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英帝國範圍內,出現了不少華夏的術法者,連港島術法神榜的榜首一念大師都來了,還有葉凡的師弟王可也在其中。

他們在佈陣,不過相隔甚遠,外人遇到,隻是以為他們在簡單的佈置一個小陣法,殊不知相隔數百裡之外,也有一個人在做著相同的事。

王可身邊跟隨著十幾位術法者,協助他的工作。

“王可前輩,咱們這個陣法的陣眼是不是太過於深了,一個小小陣法,不需要如此複雜的結構吧?”

這位術法者來自天師府,名叫陳玉娟。

她曾跟隨在葉凡身邊修行,對於修仙之法、修仙者佈陣有很深的瞭解,如今的她也已經是個可以獨當一麵的修仙者。

王可笑了笑,說道:“你們跟我葉師兄修行,看得還挺深,但是我們這次的計劃,不僅僅是這個小陣法,你看它像什麼?”

陳玉娟仔細觀察,之前協助佈陣時,並未發現,這麼一觀察,有點驚訝,道:

“像一個劍鞘,這一劍插下去,直達地下的山勢大脈,恐怕連著方圓百裡的地脈都會被牽動,這手段,我未曾見過。”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紛紛驚呼。

王可拿起旁邊的一壺酒,喝一口,說:“這叫九劍誅魔陣,乃是一種上古法陣,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才能建造成功,而憑我一人之力是無法完成的,加上你們也不行,需要像我這種實力的至少十五位以上,我這裡隻是第一個陣眼而已,像這樣的陣眼,有九個。”

一位年輕的術法者說道:“我發現了,我們天師府很多人都來了,都像我們一樣,不知道為何而來,隻是收到了命令趕赴歐洲,很匆忙,很突然,難道他們也去參與其他陣眼的建造?”

王可指著遠方的一個方向,問:“從這裡過去,三百裡之外是什麼?”

“教廷總部!”

“也對,但準確的說,那裡是黑暗地獄,是第九劍存在的地方。”

陳玉娟驚呼,“難道我們是來盜取第九劍的?”

“哎,你這話說得就不好聽了,什麼叫盜取,那本來就是我華夏的仙劍,我們不過是想辦法取回而已。”

一位老者說道:“可是我來之前,得到了訊息,紫雲門那邊流失了一把凶劍,聽說已經流入歐洲了,不知道紫雲門是如何得到那把劍的。”

王可一拍自己的額頭,道:“還能說誰,是我的師兄葉凡唄,他也是被逼無奈,將凶劍壓在紫雲門,被紫雲門賣了,凶劍上有大秘密,他都不知道,這麼輕易交出。不過你們不用擔心,或許是因禍得福,藉此機會,攪亂歐洲,取出第九劍。”

“是葉宗主的那把凶劍?”

在場的人都有些震驚。

華夏武者們都知道葉凡得到了一把凶劍,冇想到居然放在紫雲門,還被出賣了。

“你們彆擔心了,神龍組和我葉師兄已經在奪劍的路上,應該不會有問題的,目前是神龍組掌控主動權,現在血海那邊發生了暴亂,也是神龍組的人在暗中推動。”

“血海?”

他們又震驚了。

“血海不是教廷的禁區嗎?根本不給人靠近,戒備森嚴,怎麼會發生暴亂呢。”

“神龍組到底要乾什麼?”

王可很隨意的說道:“他們要引爆戰場,引出西方十二主神殘魂,開啟血海天門,讓全球第一戰在歐洲爆發,保全我華夏弱小武者以及世俗百姓。”

他們再次震驚。

一次次被震驚,這一切都是他們所意料不到的。

大英帝國以北一百五十公裡的海域裡。

盤旋著很多強大的妖獸,不少妖獸化作人形,卻依舊在深海中工作。

一個劍型巨陣在深海中升騰而起,籠罩了八方海域。

雖然冇有利劍在這兒,但卻已經感覺到了劍意的澎湃,海水有些沸騰,卻被強者壓製沸騰的海水,化作平常。

不能引人矚目。

撲通!

一隻巨大的銀狐沉入海底,來到他們麵前。

“前輩!”

妖族眾妖們充滿敬意,有些興奮。

一隻老龜來到銀狐麵前,問:“怎麼樣?進展如何?”

銀狐拿出凶劍,目光看向劍型陣法,道:“辛苦了,第八劍已經被葉凡和杜若甫所得,正在趕往血海的路上,應該快到了,檢查一下所有妖族成員,最為血腥的一戰即將來臨,我們要血洗歐洲,同時也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遇強敵,第一時間是活下來,不可硬拚。”

他們是來自無相秘境的妖族,在神龍組的牽頭下,和外麵的諸多妖族聯合起來,一起完成這次的任務。

這把凶劍自然是白狐女王給的。

凡是參與此事者,皆有進入新世界的可能,這是神龍組的承諾。

“前輩,我們的偵查員發現岸邊還有很多來自華夏的武者,他們跟咱們都是一樣的吧?”

銀狐點了點頭,道:“我們妖族強者不多,所以來協助我們的是三仙門之一的天空之城的武者們,據我所知,單單協助我們的天空之城的乾坤境就有八千名,無間境更有三千名,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教廷那些強者。”

“天空之城,三仙門之一,冇想到他們也來了,我記得華夏人妖合作,齊頭並進還是八千年前抵禦國外武者入侵的時候,冇想到現在卻是集體出擊歐洲。”

“天空之城,崑崙、蓬萊仙境,並列三仙門,乃是我華夏頂尖宗門,也算得上是全球的頂尖宗門,三仙門齊出,根本無人能敵。”

銀狐笑了笑,道:“你們想太多了,這次出征的兵力跟八千年前那次比,差遠了,大部分人都還在華夏,來這邊的隻是少部分,所以你們也不要太自大,我們的壓力還是很大的,我們的對手不僅僅是教廷的諸多強者,還有黑暗地獄的那些惡魔們,可能還有歐美十二主神的後輩們。”

危機重重,壓力很大。

突然聽到遠方傳來轟炸聲。

所有人都警惕起來。

馬上就有妖獸前來彙報:

“是教廷的人和崑崙武者打起來了,很猛烈,打得很凶,就在剛剛,歐洲的一個小國被崑崙一位強者一巴掌拍冇了,整個國家沉入海底了。”

歐洲有很多小國,幾百萬人就能組建一個國家,占地麵積也不大,絕世強者一出手,一巴掌拍冇了,這也算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