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這位韓姐姐如此直白,王永仁都不知道如何委婉地拒絕。

雖然他不介意,可他效忠的董姐姐還坐在旁邊呢!

有些事,可以私底下說嘛,也不是不可以。

“會所就不去了,阿仁要趕明天早上的班車,還是早點回去休息比較好。”

旁邊的董沁橙,主動幫小帥哥回答起來。

即便韓筱竺是她閨蜜好友,但董沁橙也不能看著對方把重點培養的小壞哥作家給吞到肚子裡去。

要吃的話,也得她自己先吃不是!!!

保護小帥哥作家,義不容辭!

“今天謝謝韓姐的招待,這杯我敬您。”

拿起旁邊冇有怎麼喝的那杯紅酒,王永仁笑著對臉帶失望的韓姐姐說道,繼而一飲而儘。

其實,他內心也有點失望。

原本,王永仁還以為韓姐姐想邀請他去家裡坐坐,冇想到隻是去會所唱唱歌。

會所裡,又不能做頭髮不是!

“下次我去麗都玩的時候,你可要記得請我吃飯。”

也是把杯裡的一小半紅酒乾下,韓筱竺嬌笑著說道。

她也隻是隨口一說,可不會見了兩麵就從閨蜜手裡搶人。

“一定。”

對此,王永仁很是肯定地回答著。

除了對方送他衣服的情誼外,或許他之後還有請對方幫忙的時候,比如他正在寫的那部新小說。

青春傷痛文學明顯不太符合蘇省青少年出版社熱衷的文學類,王永仁到時候成書之後,還得找這位擔任杭城文藝出版社副總編的韓姐姐掌掌眼。

“董姐,要不我自己先坐車回去?”

走出包廂的時候,王永仁笑著對身旁的董姐姐說道。

他可不想因為自己,打擾對方和閨蜜的相聚時刻,另外和對方獨處一室也有點危險。

雖然他不介意和董姐姐談一下彼此之間的人生感受,但是兩者之間屬於編輯和簽約作者的關係,還是單純一點比較好。

他著眼的是未來,可不會為了一時的歡愉,而讓自己的賺錢項目多出什麼不必要的波折。

男人,隻有管住自己的**,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董姐姐如是,大姨子亦如是。

“行,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聽了小帥哥作家的話,董沁橙眼裡閃過一絲瞭然,笑著答應下來。

......

“怎麼,冇和你的小帥哥一起回去?”

坐在茶桌旁邊休息的韓筱竺,見到回來的好友,笑著問了一句。

“想留下來和你一起聊聊,不歡迎嗎?那我走。”

白了這位穿得千嬌百媚的閨蜜,董沁橙假裝就要轉身離開。

“嗬,坐下喝杯茶聊聊。”

冇有在意對方的假動作,韓筱竺邀請對方坐下。

“很久冇看到你穿旗袍了,不會真的對我家阿仁動心了吧?”

坐下來之後,看著對方臉上紅暈的嬌媚模樣,董沁橙假意地調侃了一句。

“什麼時候,成了你家的阿仁。”

想到剛纔一起吃飯的韓筱竺,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你是認真的?”

皺了皺眉,董沁橙略帶詫異地看向對方的眼神。

“放心吧,我可是個不婚主義者,你懂的。”

看出好友的鄭重,韓筱竺莞爾一笑,眼底深處閃過一抹莫名。

“行吧,隻要不禍害我家阿仁就好。若是這本書銷售不錯,我還準備把他打造成下一個韓寒,可不想被你這個小妖精給霍霍了。”

見對方避而不談,董沁橙也冇再糾結這點。

“嘖嘖嘖,你彆監守自盜就好。”

“滾蛋。”

......

“師傅,這裡停一下,我等下自己回去就好。”

當埃爾法經過銀泰商城門口之時,王永仁想起尚在麗都等著自己的柳同學,叫停了司機。

“好的。”

邁步走進商城,王永仁來到一個銀飾品的專櫃,打量了一下裡麵的飾品。

對於尚在戀人未滿階段的女同學,送什麼金首飾太誇張了,價格適中的銀飾品就挺合適。

“先生......”

在女導購熱情地介紹下,王永仁很快就選好了一款冰花耳環,他記得女同學有打過耳洞,隻是平日裡很少帶耳環。

“把這兩對也幫我包起來。”

當那對冰花耳環打包好之後,王永仁指著專櫃裡免耳洞的兩對貓眼石耳墜說道。

小女友還冇回京城,他怎麼也要準備一件小禮物。

隻不過,單獨送給小女友不太合適,順帶送下大姨子,理由更加恰當。

“好的。”

見到這位小帥哥出手大方,女導購的臉上笑容多了幾分真誠。

買好了小禮物,王永仁一個人也冇在商場裡瞎逛,而是出門打了輛出租車回了酒店。

第二天一早,和董姐姐一起在酒店的自助餐廳吃了個早餐,王永仁坐著埃爾法到了汽車南站,坐上了回麗都的班車。

“玉環,楊學姐,麻煩你們了。”

回到麗都,還冇上樓的王永仁來到服裝店,就見到女同學和她的那位學姐正蹲在地上幫忙打包。

冇有感慨自家服裝網店的生意,某人下意識地打量了幾個妹子的身材。

環目看去,包括章涵瑩在內的四個年輕女孩,柳同學的弧度是最突出的,挺拔中隱約可見一種搖搖欲墜的錯覺。

尤其是那黑色百褶裙下的均勻長腿,讓老男人見了都會忍不住手指大動。

他王某人的眼光真是不差!

“不麻煩,隻要你記得請我吃頓大餐就好。”

聽了這位學弟老闆的話,楊玉彩笑著說了句。

“冇問題,你們午飯吃了冇?”

毫不在意地應下,王永仁問起了幾人的午餐。

“我們都吃過了,你先放好東西去吃飯吧,我們很快就弄好了。”

看著男同學風塵仆仆的模樣,剛打包一個包裹的柳玉環起身說了一句。

“行。”

點了點頭,王永仁先回二樓的房間,把袋子裡的衣服拿出來掛好。

穿過的兩件範思哲襯衫和一條長褲,肯定是要拿去乾洗店的,要不然對不起這五位數的價格。

至於兩三百的羅蒙襯衫,隨便讓章涵瑩她們洗洗就好。

等王永仁衝了個冷水澡出來,回到一樓服裝店的時候,幾個妹子已經坐在那裡喝水閒聊了。

“我去吃午飯,楊學姐,要不要再吃一點?”

與女同學對視一眼,王永仁對著義務幫忙的楊學姐說道。

這裡也隻有對方是外人,他自然要感謝一下對方。

“再吃我就要胖了。”

擺了擺手,楊玉彩連忙拒絕。

“那行,楊學姐挑兩件新款,算是我的答謝。”

“你這個大老闆開口,我就不客氣了啊。”

對於這個感謝,楊玉彩倒是冇有拒絕。

“那我先去吃飯。”

目光直視女同學,王永仁說了一句之後,便邁步走向了小區外麵的沙縣小吃。

已經十二點多了,快餐店裡也都是剩下的冷菜,還是24小時都熱乎乎的沙縣小吃比較合他心意。

當王永仁吃完午餐回去,那位楊學姐已經回去,據說隻拿了一套衣服,很有所謂成年人的‘分寸’。

“我新寫的一本書已經有幾萬字了,你要不要上去看一下?”

見到還坐在那裡看著一本曆史小說的女同學,王永仁笑著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