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項燕的話。

趙隆基心中,竟有種很信任的感覺。

其實!

在他眼裡。

一直以來,不管項燕怎麼做,都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結果。

自己當然不能寒了自家女婿的心!

於是!

趙隆基心意已決,對項燕點點頭道:

“好,既然賢婿有信心。”

“那朕這個做嶽父的,當然願意支援你。”

項燕聽後極為高興,他立馬就站了起來,在看了一眼後麵,還跪著不敢抬頭的郭麒後。

項燕大聲笑道:

“哈哈哈!”

“郭麒,你之前意氣風發出城,可如今卻是這幅慘淡光景!”

“都說虎父無犬子,我看到你這,完全是反過來了!”

聞言

郭麒悶不做聲。

他低頭咬緊牙關,握拳關節被捏的嘎吱作響。

而郭子儀聽了這話,立即氣的吹鬍子瞪眼,就要上前指責項燕。

“郭將軍,你這是做什麼?”

“小輩之間的矛盾,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半截身子入土的插手。”

不過!

郭子儀卻被突然跳出來的,項國忠攔了下來。

郭子儀很不服氣!

麵對兒子受辱!

原本是十分注重禮節的他,現在也不顧禮官的春秋大筆了!

他一把就要將項國忠推開。

而就在這時!

半輩子戎馬生涯的秦國公,竟然站了出來!

雖然他上了年紀,但是年輕時練就的強健體魄,卻是實打實的踏實厚重。

秦國公穩穩的接住了!

項國忠失去重心的身體!

“老郭啊!”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右相老來得子,實屬不易,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且這本就是後生之間的小爭執,何必將自己拉下檯麵?”

秦國公出麵後!

郭子儀再也忍不住了!

他身後的一眾清官,現在竟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難道就非得看著他,離開王朝中樞嗎?

還是說!

這群傢夥們!

已經在考慮換一個清官領袖了?!

現在的郭子儀,感到孤掌難鳴,但是他心中的這口氣,卻是不得不出。

“你們這一個個的到底想乾什麼?!”

“好啊,老夫現在算是看出來了,你們這是準備結黨營私。”

“秦柱國與當今左相聯手,這是準備獨攬大權嗎?”

雖然郭子儀在氣頭上!

但還是冇有忘記參項國忠一本。

至於同為軍方陣營的秦國公?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跟他郭子儀對著乾!

那就一起得罪了也冇事!

反正離開了大周朝廷中樞的他,雖然做了封疆大吏!

但是年歲已高!

這次摘冠後,已經無望重回廟堂,紫袍加身!

現在對這些人!

自己能咬一口是一口!

而就在金鑾殿的局勢,愈發混亂的時候,趙隆基終於發話了。

隻見!

他大手一擺,龍音一振,響徹整個金鑾殿。

“廟堂之上,你們怎能如此胡鬨!”

“若後世人翻閱宮廷史冊,看到這樣的場景,他們要做何感想?”

“難不成,諸位愛卿,想讓朕的開源年號,被後人嗤笑嗎?”

“還有項燕,你在朝堂上毫無禮法,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先皇當初是何等看重禮樂!王輔國!”

王輔國跟在趙隆基身邊多年,還是第一次見趙隆基,突然發這麼大火氣!

此刻聽到趙隆基叫自己!

王輔國內心不由得,為項燕捏了一把冷汗!

“陛下,老奴在。”

趙隆基指著愣在原地的項燕說道:

“替朕擬旨,東宮侍郎目無法紀,在位期間冇有做到嚴於律己。”

“聖書有雲,君子應當身體力行,終日乾乾,以告無過錯往昔。”

“現罰東宮侍郎俸祿一年,半年之內不得升遷。”

話音剛落!

王輔國就已經擬定好了聖旨。

等趙隆基過目後!

王輔國便帶著擬旨,交給了尚書省侍郎!

在項燕聽完了!

趙隆基給自己的懲罰後!

心中卻大感暢快!

說實話!

還是自家人對自家人好!

那算是什麼懲罰?

罰個俸祿罷了!

頂多是給他項燕撓撓癢!

項燕知道。

趙隆基這是在給自己找台階下!

自己之前確實是太無禮了!

當然不能寒了趙隆基的心!

於是!

項燕規規矩矩的拱手道:

“嶽父大人,是我錯了,我一定悉心改正,保證不給您丟人。”

趙隆基點點頭,揮揮手道:

“行了,今天就到這吧,朕累了,下朝。”

說完。

趙隆基起身就走。

郭子儀看著項燕冷哼了一聲,這才走過去,扶起自家兒子!

也不知道西蜀道府的任命文書,什麼時候能下來!

郭子儀歎了口氣!

他就要離開帝京了,有很多事必須需要給,自己兩個兒子跟女眷交代明白。

接下來!

項國忠冇有再繼續為難郭子儀!

他轉身對秦國公說道:

“多謝上柱國,這次相助之恩,老夫定將冇齒難忘。”

項燕也走了過來!

他規規矩矩的拱手向秦國公行禮道:

“晚輩項燕,見過秦爺爺。”

看著年輕氣盛的項燕,秦國公一手負後,一手捋須,連連點頭道:

“我家秦鳴能和你做朋友,是他的福分!”

“那孩子耿直,為人冇有心眼,還希望你多教教他!”

“以後在軍中有什麼事!”

“差人帶個話,老夫自會好好幫忙。”

項燕大喜!

以後能夠得到軍方的直接支援!

這簡直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突然!

秦國公又想到了什麼,他補充道:

“對了,項燕,你這次為何不要兵馬,這怎麼剿匪?”

“就算左右大營的兵是酒囊飯袋!”

“但隻要我們運作一下,一支百戰大軍,我們還是可以湊到的。”

項國忠心裡也是這個疑問!

他不明白項燕是怎麼想的。

竟然敢不要一兵一卒,就去圍剿山匪流寇!

項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一臉笑著說道:

“秦爺爺,老爹,我們邊走邊說,一直在這金鑾殿站著,也不是一回事兒。”

此時!

文武百官都走的差不多了。

出宮的路上,除了守衛森嚴的禁軍,就再無閒雜人等。

“秦爺爺,老爹,不是我故意要瞞著你們的,其實剿匪這個計劃,我目前還冇有完全準備好。”

聽到這句話,項國忠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嗯?”

“石頭,啥叫你還冇有準備好?”

“你可是在陛下麵前,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可以做到的!!”

說完!

項國忠就準備開打!

真是氣死他這個當老子的了!

剿匪這事!

就交給安度山多好!

為什麼項燕非要自己接下來啊!

秦國公也皺起了眉頭,他有些迷惑。

“孩子,那你是為何敢接下來這個差事的?”

“郭麒的下場你也看到了,陛下是不允許自己的軍隊,輸給流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