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一聲怒吼,宛若上古凶獸的咆哮,一拳暴揍過去,天崩地裂,腳下大地出現了大麵積皸裂。

無數的武者被掀飛,血肉橫飛向八方。

林溫柔雙眼泛紅,臉頰上出現了暗紅色的紋絡,如同紋身,還有一根根粗毛長出,一頭烏黑長髮也變成了紅褐色。

即將妖獸化!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位教廷的無間境武者猛然被砸退,擦掉嘴角的血跡,臉色略顯蒼白,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人。

突然的爆發,強得過份,而且她身上的那股氣息很古老。

“彼得,我來助你!”

“還有我!”

一下子,來了兩位無間境,還有十幾位乾坤境。

將目光對準眼前的林溫柔,揮動手中刀劍,奔騰大勢如同山海,空間都在顫抖,衝殺過去。

空間被擠爆,殺勢奔騰而至。

林溫柔卻冇有絲毫恐懼,反而變得越發的興奮,不斷髮出古老的低吼,雙臂已經長出長長的紅褐色毛髮。

撲上去。

她的身軀彷彿能引動周圍的大道浮沉,雙手緊握,劃破時空,張開嘴巴,看到兩個獠牙。

轟隆隆!

一道人影緊隨著她殺過去,那是一位老者,揮動手中戰戟,挑破長空,直至前方諸人。

“李道一,你還在看戲,她快要徹底喪失理智了。”

老者有些生氣,怒吼道。

李道一渾身散發出濃鬱的魔氣,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一雙眼睛在盯著眼前的戰鬥。

轟隆巨響。

林溫柔和老者對抗敵方諸人,卻絲毫不落下風,特彆是林溫柔的攻擊非常猛烈,牽動著古老的戰意。

直接橫推。

“段越道友,莫急,莫急,前麵就是血海了,有我在她身後看著呢,一切儘在掌控中。”

李道一已經化作魔身,時刻感知著林溫柔的妖獸化狀態,現在還不著急,他更想看上古凶獸窮奇究竟有多強。

隻可惜,目前林溫柔這具身軀承受不住上古凶獸的徹底覺醒。

“啊……”

一個小魔發出慘叫,來到他的身邊。

“師父,那劍光好強……”

時錚看著八道劍光在天空中彙聚,籠罩著整個大英帝國的領土,將教廷、血海、黑暗地獄等等都籠罩在下方,無窮的劍意不斷震懾下來。

劍意中蘊含著古老的氣息,氣息依附在八道劍光依附的巨型陣法上。

八座陣眼,隨著劍光衝向天際,軌連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型的陣法,這纔是九劍誅魔陣。

不過第九劍還未出世,陣法是殘缺的,威力還冇有達到預期,卻已經讓人感覺到無比的壓迫感。

“這還不算強,第九劍連接上,那纔算強!”

李道一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他似乎猜到了什麼,目光看向衝向敵人,本想血海的林溫柔。

總感覺一切都在算計中。

是誰在推動這場戰爭?

是神龍組?

還是袁天罡?

抬手,天空周邊,魔氣籠罩,黑暗的魔氣中出現了一個巨掌,帶著死亡和毀滅的氣息在翻騰。

蘊含著無上的大道之力,滾滾的天地魔威。

猛然一拍!

轟隆隆!

無數武者被這一巴掌拍死,拍飛,血肉模糊。

“修魔者……好恐怖!”

無間境武者都接連後退,帶著恐懼。

“衝,如血海!”

李道一首當其衝,奔赴血海,翻越這片雪地,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紅色海洋。

血海之所以被稱之為血海,是因為海水是紅色的,還有淡淡的血腥味,傳說這些紅色是鮮血。

這裡時時刻刻都有鮮血流入,讓海水始終保持紅色。

確實聞到了血腥味。

“吼!”

林溫柔站在雪山之上,看向血海,發出咆哮,似乎很興奮。

俯衝而下。

前方卻有一道狂霸的刀芒掠殺過來。

噗!

手臂直接被刀芒化出一道血口,鮮紅的血液滴落血海,整個人也被擊飛。

呯!

天空之城無間境段越揮動戰戟,擋住這一刀,不然林溫柔必定重傷。

“傑裡米.洛根,冇想到他也出世了。”

段越有些詫異,此人乃是教廷伯爵,位高權重,乃是一位絕世強者,極少參與世麵上的戰爭。

這場戰爭關乎到教廷的存亡,他出世了。

“華夏,段。你們想要做什麼?”傑裡米.洛根發出質問,帶著強烈的威嚴。

段越嘴角冷笑說道:“取回我華夏的東西,你們拿了很久了,是時候歸還了。”

傑裡米.洛根笑了笑,滿臉的鬍子寫著不信任,道:

“你們想要的不僅僅是凶劍吧?凶劍可不在血海,你們直奔血海而來,你們是為了血海的天門,你們野心太大了,你們知不知道打開天門需要什麼?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兩人交流中,華夏武者、歐美除了教廷之外的武者們殺過來了,他們屬於同一戰隊,一起對抗教廷。

其中就有歐洲十二主神的傳人蔘與其中,殺勢不減,勇猛無比,他們是有備而來,知道計劃的,專程來參與這場戰鬥的。

段越冷冷一笑,說:“惡魔出,歐美亂,而我們將會取回第九劍,至於你血海的天門,我華夏武者不稀罕。”

目光掃視正在和教廷武者對戰的歐美武者們,邪魅一笑,道:

“我華夏武者不稀罕,可不代表他們不稀罕,你教廷的黑暗地獄關押的可都是他們的先祖殘魂,這些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傑裡米.洛根很憤怒,目光掃視八方,血海已經成為戰場,道:

“所以你們是有備而來,而且聯合十二主神的後裔,你們想要徹底毀了我教廷,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話音剛落。

整個血海的海水沸騰起來,上空出現了金色的符文,那是陣法紋絡,清晰的金色紋絡,還有封印閃爍著。

“早就料到這一步!”

段越冷哼一聲,手中戰戟朝著天空之上的陣法殺過去。

砰!

陣法居然出現了裂痕,隨即被一個巨掌拍碎。

“什麼?這不可能……”傑裡米.洛根難以置信,這可是古老的陣法。

一位白鬍子老頭子緩緩而來,站在段越身邊,看向傑裡米.洛根,道:

“冇有什麼不可能,我們可不是這幾天纔開始行動的,對於你們歐美的陣法,我已經研究個透了,此陣確實充滿了複雜的法理,但和我天師府的古陣相比,還是有差距的。”

李道一看到此人,有些激動,道:

“天師府執法長老龍淵,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越是看到你們這些老怪物出現,我越覺得這次所圖不小,不會真的要開啟血海天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