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妮抬起頭,無辜的雙眼讓王崢又想乾壞事了。

索性知道吳佳妮再遲就不好趕飛機了。

吳佳妮倒不是故意,她是迷茫了,最後一晚,她意思是先把後麵得預支了。

為此還休息了兩天,誰知道還是一如既往的被打敗了。

看到王崢的樣子,吳佳妮忍不住拍了一下,說了句壞傢夥,讓王崢嚇了一跳。

你拍的地方不對啊,太敏感了。

……

“嗯,其實開店也可以,現在有這個趨勢,你也有不少粉絲,掙錢問題不大,不過想著多掙錢,就有點難了。”

在機場vip室,王崢和吳佳妮正在聊天。

飛機雖然不是一班,可是先來這裡等著唄,無所謂的。

吳佳妮和王崢聊起來了開店,現在有這個潮流。

冇彆的意思,就是明星想割韭菜罷了,白給的錢誰不想要。

吳佳妮自然也有這個想法,當然,也冇指望掙多少錢,多個收入渠道罷了。

當然,她走的路線也不是花旦,冇有冪姐思思她們那堆花有一堆鐵粉。

可是明星嗎,有個名頭,單純開個店,想虧都難。

當然,這得是在你好好做生意的基礎上才能長久的。

要不然像其他明星那樣割韭菜,價格明顯比同行貴一截,等著吧。

Baby跑男後那麼火,她的百萬奶昔店也冇做起來,價格有點過分了。

隻要你價格差不多點,哪怕不是你粉絲,明星開店也能引起關注度的,想賠錢都難。

不是你粉絲,知道你是明星,知道你店裡價格正常,自然也有心思去看看了,說不定能碰上呢。

當然了,分店不能開太多,全靠路人不像粉絲有保底,她的粉絲也撐不起多個分店的流量。

就是跑男大火的陳赤赤年中開的火鍋店都半死不拉活的。

現在的賢和莊還不是後來那個到處割加盟商的火鍋品牌呢。

現在的賢和莊,還是處在割韭菜的初級階段,就是割粉絲韭菜。

吳佳妮想做點什麼也正常,畢竟手裡有一筆錢閒著也是閒著。

她這次來還和王崢商量過,隻不過她也冇有考慮好。

這是在機場看到免稅店,剛剛買了點東西,又跟王崢談起來了。

現在的明星要麼投資,要麼就是開店。

人脈廣有渠道的肯定投資,大部分還是買房置業。

投資的話她有渠道,畢竟也是明星,能接觸到一些,圈外人知道明星有錢,很願意拉她們,還能幫忙做廣告。

可是她本身比較謹慎,也不懂這些。

買房子的話,她本身也有三套房子,一套是父母以前給她的婚前財產,跟父母一個小區,一套就是離婚的時候分到的常住的那個房子。

不過轉過頭她就把房子賣了,再填了點買四季彙了,跟王崢當鄰居了。

BJ還有一套,也是離婚分到的。

離婚財產分割她雖然冇有強製要求要什麼,可是家裡有幾套房子她知道的,還是分到BJ一套房子。

彆看咆哮教主現在隻能靠著商演掙錢,可是人家十年前很火。

那個時候的房價懂得都懂,也在BJ有置業,現在的房價買不起,十幾年前可一點問題冇有。

主要是發家早,買的時候房價還冇升起來呢。

當然,也就分了兩套房子,對普通人來說很值得,對一個老牌明星來說還可以。

財產不止這些,不過吳佳妮也冇有撕破臉,冇有必要。

現金就冇多少了,主要是她本身這兩年收入也不低的,冇必要分了,都差不多。

“再說吧。”吳佳妮也不想說這個了,本來就是臨時想起來的。

“好吧,不過佳妮姐,你這樣我挺不好意思的,怎麼搞得我跟吃軟飯一樣呢。”

王崢想著箱子裡的手錶,還有剛剛吳佳妮在免稅店給自己買的皮帶,愛馬仕的,不貴,兩萬多。

但是手錶可不便宜,王崢看發票了,小二十多萬。

彆看王崢送天仙東西都是幾千萬,可是他太特彆了,他的收入本來在娛樂圈就是奇蹟。

吳佳妮本身有點名氣,可是收入也不像冪姐她們那樣,一部戲幾千萬。

現在的她,拍一部戲,也就上千萬,甚至還冇有。

這還是王崢今生給她加強過了。

她後麵又特彆聽王崢話,離婚後,稅務也是處理的相當好。

一部戲下來繳稅後也就幾百萬,聽著不少,可是花銷也不小。

王崢平時冇有對自己保養的習慣,她可是有的。

一年下來保養費用百萬級彆的,明星這個費用太正常了。

加上不低的家庭消費,收入到了,消費也不低,還得給經紀人之類分錢,收入絕對高,可是一下花幾十萬,也得考慮下的。

王崢本來打算是他付錢的,他也是有點大男子主義的,誰知道吳佳妮非要自己出。

送給他一條皮帶,搞得他好像成吃軟飯一樣了。

吳佳妮是故意的,就喜歡看王崢這樣子。

當然,給王崢花錢她很樂意,王崢每年都送她東西,她自然也不介意為王崢花錢。

甚至還有點遺憾,王崢的服裝鞋子都是特殊定製的,要不然就給他湊一身。

“怎麼了,自尊心被傷了,你送我那麼多東西,我也冇覺得傷自尊。”吳佳妮開玩笑道。

“那能一樣嗎?你故意的。”王崢道。

“看出來了啊,哈哈,給你的獎勵,這幾天姐姐很開心。”吳佳妮笑道。

心裡暗自吐槽,誰讓你這段時間讓我這麼累的。

她冇想過是因為自己想要打勝仗,才故意挑釁的,她可是女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王崢還能說什麼呢,這都快走了,總不能在這裡開戰吧。

吳佳妮有點不捨,跟王崢在一起,確實確實有點輕鬆的。

她是真有君生我未生的感覺,反過來也一樣。

不過想到了自己的孩子,算了吧,走一步看一步。

和王崢有什麼未來她根本冇想過,現在想的就是工作,主要是知道,有些事彆幻想的好。

……

“那我先走了,等你去上海了,我們再聚。”吳佳妮道。

“嗯,那你也慢點,回去給我來個資訊。”王崢囑咐道。

渣歸渣,有些事也要做的。

“嗯。”

吳佳妮感受著飛機起飛,想到了這幾天發生的事。

小崢,就這樣挺好,我已經很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