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埃及魔法部總部。

傲羅辦公室的壁爐裡閃爍綠光。

反黑行動隊的成員一個接一個從壁爐裡走出來。

最後出現的是洛哈特。

一見到洛哈特,這間辦公室裡的埃及巫師,熱情的迎接了上去。

“嘿~英格蘭英雄!”

“這次見到本人了!”

“你的每本書我們都讀過~”

洛哈特露出招牌微笑,朝每個人揮手致意,帶著他的隊員,走到一個巫師麵前。

“哈桑·穆斯塔發!我的朋友,哈哈哈~”

洛哈特張開雙臂,給麵前的巫師來了個一個大大的擁抱。

哈桑是一個矮小禿頂,但留著一把大鬍子的瘦精精巫師。

“吉德羅~”哈桑拍了拍洛哈特的肩膀,歡喜的說:“歡迎、歡迎你們能夠來到開羅!”

站在後麵的隊員交頭接耳,這是誰?

唐克斯小聲解釋:“哈桑·穆斯塔發,國際魁地奇聯合會委員。”

“莫裡亞蒂說他的權利日益增長,遲早成為國際魁地奇聯合會主席。”

“哇哦,”利昂嘖嘖道:“那他是一位大人物嘍。”

“但是他依然是洛哈特的粉絲。”索爾達亞笑著說。

這次索爾達亞也來了,是莫裡亞蒂的要求。

因為食死徒的隊伍裡,有索爾達亞的父親,大塞爾溫。

是時候做個了斷。

“跟我來,”洛哈特回頭大手一揮,招呼他的隊員,“我們去認識一下即將並肩作戰的夥伴。”

一行人走進另一間辦公室。

埃及的傲羅頭子和埃及傲羅們在這裡。

“吉德羅,我來為你介紹。”

哈桑是個大嗓門,聲音隆隆。

“傲羅辦公室主任,迪爾瑞內博坦。”

這是一個大鬍子,披著白色巫師袍,下襬垂到地麵。

洛哈特和他握手,哈桑又開始了介紹。

十分鐘後,雙方的傲羅坐在了一張寬大的長方形會議桌上。

哈桑走了,看得出來,他很放心把食死徒的事情交給洛哈特。

洛哈特和迪爾對視一眼,洛哈特先開口道:“各位,我想你們都看到金字塔上方的黑魔標記了。”

“每一次黑魔標記出現,都代表食死徒的到來。這一次也不例外。”

“利昂,把食死徒的資料發給大夥。”

利昂用魔杖把一摞羊皮紙送到每一位傲羅麵前。

“食死徒在反黑隊的打擊下,人數銳減。隻留下了最核心的那一批成員。”

“其中包括萊斯特蘭奇夫婦——那對臭名昭著的貝拉特裡克斯和羅道夫斯。”

“奧古斯特·盧克伍德。”

“科班·亞克斯利。”

“安東寧·多洛霍夫。”

“埃文·羅齊爾。”

“大塞爾溫。”

“小特拉弗斯。”

“以及,我們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盧修斯馬爾福。”

迪爾看完,點點頭:“一共9名食死徒,我們這裡有20名傲羅,加上反黑隊的各位,共40名。”

“四比一的兵力。”

“我想不出輸掉的可能。”

埃及傲羅紛紛輕鬆的笑起來。

洛哈特搖頭道:“親愛的迪爾,恐怕你太樂觀了。”

“這9名食死徒都是伏地魔最精銳的手下。”

“他們出身於純血,學習期間掌握了可怕的魔咒。”

“更重要的是,每個人手上有著人命。兩位數。”

洛哈特說完,埃及傲羅的臉色已經有了凝重之色。

“每一個都堪比阿拉斯托穆迪。”

洛哈特最後重重拋下一句話,猶如炸彈。

埃及人臉色大變。

穆迪在傲羅的圈子裡地位極高。

即使在英格蘭,他也是少數能接班鄧布利多聲望的巫師。

所有傲羅都聽過穆迪的大名。

“我們與食死徒交手過十多次了,”洛哈特搓了搓臉,吸口氣道:“我們每一次都能抓走幾名食死徒,而逃脫下來的,就是精銳。”

“我們這夥人中,除了我和唐克斯小姐之外,冇有人能穩贏那群食死徒中的任何一個。”

洛哈特的話自然有些發虛。

唐克斯倒是不假。

但是洛哈特自己僅憑一手冰凍咒和遺忘症,也隻能保持不敗。

洛哈特的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調子肯定是起的越高越好。

一個實力強大的傲羅頭領才能讓埃及人心服口服。

倒也不能吹噓的太厲害了。

否則埃及人以為戰鬥萬無一失,導致被食死徒擊敗,那纔是鬨出大笑話。

所以洛哈特提起了唐克斯。

“是的。”

唐克斯說話了,她掃了一眼傲羅們,不怒自威。

“你們也許不信,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那就來打敗我試試吧。”

迪爾有些意動。

埃及傲羅從來冇有與食死徒交手的經曆。

但是伏地魔凶名在外。

金字塔上方的黑魔標記,可怕的魔力波動也不是虛假的。

埃及人冇有辦法忽視食死徒的戰鬥力。

此刻以決鬥的方式,通過唐克斯來衡量食死徒的戰鬥力。

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迪爾很快安排了幾名傲羅,挑戰唐克斯。

隨著幾道利落的魔咒。

埃及傲羅一個個倒在了地上。

唐克斯看向迪爾:“不用再派人了吧?我可以確定的說,除了盧修斯馬爾福,你的人打不過那夥食死徒中的任何一個。”

利昂和索爾達亞低頭憋笑,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們不嘲笑埃及傲羅。

非洲巫師不擅長決鬥。

適合詛咒、祭祀、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研究。

這是埃及巫師擅長的領域。

他們是笑盧修斯。

自從與沙比尼夫人完婚,盧修斯從不公開露麵。

可是德拉科和沙比尼給他們的夥伴寫的信中不難看出。

盧修斯似乎被榨乾了。

臉色蒼白,頂著大黑眼圈。

如果不是德拉科一再確認自己的父親冇有被吸血鬼咬,索爾達亞幾乎認定盧修斯變成了吸血鬼。

盧修斯的模樣讓人感歎沙比尼夫人不愧“黑寡婦”之名。

也許用不了多久,沙比尼夫人就會有第八任前夫了。

久而久之,盧修斯的戰鬥力就變成了食死徒中最弱小的那個。

同時他的地位也是一降再降。

食死徒們都聚攏在貝拉身邊。

貝拉是伏地魔的死忠,這樣一支食死徒,戰鬥力是誰也無法忽視的。

認清現實後,埃及傲羅臉色焦急。

伏地魔炸了金字塔,等於用腳把埃及巫師的臉踩在地上。

要是在連食死徒都打不過,埃及部長和傲羅頭子再也冇臉參加國際巫師會議了。

哈桑·穆斯塔發也冇有了名望支撐他競選國際魁地奇聯合會主席的職位。

這也是洛哈特一聯絡哈桑,哈桑就給洛哈特和迪爾牽頭搭線的原因。

洛哈特見會議室氣氛低落,哈哈一笑。

“事情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糟糕。”

“你們不是有我嗎?”

“食死徒雖強。我不放在眼裡。”

“我希望大夥能夠重視敵人,不要大意。”

“但是如果有哪個食死徒危及到你們的性命…”

“無所謂。”

“我會出手。”

洛哈特胸有成竹。

眉宇間全是自信。

彷彿滅掉食死徒已經做過很多遍了一樣,就像他曾經無數次那樣做。那樣英勇。

埃及傲羅,與反黑隊隊員一下子燃起了勇氣。U看書www.kansh.com

洛哈特心中發笑。

除了滅掉食死徒,莫裡亞蒂還交給他一項任務。

那就是藉機交好非洲巫師。

在國際上正確到非洲巫師的支援。

這纔是洛哈特最關鍵的任務!

莫裡亞蒂擁有了北美洲的支援。

如果得到非洲和南美洲的支援。

在與甘普的鬥爭裡,是一股無法忽視的力量。

(感謝家俊老闆的大氣打賞,今天本書誕生第一個盟主!按照加更規則,爆更10章!)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