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大結局2

李慕安這些天心情不太好,因為他的心中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讓他感到寢食難安。〖我欲封天無彈窗廣告閱讀.〗,..今天早上,就連他平時最愛喝的牛奶都隻喝了半杯,就不想要了。至於那個可愛的小兔子豆沙包,因為怕它會逃走,他還是勉為其難的吃了下去。

吃了早餐,他背上自己的小熊書包,坐進了車裡,準備去上幼兒園。可是這一路上,最愛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他,卻破天荒的皺著包子臉,看著窗外一個勁的唉聲歎氣。

安馨實在看不下去才四歲的兒子老是做這種深沉狀,便出聲詢問道:“小安,這些天你怎麼老這麼不開心呀!是在幼兒園受欺負了嗎?”不過她不認為已經跟著張三練了一年武術的兒子會被幼兒園其他的小朋友給欺負到。

果然,李慕安搖著小腦袋,奶聲奶氣的說道:“在幼兒園裡,我的力氣是最大的,都可以幫老師搬桌子了,纔不會有人欺負我呢!”

安馨抿嘴一笑,繼續耐心的問道:“那你能告訴媽媽,你為什麼不開心嗎?”

李慕安吭哧吭哧了半天,才喃喃的說道:“因為我告訴了莉香我們家的秘密,可是她不相信,還笑話我幼稚。”

安馨雖然很想笑,不過看著兒子瞪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自己,大有你敢笑我就哭給你看的架勢。她連忙強忍著笑意,說道:“我們傢什麼秘密呀。你能告訴媽媽嗎?”

李慕安鼓著包子臉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才奶聲奶氣的說道:“爸爸說這是我們倆個男人zhijian的秘密,千萬不能告訴外人。嗯!可是你是我媽媽不是外人,那我就告訴不吧。你把耳朵伸過來,彆讓人聽見了。”

“這麼神秘呀!”安馨好奇的把耳朵靠了過去,就覺得一股暖暖的氣息噴進了她的耳朵眼裡,讓她覺得癢癢的。

就聽李慕安小小聲的說道:“爸爸說,他是一個超人,是外星人派來守護地球還有我和媽媽的衛士。我前天忍不住告訴了莉香,可是她卻不相信。還說我是超人電影看多了。”說到這裡。李慕安小小的肩膀垮了下來,臉上顯得有些沮喪。

“李—元—昊,你到底是怎麼教兒子的。”安馨滿頭黑線,暗地裡磨牙。

坐在辦公室裡忙於處理公務的李元昊適時的打了個噴嚏。正在彙報工作的部門經理忙討好的說道:“董事長。要不要把空調關小一點?”

李元昊揉揉鼻子。笑著說道:“不用,和空調冇有關係,一定是家裡那兩個在唸叨我了!你繼續說。”經理不解的搖搖頭。又開始儘責的彙報起來。

安馨還在絞儘腦汁的安慰自尊心受到創傷的兒子:“你看電影裡的超人平時都和普通人一樣,就是因為他們要做好事不留名。超人都是不會讓普通人發現自己身份的,就算是你告訴了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所以這個秘密隻有我們家三個人才知道。”

“因為我是超人的兒子,是個小超人,所以我纔會知道,對嗎?”李慕安一臉嚮往的看著安馨。黑漆漆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就像漫天的星星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安馨心頭一軟,連帶著先前對李元昊的不滿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她“吧唧”一口在李慕安的臉蛋上親了一下,然後笑眯眯的說道:“對,你就是我們家最可愛的小超人......”

把李慕安送進了幼兒園中,剛好碰到了莉香的奶奶。莉香奶奶拉著她好一通感謝。因為幾天前,安馨出手治好了她身上的老風濕。安馨和她寒暄了幾句後,倆人才分道揚鑣。

安馨一人走在熱鬨的馬路上,因為過幾天就是樂瑤的生日,她想親手為樂瑤選一樣禮物。逛了一個上午,終於選定了一條素雅的長裙和一雙秀氣的高跟鞋。

見時間還早,她就想要找個地方歇歇腳。抬眼卻看見了那家熟悉的咖啡館。冇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這家咖啡館居然還開在這裡。安馨猶豫了片刻,便抬腿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剛進門,一個歡快的女聲便響了起來。安馨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穿著粉紅圍裙的女孩,正是當年那個乖張淺薄的小艾。如今她一臉素淨,還紮著馬尾,看上去頗為討喜。

小艾顯然已經不認識她了,隻是堆著笑臉說道:“咱們店裡剛剛做好了一批芒果布丁和芒果派,用的是今天剛剛從澳洲空運過來的新鮮芒果。您想要嚐嚐嗎?”

安馨雖然不會感覺到饑餓,不過有美食的話,她還是不會放棄。於是她說道:“那就一樣來一份吧,送到二樓來。”

“好咧!”小艾爽利的答應了。

安馨順著樓梯上了二樓,二樓的客人不是很多。她選擇了一個靠玻璃門的位置坐了下來。卻發現那兩盆梔子花居然還在原地吐露著幽幽的芳香。安馨立刻興致勃勃的拿出手機拍了下來,然後發給了李元昊,並且附上一句:還記得這裡嗎?

李元昊回的很快:怎麼可能不記得,有冇有再點一杯芒果酸奶?

安馨噗嗤一笑,回覆道:芒果酸奶冇點,但是芒果布丁和芒果派倒是各有一份。要是好吃的話,晚上幫你也帶一份。

就在倆人你來我往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個熟悉的男聲在她的耳邊響起:”您的芒果布丁和芒果派好了。”

安馨愕然抬頭,卻看見了易千帆那張依然帶著傷疤的臉。隔了這麼長的時間,安馨覺得自己心頭一片平和,她居然還微笑著說道:“謝謝。”

相對於安馨的平靜,易千帆的臉上卻有些複雜。他忐忑的說道:“我能坐下嗎?有幾句話想和你聊聊。”

“行啊!坐下吧。”安馨爽快的說道。

易千帆坐下以後,內心掙紮了許久,才低聲詢問道:“安馨,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嗎?”

安馨一愣,她不解的說道:“為什麼這麼問?”

這個問題其實在易千帆的心中已經憋了好久,他確實急於找人傾訴一番。於是他開口說道:“當年我被易家趕出來以後,就會經常做一個怪夢。夢中我變成了一個國家的皇子。我還娶了正妃,和很多的側妃。其中有一位側妃,是大將軍的女兒。”說到這裡,他偷偷看了安馨一樣。吞了口唾沫。才繼續說道:“那個側妃居然也叫安馨,她還和你長得一模一樣。”

安馨漸漸收斂了臉上的笑容,她淡淡的說道:“一個夢而已,難道你還當真了。”

易千帆急急的說道:“本來我也以為隻是一個夢而已。可是它太真實了。就像是一場狗血的連續劇。在夢裡我從一個不起眼的皇子一直做到了一國之君。而那個也叫安馨的側妃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

安馨一笑,她譏諷的說道:“看來在夢中,你應該對那個安馨很好。不然她怎麼會一直常伴你的左右。”

易千帆搖搖頭,他勉強笑著說道:“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在夢中對那個安馨又愛又怕。”

安馨嘲諷的說道:“看看,你就連做個夢,思想都這麼扭曲。”

“你不要生氣。”易千帆趕緊解釋道:“我隻是覺得很奇怪,夢裡發生的事,還有我對夢中安馨那複雜的感情讓我覺得太真實了,就像是我上輩子發生過的事情一樣。”

安馨故意問道:“那你夢中的安馨最後怎麼樣了?是和你白頭到老了嗎?”

易千帆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臉,語帶痛苦的說道:“冇有,我們冇有白頭到老,她被我彆的女人下毒給害死了。”

“你不是說你愛她嘛!怎麼又會讓她被彆的女人害死了?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愛嗎?”安馨的聲音逐漸變得尖銳起來,她實在是為自己上輩子那樣窩囊的死法感到不值。

易千帆茫然的說道:“我不知道,在夢中,安馨死前我也冇有覺得自己有多愛她。我可以在她進門的第一天就下絕子藥,我可以讓她為我死心塌地的四處奔波賣命,我可以利用她父親的軍威助我奪得皇帝寶座。我以為她隻是被我利用的工具。把她擺在後宮中,也隻是收攬軍心而已。可當我得知她的死訊時,就覺得心中缺了一塊,再也不得圓滿了。

就如現在的我,我不知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侵入我的血液,植入我骨髓,埋入了我的腦海。隻要想到你要徹底的把我摒棄出你的世界,就像是在挖我的血肉,抽我的骨髓般疼痛難忍。”

安馨萬萬冇有想到自己會得到這樣的回答,她悵然的說道:“難道人真的隻有等到失去了,纔會知道可貴嗎?”

易千帆苦笑著說道:“我和你說這些,也冇有彆的意思,隻是這些話憋得久了,總想要找個合適的人傾訴而已。現在說出來了,我的心結也得到瞭解脫。”

安馨沉默了半響,又問道:“你去見過易伯伯嗎?我聽易偉帆說他最近身體不太好了。”

易千帆搖搖頭,說道:“我冇臉去見他。你不知道,我的親生父親居然是雷彪,這個我叫了二十年gan爹的人。他和我媽做下這場瞞天過海的大戲,居然隻是為了那隻貢覺瑪之歌。”

“貢覺瑪之歌?”安馨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今天她好像把它給戴出來了。不過她還是不動聲se的問道:“為什麼?”

易千帆解釋道:“那隻貢覺瑪之歌其實是雷家的傳家寶。不過到了雷爺爺手裡,也不知怎麼就當成了普通血玉賣給了易爺爺。後來雷爺爺知道了真像,到死都閉不上眼睛,還要求雷彪一定要把貢覺瑪之歌給找回來。那時的雷彪年輕氣盛,他認為是易家騙了他雷家的傳家寶,所以暗中恨上了易家,最後纔會暗中針對易家做下了許多的錯事。包括以前大哥被綁架,還有易爺爺中蠱毒。都是他暗中下得黑手。”

安馨可以聽出易千帆話中對雷彪的怨恨。也是,易千帆最後會變成這幅樣子,雷彪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又沉默了一會,安馨纔沒話找話的說道:“你如今是在這咖啡館中當甜點師傅嗎?”

易千帆笑笑說道:“還記得林娟嗎?這家店麵是她的。兩個月前,我和她結婚了。現在這間店子就是我們倆加上她妹妹一起經營著。”

安馨眨眨眼睛,gan巴巴的說道:“那恭喜你了。”

易千帆苦笑著說道:“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和李元昊那樣,愛的轟轟烈烈?隻不過是搭夥過日子而已,有什麼好恭喜的。”

說到這裡,安馨看見林娟在樓下有些緊張的往上張望著。於是她笑著說道:“下去吧!你的妻子在等你呢!”

易千帆猶豫片刻,終於站起了身。說道:“我想我還差你一句。對不起。”

安馨微微一笑,說道:“從你在這家店裡救我那次起,一切就都過去了。”

“對,都過去了。”易千帆如釋重負般長舒了一口氣。說道:“以後的日子我會過得波瀾不驚。看來。我們也冇有什麼機會再見麵了。各自珍重吧!”說完,他毅然決然的轉背離去。......

晚間,哄得李慕安上床睡覺以後。安馨才找李元昊算賬道:“你到底和兒子在胡扯什麼,怎麼連超人都出來了。”

李元昊嗬嗬一笑,說道:“還不是上次修煉無上心經的時候,被他看見了。他就一直問我為什麼可以全身冒煙,還可以在天上飛。我冇有辦法了,纔會說我是超人嘛!”

安馨歎了口氣,說道:“就是不知道這超人的故事,究竟能騙他多久。”

“你又想著要騙誰呢?”兩道雪白的身影慢慢的在安馨和李元昊的麵前浮現出來。

安馨一拍腦門,有些頭疼的說道:“你們下次來之前,能先敲敲門嗎?”

“好了,好了,下次一定記得,你就彆生氣了。”格根塔娜嬉皮笑臉的說道,魃則跟在她的身後,一臉寵溺的看著她。格根塔娜為了讓安馨消氣,還如變戲法般掏出了一個大紅se的si絨袋,說道:“我gan兒子呢?這個是我送給他的禮物。”

安馨忙警告道:“小點聲,他剛剛纔睡著。”

“那可真不巧。”格根塔娜吐吐舌頭,把那個si絨袋丟進了李元昊的懷中,驕傲的說道:“那你這個做爸爸的,就幫你兒子收好了,明天等他醒來了,再給他玩吧!”

“瞧你那得意樣,是什麼好東西呀!”李元昊好奇的打開了袋子,結果從裡麵滾出來十幾顆晶瑩剔透,璀璨奪目的鑽石來。而且顆顆都有鴿子蛋那麼大。

李元昊吃驚的說道:“你送我兒子一袋子鑽石做什麼?”

“給他當彈珠玩呀!男孩子都愛玩這個,這是我上次答應他的。”格根塔娜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拿鑽石當彈珠玩,也是有底蘊深厚的魃才做得到。李元昊不由想起上次格根塔娜帶著李慕安,拿著一袋子綠se的石頭在玩打水漂。他隔得遠,倒是不覺得有什麼。等走進一看,才發現她居然是拿著一袋子極品帝位綠翡翠在玩打水漂。偏偏這個如凶神惡煞般的魃在她的麵前就變成了小綿羊,不說管著她點,居然又找出一袋子羊脂白玉的供她揮霍。李元昊現在隻要想起那些被打了水漂的極品翡翠,就覺得肉疼不已。

安馨倒是冇想那麼多,她隻是含笑問道:“你們倆今天不會就為了給我兒子送彈珠的吧!說吧,究竟什麼事。”

格根塔娜抿嘴一笑,神秘的說道:“我們在太平洋的一個島嶼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不過那個島嶼上有許多妖獸在守候,你們倆有冇有興趣和我們一起去玩玩?”

“好啊!剛好這些天覺得身上都要發黴了,正想要活動活動筋骨。”安馨異常興-奮的跳了起來,她拿上無名劍加上李元昊,四人一起在房間裡消失了......未完待續。。〖衍.墨.軒.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