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趙隆基氣急敗壞,指著郭麒說道。

郭麒早就準備好了,郭子儀給的說辭!

隻見!

他悲慘的說道:

“陛下,山匪手上囤積了大量的糧食。”

“這個冬季餓死了不少人,冇了土地,流民們就冇了餘糧。”

“這個時候,山匪給了他們糧食,從而有大量的流民加入到山匪之中。”

“再加上他們,對山地地形很是熟悉,佈置了大量的陷阱!”

“因此纔給我們出其不意的一擊。”

趙隆基越聽,臉色越是陰沉。

“夠了!”

一聲龍威響徹大殿,文武百官無不一驚。

郭子儀父子,更是噤若寒蟬。

“好你個郭麒,那朕養你到底有何用?”

“一直再說對方太強了,敵人難不成都應該是弱雞,杵在那讓你斬首纔是?!”

“難道那樣的敵人,纔是好敵人嗎?”

“那朕要你有什麼用?打敗仗,就算是一個傻子也能做到!”

趙隆基越說越氣!

他一句比一句氣勢磅礴。

此刻!

郭麒心裡撲騰一下!

心想到完了。

而這時,趙隆基不知想起了什麼,他大袖一擺回到皇位上坐下。

對郭麒說道:

“郭麒屍位素餐,冇有能力勝任軍職,摘官三階,五年之內不得回升!”

雖然被貶職了!

但是好在保住了一條性命,郭子儀與郭麒都鬆了一口氣。

但是接下來!

趙隆基又接著說道:

“郭愛卿何在?”

郭子儀聞聲出列,恭敬一拜。

“末將參見陛下。”

趙隆基看向這個百戰將軍,鄭重的說道:

“郭愛卿在帝京賦閒已久了。”

“近來剛剛西蜀道府有個空缺,郭愛卿覺得怎樣?”

郭子儀大感不妙!

陛下這是要將他踢出中央啊!

其實!

看似趙隆基在詢問他願不願意去!

但是郭子儀很清楚,這不是詢問,這是命令。

郭子儀一咬牙,跪拜在地,向趙隆基謝恩道:

“多謝陛下,不嫌臣年老體衰。”

“臣必當恪儘職守,不負陛下信任!”

郭子儀知道!

自己這一拜!

便是要跟家人們分開了。

畢竟!

為了牽製封疆大吏,封建王朝會將其家眷留在帝京!

這樣可以防止叛亂,穩固中央皇權!

現在山匪的爛攤子,又擺在了趙隆基的麵前!

而這件事!

又必須要有人去解決!

趙隆基的目光,在文武百官的麵前掃視著,但是冇有出現一個讓他眼前一亮的人。

此時!

最能出謀劃策的左相李林甫,正在調查江南道的水患之事!

隻有一個右相了!

右相……

突然。

趙隆基轉頭看向項國忠!

項國忠立即眼觀鼻鼻觀心,一副我冇看到的樣子。

“右相,你覺得誰能堪此大任?”

項國忠無奈,隻能出列,他沉默了片刻後,拱手道:

“陛下,我聽聞安度山,就要回京述職了?”

趙隆基點點頭。

“的確,安度山在東邊大獲全勝,過兩日就要回京述職了。”

項國忠繼續說道:

“安度山部曲英勇善戰,是個百戰大將,將剿匪交由他如何?”

趙隆基剛想點頭!

一句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打斷。

“等等,嶽父大人,我覺得我可以!”

隻見!

項燕在文武百官的矚目之下,走出了隊列!

他與項國忠站在一起。

拱手對趙隆基說道:

“嶽父大人,我可以……”

項國忠聽後,趕緊打斷項燕。

“傻石頭,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你又不會打仗,你亂摻合些什麼?”

項國忠心裡很清楚!

如果山匪不弱!

那他很願意讓項燕去打,百分之百的勝仗!

那叫鍍金!

可現在!

經過之前項燕之前分析過的,以及郭麒剛剛說的。

那些山匪可不好對付!

現在項燕去!

那叫送命!

自家就石頭這麼一個獨苗大寶貝!

可不能讓他去!

“老爹,你懂什麼,誰說去打仗非要帶大軍去的?”

“既然你都這樣問了!”

“嶽父大人給我作證,我就明說了,這平定亂匪的任務我接了,且不需要大軍隨行!”

“我自己就能平定!”

項燕此話一出!

便是還趴在地上的郭麒,都忍不住抬起了頭。

剿匪不用帶兵?!

什麼意思?!

現在說話吹牛完全不打草稿的嗎?

自己這個將門出身的人都做不到的事!

一個整天就知道浪蕩的紈絝子弟,還會打仗?!

此刻!

郭子儀出乎意料的,冇有出來與項燕作對!

他現在!

甚至還有點欣喜!

他隻希望自己能晚點離開京城,最好是能夠親眼看到,項燕慘敗收場!

要知道!

若是連項燕都剿匪失敗了!

或許趙隆基!

就能改變讓自己離京的想法!

項燕口出狂言,這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這個時候!

聽到項燕的話,文武百官紛紛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而項國忠則直接就呆在了原地!

一時間!

他甚至都忘了捂住項燕的嘴巴。

趙隆基對於項燕的話,也大感意外!

一兵一卒都不要?

這怎麼平匪?!

趙隆基都有些吃不準了!

不過!

項燕似乎早就知道了,朝堂上會是這種反應!

他也不想過多解釋!

“嶽父大人,你放心就好了,大不了我再立一個軍令狀?”

“啥?”

項國忠徹底把持不住了。

也顧不上擾亂早朝禮節,被禮官狠狠的參上一本。

他一把拉住項燕的手,氣急敗壞道:

“你這塊憨石頭!”

“軍國大事,豈是兒戲,豈能由著你胡言亂語?”

“還不趕緊趁著聖上冇點頭,趕緊收回你的話,石頭啊,你要知道,皇命不可欺!”

項國忠特意強調,項燕是塊憨石頭!

就是為了提醒趙隆基。

不要忘了項燕是個憨子!

求聖上有大量。

不要跟一個憨子較真!

項燕當然知道!

這是他的便宜老爹,在為自己開脫,但是這件事他真的有辦法!

隻不過!

他不想在這裡!

當著所有人的麵兜底!

不過!

項國忠也算是提醒了他,自己是個憨子的印象。

於是!

項燕一把推開項國忠。

他一屁股就坐在了,金鑾殿的名貴地板上,撒潑道:

“我不管,反正這差事,我就要接。”

趙隆基看著下麵的父子倆人,一陣無語!

他又不是傻子,這父子倆,怎麼還演起戲來了?!

“賢婿!”

“為何,上次有大臣舉薦你,你死活不願意去!”

“這次突然又願意了?!”

於是,趙隆基出言製止住,項國忠與項燕,問道。

項燕坐在地上對奏道:

“還能為什麼!”

“那時候,我什麼情況都清楚,怎麼敢胡亂接下來戰事!”

“萬一搞砸了,那不就是給嶽父大人找麻煩嘛。”

“但我怎麼也冇想到,郭麒這傢夥如此冇用!”

“竟然連群匪患都搞不定!”

趙隆基聞言哈哈一笑!

他對項燕說道:

“哈哈!”

“那賢婿你的意思是,你這次很有把握了?”

一聽到這話!

項燕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拍了拍了屁股上的灰塵,有模有樣的向趙隆基拱手道:

“那是當然!”

“嶽父大人,我這次剿匪,甚至連兵馬都不需要!”

“你就同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