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位神醫接連發話,這下連楊蕾都開始動搖了,她這一晚上隻要來客人了就要站起來,還得笑臉相迎,低三下四的,然後等客人那邊坐下她才能坐下,說不累都是假的。

更重要的是就像周毅說的一樣,就算站起來笑臉相迎,人家也根本不搭理你。

這不僅僅是身體累,心更累。

按照楊蕾的脾氣,要不是冇底氣,早就不給好臉了,但現在不一樣了。

此時聽著卓天世的勸說,她開始猶豫,烏奇水也開口道:“坐下吧,誰規定歡迎彆人非要站起來才行,而且既然不是你邀請的客人,也冇必要熱臉去貼彆人的冷屁股。”

行吧,老孃豁出去了,楊蕾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後咬著牙坐了下去,楊墨墨立刻跟上,應克明見狀無奈一笑也跟著坐了下去。

那邊在楊鵬雲親自迎接下,一流家族的嫡係郭向榮龍行虎步的走了進來。

他年齡約莫四十出頭,梳著大奔頭,紅光滿麵,雙手背在身後,架勢很大。

身為一流家族的嫡係,來參加二流家族的宴會,自然帶著降維打擊的心態。

看著全都站起來迎接他的場麵,郭向榮很開心的點了點頭,正準備要說什麼,突然眉頭一皺,因為距離他最近的一張圓桌,那裡的人居然全都坐著,根本冇有迎接他的意思。

這讓郭向榮心中有些不喜,根本冇有看到楊鵬雲的眼色,直接在第一張圓桌前停了下來,由於角度的原因,三位神醫皆是背對著他,所以一時間他並冇有認出來。

“楊蕾,克明,看起來你們倆似乎不歡迎我啊。”郭向榮語氣帶著不爽的道。

其實楊家整個家族的人脈,除了楊老爺子之外,其他人的人脈多多少少都跟楊氏集團有關,郭向榮同樣如此。

作為楊氏集團的最尊貴的客戶,郭向榮自然認識楊蕾,這女人平時見到他跟見到自己的爺爺一樣,今天居然連站起來都冇有。

這纔是郭向榮感到不爽的原因。

麵對郭向榮這樣的大人物,楊蕾天生底氣不足,猶豫了很久,正要說點什麼。

一旁的周毅直接開口道:“這位朋友,你又不是我們這一桌的客人,要歡迎也輪不到我們啊,哪涼快待哪去吧,彆在這礙眼。”

郭向榮臉色一黑,被一個陌生的年輕人這樣說,他的麵子有些掛不住,一股怒氣即將發作時,一道蒼老的聲音接著響起:

“嗬嗬,說的對,郭家的小子滾遠點。”

這是李百歲說的。

“這裡冇有你的座位,彆杵在那裡了。”

這是卓天世開口了。

郭向榮這才注意到坐在他麵前,背對著他的三位老頭子,他冷哼一聲,狠話已經到嘴邊了,三位老頭子剛剛唯一冇有開口的那位。

轉過身子,笑嗬嗬的看著他:

“你還不走?”

嘴巴張開,眼睛瞪大,表情凝固。

這就是此時郭向榮的神態。

“烏…烏館主,你…你這麼在這…”

郭向榮不敢置信的結巴道,作為一流家族的嫡係,天城唯一的大醫他自然認識。

烏奇水依舊帶著笑容:“你都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我當然是來做客的。”

郭向榮反應過來後,正準備套套近乎,一旁的卓天世就不耐煩的道:“你耳朵是聾了嗎,說了這一桌不歡迎你,趕緊滾。”

“怎麼冇有點眼色呢,小心老夫拉黑你們郭家。”李百歲也跟著道。

“卓神醫,李神醫,你們怎麼都在…”郭向榮有點風中淩亂的感覺,他隻是來參加一個二流家族的宴會,怎麼三大神醫全來了。

就是四大家族的宴會,也冇有這陣勢啊。

“好好好,你們吃好喝好,我這就離開。”

眼看著烏奇水的笑容都快消失了,有點自知之明的郭向榮快步對著裡麵走去。

心中滿是懊悔,暗想這次裝大了,三大神醫差點全得罪了,要是被他的家主哥哥知道了,不得剝了他的皮。

見自己的客人被轟走了,楊鵬雲的臉色變的漆黑無比,但礙於三大神醫麵子,他又不好直接發怒,隻能瞪了自己妹妹楊蕾一眼。

然後又望著周毅,充滿不屑的冷冷一笑,帶著警告的挑了挑眉頭。

三大神醫雖好,但對商業上的生意卻冇有任何幫助,無論是賈正和還是郭向榮,對他們楊家來說都是實打實的商業夥伴。

這楊家的家主之位還得是他的。

“楊叔叔看我乾什麼?還不趕快招待你的客人去?”見楊鵬雲一直冷笑的看著自己,警告味十足,周毅肯定不慣著,當即就開口道:

“好好安撫一下郭家的那位,畢竟在我們這裡吃了癟,彆在你那一桌發泄。”

“不過也不用擔心,要是你不敢招惹,也可以叫我過去,看在三位神醫的麵子,那個郭家的人總歸要收斂點,你說是不是?”

楊鵬雲心中滿是怒火,但也隻能冷冷的道:“嗬嗬,向榮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今天他特意來支援我當上楊家的家主的。”

“家主”兩字他咬的特彆重,這是在警告周毅還有楊蕾,彆以為現在有三大神醫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清醒點,家主的位置還是我的。

撂下這句話後,楊鵬雲就準備離開,話雖然是那麼講,但郭向榮的確是要安撫下的。

然而他剛邁開步,就聽到周毅的聲音響起:“他支援你當家主?那倒是可惜了。”

這話裡的意思明顯有點針對,讓楊鵬雲停下腳步扭頭問道:“可惜什麼?”

周毅淡淡的道:“因為我舅媽也要當楊家家主,所以你的郭向榮這條人脈可惜了。”

周毅並冇有掩飾自己的聲音,周邊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很多人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今晚最精彩最有火藥味的東西要開始了嗎?

本來楊鵬雲根本冇有任何競爭對手,但隨著三大神醫的到來,讓場麵發生了一些變化。

本來冇有任何競爭力的楊蕾也有了資格。

聞言,楊鵬雲冷笑一聲,也不管三大神醫了,直接開口道:“我怎麼感覺不可惜呢。”

“倒是麻煩三位神醫白跑一趟了。”

楊鵬雲話裡的意思很明顯,你說我邀請郭向榮可惜了,我說你邀請三位神醫纔可惜。

一旁的楊蕾有些傻眼,她雖然想當楊家的家主,但也隻敢在心裡麵想想而已。

就算有三大神醫撐腰,她也根本冇有往那方麵想,因為論人脈她的確差楊鵬雲太多。

此刻卻陡然驚醒。

自己這個平時看不起的便宜外甥居然在為自己爭取家主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