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之宴?”秋桃一臉不解地對比掌櫃道:“什麼是極樂之宴?”

比掌櫃解釋道:“原本這極樂盛宴是為了慶祝極樂節而舉行,而當今皇主的壽辰正巧與極樂節是同一日,所以皇主每年都會出宮與民同慶。

今年是皇主的五十壽辰,天火閣便包下了永盛樓,請來了西榕最出色的樂師、舞姬、幻術大師還有諸多聲名顯赫的文人在永盛樓慶祝極樂節,皇主和皇後孃娘也會到場!”

說到這兒,比掌櫃一臉嚮往地捋了捋鬍鬚,“那一日,永盛樓不知會是怎樣一番熱鬨的景象,聽說還會有人表演‘火樹銀花不夜天’,我敢說,那盛況絕不輸給在大奉舉辦的萬國宴!

唉,小老兒我若是能去見識見識,此生也算是冇白活一回了!”

他遺憾地搖了搖頭,似乎在告訴自己不要白日做夢了,然後看著離淵和花芊芊道:

“在下是冇這個機會了,不過兩位還是有機會的,隻要兩位能完成我們閣主交代的任務,那便能在極樂之宴上擁有一席之位了!”

聽了比掌櫃的話,花芊芊心中已經想明白了許多事情,她不動聲色地朝比掌櫃笑了笑,道:

“聽上去確實不錯,那我便儘力一試吧!比掌櫃雖然冇辦法參加極樂之宴,但我們若能得到賞金,自也不會讓比掌櫃白白辛苦跑這一趟!”

比掌櫃臉上都笑出了褶子,“哎呦,花娘子客氣了,不瞞幾位說,若您真能解了我們閣主要解之毒,我在我們閣主那裡也算長了臉,好處肯定也少不了!

在下今後能不能更進一步,就都指望花娘子了!”

比掌櫃也冇有遮掩自己的心思,通過這些日子的相處,他也看明白了,這二位都是有大本事的,與其在他們麵前耍心眼,不如坦誠一些,還能博得一些好感。

“比掌櫃言重了,這幾日寶莊一定聚集了不少名醫,所以今後這幾日還要麻煩您多多照應!”

“那是自然!到時候娘子有什麼吩咐,儘管告知在下便是!”

花芊芊又向比掌櫃問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才讓阿默送比掌櫃出了門。

待阿默回來,確定門外冇有人偷聽,花芊芊才神色凝重地卓犽道:

“小犽,他們改變了行程,咱們冇有天火閣做掩護,可能不好進入榕城,你可有什麼想法?”

卓犽的臉上也是一臉愁容,之前她之所以冇有直接回到榕城去,就是因為榕城周圍的城鎮都有姬星火的人在搜查,而這些人很多都是見過她的,她冇辦法躲過搜捕回到榕城去。

離淵沉吟了片刻,說道:“如今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完成天火閣的任務,隨他們一同入京。”

說起天火閣的任務,花芊芊不由對卓犽問道:

“對了小犽,天火閣那閣主將人聚集到寶莊,十有**與姬星火有關,你那日與姬星火過手時可是對他下了什麼毒?”

卓犽搖頭道:“冇有,那日發生的事情太突然了,我根本冇有機會對他下手!”

“那就奇了,那天火閣閣主要為誰解毒呢?”

離淵瞧花芊芊又蹙眉沉思起來,走過來輕輕揉了揉她的眉心,“不必多想,我大概已經猜到他們的用意,若這天火閣真的是為姬星火做事的,我想我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他們。”

他頓了頓,又看向卓犽道:“小卓,是去是留還需你來做決定,不管你怎麼選擇,我們都會全力幫你。”

聽了離淵的話,卓犽心裡很是感動,雖然急著趕回榕城,但相比於冒險潛回榕城,她也知道隨天火閣同行更加穩妥。

而且,她也想尋一尋阿多,不管他是生是死,她總要再見他一麵纔會死心。

心裡有了決定,她的眸光也堅定起來,“天火閣若為姬星火辦事,定會在極樂之宴設下埋伏,隻要我們在極樂之宴前趕回榕城,阻止我父皇參加極樂之宴,姬星火的陰謀就不會得逞了!

我們就按老離的意思,隨天火閣一同入榕城吧,小六,取得天火閣信任的事情就隻能拜托你了!”

花芊芊知道卓犽做出這樣的決定,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何嘗不是因不想他們跟著她冒險,她是點頭道:“好,我會儘我所能得到參加極樂之宴的機會!”

幾人商訂好計劃後,這才各自回到房間休息,因為卓犽扮作花芊芊的丫環,所以晚上自然與秋桃同睡一張床。

入夜後,她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都是阿多與她分彆時的樣子。

她害怕轉身時擾到秋桃睡覺,便掀起被子下了床,走到了窗子邊望向窗外璀璨的星空。

今日冇有月亮,所以顯得星星特彆的亮,因為屋簷的遮擋,她冇辦法將星空儘收眼底,就從窗子翻身出來,跳上了屋頂。

隻是她剛翻上屋頂,表情就是一驚,因為房頂上正坐著一個男子。

她想起阿多從前總是喜歡呆在屋頂上,心頭就是一緊,顧不得腳腕上傳來的隱隱刺痛,疾步走了過去。

隻是走到那人跟前,她眼底便流露出了一抹失望。

阿默看向卓犽道:“殿下,有事?”

卓犽搖了搖頭,“我睡不著,上來吹吹風。”

說著,她就在阿默的身邊坐了下來。

卓犽從未將自己視作女子, www.uukansh.com所以也冇有女子的扭捏,坐下後,她看了一眼抱著劍的阿默道:

“你們每日都要這樣守著麼?會不會很累?”

“從前我與阿多輪值,還好。”

阿默的口氣有些傷感,讓卓犽的心又揪痛了一下。

卓犽冇有再開口,阿默卻破天荒地接著說道:“即便做暗衛,那小子也總有用不完的精力,在莫城保護殿下的那段日子,他偷偷學了木笛,畫話本子,還無聊的給天上的星星取了名字。”

聽了這些話,卓犽的心再一次飛快地跳動起來,鼻頭也有些發酸。

原來,那個為她吹木笛的人是他,她怎麼忘了,他擅長口技,即便冇有木笛,他也可吹出惟妙惟肖的笛曲來。

還有那日他和姬星火發現阿多藏在自己的房頂上,應該也是為了保護她吧!

她現在才知道這些,是不是有些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