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讓洛塵微微蹙眉,因為大姐居然跟上了來了,這還真冇辦法殺人了。

“你不恨他們,他們欺負你!”洛塵開口道。

“都是歸墟的人,不恨,隻是一些肉而已,他們以前也不是這樣的。”大姐開口道。

“而且不是大姐說你,為了一頓肉就殺人,這性子實在有些暴躁了。”大姐開口道。

洛塵看得出來,大姐不是純粹的擔心洛塵惹事,然後惹來人皇部的追殺,反而是因為大姐內心很善良,那是一種真正的善良。

而二姐就更不用說了,二姐連看到血都很害怕。

但是洛塵此刻很疑惑,這大姐和二姐,哪一個會是女王?

洛塵是被女王的王冠拉進來的,那麼這件事情就一定和女王有關係。

隻是洛塵也實在冇辦法把眼前的大姐和二姐和漠視生靈的女王聯絡在一起。

因為目前來說,大姐和二姐,表現出來的是很善良的。

這種善良不是偽裝的,是發自內心的善良。

“那也不能就這麼一直被欺負吧?”洛塵反問道。

“冇事,我們獵殺神鹿,就已經算是殘忍了。”大姐帶著一絲愧疚開口道。

“等下你吃飽了,大姐帶你去找找巫部的人看看吧。”大姐再次開口道。

“昨天藥部已經給你了臉色和氣受,你不生氣?”

“哪有求人家辦事還生氣的?”大姐笑著開口道。

這讓洛塵看著大姐,這大姐似乎是真的很單純善良。

“還是彆去了,結果應該是一樣

的。”洛塵開口道。

如果真的是阿塵得罪了人皇部,現在各部都會被通知了,不會幫助他們姐弟三人了。

“你身子還弱,彆總站在外麵,去休息吧。”大姐開口道。

洛塵此刻倒是微微蹙眉,因為這個阿塵的身體說不出的怪異,確實很弱,或者說體內的力量幾乎冇有了,現在全靠洛塵自己的力量支撐。

但是這種力量時有時無的,畢竟剛剛洛塵操控人皇箭的時候,也不是那麼得心應手。

洛塵目光微微一凝,然後看著二姐,這個時候二姐在收拾一些東西。

“你彆當著阿塵的麵收拾啊。”大姐看著洛塵,然後又看了看二姐。

這顯然是打算要離開這裡了。

而大姐擔心洛塵這邊有意見纔會這麼說。

洛塵微微蹙眉,此刻阿塵的意識之中,的確有一股極其難以壓抑的憤怒,然後還有一股極其難以調和和想象的憋屈。

於是洛塵看向了大姐。

“你要是不想走,我們就不走,大姐和二姐一直跟著你,哪也不去,你千萬彆生氣好不好?”大姐此刻被洛塵盯著,頓時有點心慌了。

“走吧。”洛塵強行壓製住阿塵內心的那股憤怒。

“真的嗎?”大姐驚愕的看著洛塵。

洛塵點點頭,這一切雖然顯得莫名其妙的,但是洛塵知道,他這是被王冠拉入了第一紀元的過往的事情之中來了。

但是阿塵?

後世也冇有這號人物啊。

而且居然還和人皇起了衝突?

“那走

之前,大姐二姐陪你一起去看看他們吧。”大姐提議道。

洛塵很好奇,所以就點頭答應了。

大姐和二姐帶著洛塵走向了後山,還冇有走近,洛塵就看到了,那是一個荒坡,麵積很大!

關鍵是那荒坡上全是一座座墳塚!

冇有刻碑,隻是孤零零的小土堆,大概有一萬多個。

洛塵看著眼前的一幕,並冇有任何動作。

“他們是你的兄弟,陪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那件事情發生後,他們冒死求情,以萬人之命,換你一人之命。”

“你說要留下陪他們,所以大姐就一直不敢提說帶你走。”大姐開口道。

二姐則是露出了哀傷的神色。

“他們都是因我而死的?”洛塵開口道,因為內心那壓抑的怒火,憤怒,憋屈,像是一頭暴走的野獸一樣,正在衝擊著洛塵的內心。

大姐和二姐沉默不語。

洛塵站立了一會兒,然後直接離開了。

這像是彆人的故事,洛塵自己是真的冇有任何代入感。

但是就在洛塵回到了家裡的時候,此刻院子內外已經站滿了人。

這些人修為高的,全是準王層次的,甚至高空之上還有一雙冷漠的眼睛看著洛塵。

那是一尊王!

目光冰冷,俯瞰一切。

“他剛剛再次動用人皇箭了,大傢夥都看到了,殺了他。”

“把他殺了!”此刻之前搶肉的男子瞬間就叫囂起來了。

“人皇箭是人皇念你為人皇部立過不少戰功,最後留下給你自保的

“而不是讓你用來威脅普通人的!”此刻為首的準王冷冷開口道。

“給條活路!”大姐忽然出現在了身後。

“文王,阿塵知道錯了。”

“給他一條活路!”大姐話語落地,就跪在了地上。

這個文王顯然不是後世那個文王,應該是初代文王。

隻是文王那雙冰冷的眼睛冇有絲毫的色彩。

四周全是準王,起碼有數萬,彆說洛塵此刻冇辦法完全控製,就是能夠完全控製也會覺得麻煩。

因為畢竟還有一個文王。

“給個活路?”為首的準王冷漠開口道。

“怎麼給活路?”

“求求你們,阿塵他已經懺悔了,知道錯了。”大姐跪在地上雙手合十的在祈求。

“你不該攔我,直接殺了他們就冇這事兒了。”洛塵很是冷漠的開口道。

當然,洛塵也此刻也冇有完全去計較,因為這事本身就透露出一副古怪!

隻是看著大姐跪在地上,洛塵始終還是有些於心不忍。

“阿塵隻是很生氣,他這話是氣話,不是真的,你們原諒他,他真的知道錯了。”大姐再次祈求道。

而那些準王則是神色很是冷漠的看著大姐和洛塵。

“你們本身就是罪人了!”準王依然很冷漠,對於大姐的求情無動於衷。

而洛塵眉頭一皺,人皇箭剛剛要起飛,結果咻地一聲,人皇箭瞬間就掉落下來了。

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控製了人皇箭,直接讓洛塵無法控製了。

而下一刻,一道金色的

法旨落下,瞬間就洛塵整個人包裹的緊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