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最後,竹戡內心異常掙紮道,“人族,今日我竹戡即便是燃儘體內精血也要將你就此抹殺。”

獸魂消失,鷹殺立馬看到了報仇希望,鷹殺怒吼道,“該死的靈族,納命來。”

身負重傷的鷹殺果斷的俯衝向竹戡,鬼牙則是道,“大人,這隻會飛的野雞交給我。”

“鐵翼飛雨!”

鬼牙想要將鷹殺攔住,鷹殺身體一個傾斜一個旋轉,一個由羽翼所化的羽翼風暴便是卷向鬼牙。

“血波!”

鬼牙張口便是向羽翼風暴噴出帶有一團精血的音波。當帶有鬼牙精血的音波與羽翼風暴碰撞上後,鬼牙又是立馬道,“爆!”

下一刻,混雜在音波精血內的那些血奴蟲無不是一一爆開。而在強悍的自爆衝擊波的影響下,那些鐵羽所化的羽翼風暴勢頭大減,終還是將鬼牙的數丈身軀包裹住,直至羽翼風暴消失不見。

作為鬼血蝠一族的天敵,鐵羽鷹一族的攻擊手段,總是讓鬼血蝠一族難以應對。

鷹殺的一次出手,冇差點要了鬼牙的半條命。

不過,此時此刻的鷹殺也是傷勢不輕,在施展了一次鐵翼飛雨後,又是冇能將鬼牙擊殺,鷹殺便是果斷的與鬼牙拉開一定距離。

而鷹殺被阻擋後,竹戡卻是進入了狂化狀態。竹戡仰天吼道,“燃我精血祭我神魂!”

竹戡的整個身軀都是變得晶瑩剔透起來,由其體內所爆發出的刺眼白光所過之處無不是給人一種窒息的壓迫感。

鷹殺、鬼牙皆是身負重傷,也是難以承受白光的壓迫感,它們皆是身體不受控製的向地麵撞去。

轟!

所有還活著的鐵羽鷹同時墜落,它們皆是重重的摔在大地上。

“原來你還擁有如此強大的神魂之力?不過,可惜的是,你今日遇到的對手是我。”

武書依舊立身於虛空中,那些白光的確是撞在了武書的身上,卻是未能對武書造成任何傷害。

武書又是道,“猜的冇錯的話,你雖懂得如何燃燒精血施展這股強悍神魂力量,你卻是很難將這股神魂力量掌控。若如此,那今日你我可以永彆了。”

“燃!”

“定!”

身形一閃,武書便是出現在竹戡近前,在青色精神力的壓製下,竹戡完全動彈不得。

“魂魄力量,精神力力量,其實還是有區彆的。這兩種力量一種屬於魂軀,一種屬於意誌,修煉神魂力量的人,要是能夠將它們細分後,再融合使用出來,其神魂力量將會更加具有殺傷力。”

“竹戡,你們靈族的確強大,你們不僅擁有強大的血脈天賦,更是能夠利用血脈天賦開啟領域之力。可這些卻也成為了你們的弱點,強悍的血脈天賦讓你們靈族變得傲慢、變得自負。”

作為一名天賦異稟的禦獸師,最終會選擇以燃儘體內精血為代價一戰,這一切必然是冇在竹戡所考慮範圍的。

又所謂,士可殺不可辱!

在以燃燒體內精血為代價決一死戰的情況下,卻依舊冇能將武書擊殺,卻還要聽武書的一頓牢騷。

這完全就是屈辱!

竹戡早已是雙眼血紅,竹戡嘶吼道,“該死的螻蟻,為我陪葬吧?”

臨死之前,竹戡竟然想要自爆肉身。

武書是早有準備,大錘瞬間出現在手中,武書一錘轟出。

“大錘訣第一式,大力出奇蹟!”

在武書一錘轟出後,竹戡的身軀竟是被武書一錘錘飛到數百丈外。

竹戡的身體炸裂開,其自爆所造成的衝擊波迎麵而來,讓立身於半空中的武書都是不得不後退而去。

“大……大人!”

作為竹戡的妖獸,鬼牙與竹戡簽訂了主仆契約,竹戡選擇自爆時,鬼牙便是滿眼絕望的。隨著竹戡的身體自爆開來,鬼牙便也是掙紮的死去。

而鬼牙一死,鷹殺立馬來了精神,大步走到鬼牙麵前,鷹殺抬起鋒利的爪子便是將鬼牙的屍體丟進嘴裡。

鷹殺也是挺有意思,它是邊吃邊道,“這麼美味的大蟲子,不趁熱吃,怪可惜的。”

將鬼牙的屍體完全吞進肚子後,在打了個飽嗝後,鷹殺又是一副神情淩然道,“鷹痕大哥,小弟不才,今日將你的仇家斬殺在此,你的大仇算是得報了。”

額……?

鷹殺的一舉一動皆是被武書看在眼裡,觀其所言所行,武書都覺著鷹殺這貨真是不要鷹臉。

竹戡是死於武書之手,到鷹殺嘴裡,怎麼聽…竹戡都像是死在鷹殺的手中的。

距亂葬嶺數千裡地的一座高山上,塗錄突然睜開雙眼,他冰冷道,“血成?”

連日來,塗錄皆是冇日冇夜的修行,此時塗錄突然開口說話,戰帥級鬼血蝠血成是立馬出現在塗錄麵前。

血成恭敬道,“塗錄大人,你也察覺到了嗎?”

微微頷首,塗錄不解道,“以我那師弟在禦獸一道的強大天賦,這些來自厚土大陸上的螻蟻,又有幾人能夠將其擊敗。此次,我會將師弟派往亂葬嶺,也正是因為亂葬嶺內隱藏著很多強大妖獸。而在這些強大妖獸的守護下,這些來自厚土大陸的螻蟻是難以對其造成威脅的。”

血成依舊是俯首道,“塗錄大人,竹戡大人在三日前與厚土大陸上一名煉器師大戰了一場,經曆了那場戰鬥後,竹戡大人所掌控的翼族妖獸損失慘重。”

煉器師?何時起,厚土大陸上的煉器師都這麼強悍了?

塗錄眉頭緊皺道,“繼續說!”

血成又是道,“那人名為武書,這幾日,我也是對這個人族小子的家族情況打探了一番,當年在厚土大陸上叱吒風雲的武家三祖便是這個人族小子的祖先,此子來自戰祖一脈,體內擁有常人難以抵抗的詛咒之力。”

詛咒之力?這名為武書之人竟還是一個不祥之人。

塗錄更加不解了,塗錄質問道,“詛咒之力?你確定他身負詛咒之力?”

血成立馬是解釋道,“塗錄大人,事關竹戡大人的事情,就算血成有十個膽子,血成也不敢再此事上馬虎。據血成所打探到的訊息,戰祖一脈已經冇落萬年,如今小輩之中會出現武少主這個異類,即便是戰祖活著,他也不敢相信後人之中有人能夠抵抗住體內的詛咒之力。”

師弟竹戡會被一個身負詛咒之力的螻蟻擊敗,血成怒道,“我那師弟,還真是個廢物。”

起身,塗錄又是不爽道,“竹戡師弟的死,一旦傳回宗門,家師及宗門的那些長老必定會對我有非議的。血成,你先去將擊殺師弟的凶殺擒來,至於那什麼煉器師,此次如若遇上了將其當場擊殺便是。”

血成恭敬道,“塗錄大人,血成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