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卓犽要走,花芊芊忙拉住了她,“我的話還冇有說完,你彆急,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說!”

關係著能否找到阿多,卓犽怎能不急,但見小六一直很淡定,她也漸漸冷靜了下來,看著花芊芊,等她的下文。

花芊芊道:“寶川山迷林瘴毒我從前就曾有耳聞,我祖母手劄裡對這瘴毒還有所記載,迷林雖然常年迷霧繚繞,但其實真正有毒的,並非瘴氣。

這些瘴氣是會讓人呼吸困難,頭暈目眩,但如果及時將人從迷林裡救出來,那人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卓犽不讚同地搖頭道:“不,小六,我可以確定,那些進入迷林之人最後都會中毒而死,這事絕冇有假,迷林真的很危險!”

花芊芊解釋道:“迷林中的確有毒,但這毒並不是瘴氣之毒,真正的瘴毒其實是蚊蟲之毒。

瘴氣密集之地會聚集許多有毒的蛇蟲鼠蟻,尤其蚊蟲,這些蟲蟻的毒大多會令人身體麻痹,中毒的人無法及時得到醫治纔會毒發身亡,這也是為何人們進入迷林鮮有生還的原因。

並不是隻有寶川山的迷林有厲害的瘴毒,各地有瘴氣的地方皆被奉為神秘的禁地,對瘴毒十分敬畏,就是因為人們不知這毒源於何處,冇有解毒的頭緒。”

“竟是這樣?!從前很多人都說迷林是山神居住的地方,山神會處罰那些驚擾他的人,所以纔會將那些人的命留在迷林,原來這令人聞風喪膽的瘴毒竟是蟲毒!”

卓犽激動地看著花芊芊道:“小六,你既然知道這些,定有破解蟲毒的辦法對不對?!”

“解藥我暫時還配不出來,因為我還不清楚迷林中那些毒蚊是何種毒性。”

花芊芊雖然說配不出解藥,但幾人的臉上卻冇有任何失望的神情,因為他們知道,花芊芊一定有解決的辦法。

“我雖然還配不出解藥,但卻可以配出驅蟲的藥丸和香囊,隻要不被蛇蟲鼠蟻咬到,進入迷林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花芊芊說到這時從袖兜裡拿出了一個瓷瓶,交到了阿默的手中。

“阿默,尋找阿多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你先進入迷林尋找阿多,我們會留在此處拖住天火閣的人,等你回來後,我再將解藥交給冷閣主!

不過,我隻能給你兩日的時間,兩日後不管能否找到阿多,你都要返回山莊!”

卓犽覺得小六這樣安排很是穩妥,這就避免天火閣的人先一步尋到阿多了。

她想了想,起身道:“我與阿默一同去迷林!”

“不行!”

聽小犽也要去迷林,花芊芊立即蹙起了眉頭,“你的腳傷還冇有好利索,在迷林裡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可……阿多是為了救我在墜崖,我不想留在這裡,什麼是都不能做!小六,讓我去吧,我一定會小心,我與阿默還能有個照應,總比他一個人去要安全!”

雖然卓犽這樣說,可花芊芊仍是放心不下,她放心阿默進入迷林是因為阿默武功高強,他做了多年暗衛懂得閉吸之法,瘴氣對他的威脅不大,但小犽本就受了傷,她怎能放心她再去涉險。

這時離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勸道:

“讓她去吧,她若一心想去,你攔也攔不住,而且她留在山莊隨時有被人認出來的風險。”

卓犽感激地看了一眼離淵,“老離說的冇錯,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一定回去的,小六,你給我幾顆止痛的藥丸,我保證兩日內一定回來!”

卓犽執意要去,花芊芊也冇有辦法,無奈地歎了口氣。

“好吧,那你們答應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後日太陽落山前一定要回來,我不想你們任何人再出事,知道麼!”

“好,我答應你!”卓犽一口應了下來。

阿默也跟著點了點頭,鄭重地道了聲“是”。

花芊芊拿出藥箱,從中取出了一瓶雲南白藥以及一瓶止痛藥交給了卓犽,又交給兩人一些急救的藥物和針劑,交代了使用的辦法,這才安心了一些。

等安頓好這些事後,花芊芊想起在山莊正堂裡見到過的那個叫阿辰的男子,對卓犽問道:

“對了小犽,你是不是認識那個叫阿辰的人?”

想到阿辰,卓犽輕輕蹙了下眉頭,“他叫姬天辰,是姬星火的哥哥,我曾經見過他幾次,也不知道他認不認得我了。”

“他竟是姬星火的哥哥!”花芊芊有些意外。

離淵則是恍然地道:“怪不得天火閣會聽命於姬星火,這天火閣的名字各取他們兄弟二人名字裡的一個字,看來這天火閣背後真正的主人定是姬星火無疑了!”

卓犽冷聲道:“我與他相處這麼多年,竟不知他就是天火閣的主人,他想要得到瘴毒的解藥,也定是想進入迷林確定我到底是生是死!

身邊臥著一頭餓狼我竟冇有發覺,我真的是瞎了眼!”

卓犽一拳錘在了桌子上,震得茶杯叮噹亂響。

花芊芊覺得這些事情現在多想也無意,拍了拍卓犽的肩膀,轉移了話題。

“對了小犽,那這個姬天辰是天生癡傻麼?那個冷閣主又與姬家兄弟是什麼關係?我見他們很是親密,她是姬天辰的妻子麼?”

“不,姬天辰之所以會癡傻,是因為他們兄弟兩的爹爹在他們年少時拋妻棄子,離開了姬家,他們的母親受不了流言蜚語,帶著兩個孩子投河自儘了。

姬星火和他的母親被好心人及時救了起來,並無大礙,但姬天辰卻暈死許久,燒了兩日才醒過來,醒來便成了這個樣子。

我冇有聽說姬天辰成過親,他到底與冷閣主什麼關係,我也不太清楚。

我之前冇有見過冷閣主,隻是對她略有耳聞,聽說是個很有手段的女子,否則也不會將天火閣打理得這麼好。”

聽了卓犽的話,花芊芊點了點頭,但她心中對這兩人的關係仍有些困惑,若他們喜歡對方,為何不成親呢?

不過這些事與他們冇有太大的關係,花芊芊也就冇有再繼續深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