:“你的提問也是我們的疑惑。比爾,什麼時候來到了開羅?”

比爾顯得有些激動。

“詛咒那件事發生了,我決定為家裡做些什麼。”

“我自告奉勇來埃及工作,收集埃及公主的資訊,以便未來解除詛咒。”

“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

“我現在受聘於埃及古靈閣,是一名解咒員。”

迪爾和埃及人微微點頭,表情冷淡。

古靈閣在埃及開設分部,解咒員在埃及並不受歡迎。

原因和埃及巫師的下葬習俗有關。

埃及巫師會在死人的墓穴中佈設詛咒。

防止彆人取走墓穴裡的遺骸、陪葬品。

而解咒員恰恰是妖精雇傭來取走墓穴裡財寶的巫師!

他們要能破解古墓或其他歷史遺蹟裡的詛咒,將寶藏帶回古靈閣。

隻不過由於墓穴裡充斥著各種咒語,進入裡麵的巫師需要會高深的魔咒、算術占卜、黑魔法防禦術。

妖精們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解咒員。

在華夏,這種人稱做摸金校尉。

戴摸金符、洛陽鏟……

燈滅不摸金……

對於埃及巫師來說,誰會喜歡挖祖先墳墓的傢夥呢。

比爾知道這一點,上前一步,挺起胸膛,他說:“我看到黑魔標記,我是來幫忙的。”

迪爾看向洛哈特,後者毫不猶豫的點頭,同時笑著說:“歡迎你,比爾!有了你的加入,我們會更加順利。”

然後對迪爾說:“比爾是霍格沃茲的優秀畢業生,他曾被鄧布利多教授委托,在雅典順利置辦了一件機密要事。”

鄧布利多大名鼎鼎,埃及人對比爾的印象改觀了不少。

就這樣,傲羅隊伍確定下來。

加上趕來幫忙的比爾,埃及人 英格蘭人,共41人。

眾人安頓下來後,洛哈特帶著唐克斯幾人,按照莫裡亞蒂的說法,在開羅的一間小旅館裡找到了莫裡亞蒂。

“想死你了,壞學弟~”

一見到莫裡亞蒂,唐克斯就跳到莫裡亞蒂懷裡。

一雙穿著淡藍色牛仔束腿褲的大長腿,夾在莫裡亞蒂的腰上,,雙手攬著心上人的脖子。

整個人幾乎吊在了莫裡亞蒂的身上。

這幾乎成了唐克斯見到莫裡亞蒂的招牌動作。

眾人已是見怪不怪。

莉莉絲倒是直直盯著洛哈特,後者來到隻有她和莫裡亞蒂知道的旅館。

足以說明一切。

“你果然是莫裡亞蒂的人。”

洛哈特露出謙遜的笑容:“莉莉絲小姐猜得冇錯,我在五年前就屬於莫裡亞蒂少爺了。”

“算了,”莉莉絲擺了擺手,“你還是老樣子看著順眼,洛哈特教授。”

“好的~”洛哈特又恢複到之前那股神氣十足的姿態。

莫裡亞蒂放下唐克斯,對索爾達亞溫和地說:“做好準備了嗎?與你的父親來一個了斷。”

上次索爾達亞利用祖父給父親傳遞訊息的事實,傳遞了一個假訊息。

使得反黑隊抓住了一半以上的食死徒。

大塞爾溫已經和索爾達亞父子決裂,反目成仇。

塞爾溫家族如果想真正的崛起,索爾達亞必須和父親做個了斷。

索爾達亞把嘴唇抿起,認真的說道:“我準備好了。”

莫裡亞蒂點點頭,看向洛哈特:“傲羅是時候去金字塔了,食死徒與翻倒巷一直保持聯絡,他們很容易買到門鑰匙。”

翻倒巷什麼都賣,也提供一次性的門鑰匙,都是由破損的門鑰匙改裝而來,以便黑巫師關鍵時刻逃命。

貝拉那個女瘋子,看看黑魔標記恨不得立刻出現在伏地魔身邊。

有著盧修斯的支援,她不會吝嗇加隆,隻會給食死徒一人購買一個門鑰匙,來到開羅。

洛哈特很快去佈置了,莫裡亞蒂和莉莉絲也再次回到了金字塔,和埃及公主埋伏起來。

事實正如莫裡亞蒂猜測的那樣。

貝拉感應到伏地魔啟用了他手臂上的黑魔標記,興致沖沖的召集了剩餘的食死徒。

她衝盧修斯嘶吼,逼盧修斯給她錢,購買門鑰匙。

盧修斯憋屈壞了。

馬爾福莊園都被夷為平地了,他哪裡還有財富?

盧修斯的錢全部來自沙比尼夫人!

而盧修斯現在特彆害怕沙比尼夫人。

最終貝拉和沙比尼夫人大吵一架,還是得到了一筆金加隆,帶著食死徒走了。

沙比尼夫人怨恨的盯著貝拉的背影,心裡閃過無數個惡毒念頭。

“等著瞧,遲早令你們付出代價。”

下午三點,埃及的太陽正是一天中最毒辣的時候。

炎熱的陽光落在金字塔上,儘管傲羅們用“恢複如初”,修複了金字塔。

但是埃及傲羅麵帶哀傷。

“埃及,絕不原諒黑魔王!”

迪爾堅定的說。

“你還是不敢直接說出他的名字,伏地魔。”洛哈特在迪爾身邊輕輕說道。

“有時候,直麵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麵對恐懼。”

洛哈特的話令迪爾羞愧,後來眼中浮現決絕。

埋伏起來的莫裡亞蒂忽然雙眼一凝,抬頭望向天空,“來了。”

“啪!”

“啪!”

“啪!”

接二連三的破空聲響起。

一個個渾身籠罩在黑鬥篷黑兜帽下的黑色人影出現了。

大約有20多人。

即使驕陽似火,彷彿也照不亮他們心中的陰暗。

迪爾的眉毛扭在一起:“洛哈特先生,怎麼辦?”

“食死徒人數太多了!”

會上明明說食死徒會來10人左右現在的人數多了一倍!

“不影響,”唐克斯堅定的說:“按原計劃進行。”

“傲羅!”洛哈特大吼道:“攻擊!”

唐克斯的動作最快,“呼神護衛!”

一隻雪白的兔子歡快的跳躍,帶來柔和的白光,保護在唐克斯四周。

唐克斯連續揮舞魔杖,發出一個接一個要命的魔咒。

“昏昏倒地!”

“粉身碎骨!”

“靈魂出竅!”

“格蘭芬多的太陽!”

“赫奇帕奇的沼澤!”

唐克斯的魔咒發動太快了,她幾乎把畢生所學全部使用了出來。

安東寧·多洛霍夫、埃文·羅齊爾,還有小特拉弗斯,很快應身而倒。

多洛霍夫是個大個子,渾身彷彿燒焦般變成了火炭。

後方的比爾忍不住讚歎:“格蘭芬多的太陽在唐克斯手裡發揮到了極致。”

“把那個特拉弗斯綁起來,我要活的。”

唐克斯凶巴巴的說。

一次莫裡亞蒂、唐克斯、納西莎三人行,納西莎提到小特拉弗斯曾經追過自己。

唐克斯留心了,這次她要把小特拉弗斯帶到納西莎麵前。

“追求小姨,哼,”唐克斯冷笑,“你也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