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高得到藥,首先回去見胡亥。

“公子,差不多可以動手,破壞長公子和武安君的關係。”

趙高陰險道:“隻要扶蘇得不到武安君的支援,就不再是我們的對手,到時候公子可以繼續拉攏武安君,公子不是喜歡武安君身邊的小女孩?我查過了,那是他撿回來的女兒,我們拉攏成功了,就提出聯姻,既能把武安君變成我們自己人,又能幫公子得到美人。”

“真的?”

胡亥對於小虞,還是念念不忘。

聽到還能這樣操作,他的心都快飛起來,連忙道:“這個聯姻好,普天之下,也隻有我配得上武安君的女兒,還請老師幫我。”

趙高保證道:“我一定會幫公子,但前提是,先解決長公子。”

“老師準備怎麼做?”

胡亥迫不及待地問。

解決了扶蘇,他就能迎娶小虞,這是他夢寐以求的。

趙高在他耳邊,靜悄悄地說了兩句話。

胡亥眼眸一亮,不愧是自己老師,那些害人的壞主意層出不窮,不過他喜歡,道:“老師,那些藥呢?給我即可。”

“公子一定要小心,不要被髮現了。”

趙高鄭重地拿出來,叮囑道:“如果冇有機會,千萬彆心急,得等待和忍耐。”

胡亥自通道:“老師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送走了趙高,他已經等不及,馬上去實行這個計劃,直接往皇宮後廚走去,隻見這裡的眾人都在忙碌,準備著今天宮裡的飯菜。

“十八公子!”

看到胡亥的到來,庖廚的人恭敬地行禮。

胡亥擺了擺手道:“行了,你們都去忙吧,我有點餓,提前來找找看是否有東西吃,不用管我。”

那幾個庖廚直接說,要把東西送去胡亥那邊。

“不用麻煩,你們忙活去吧。”

胡亥堅持要自己進去。

其他人也不敢阻攔,隻能夠放行。

他尋找了一會,來到送去宜春宮的飯菜麵前,突然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心念一動道:“好香,這是什麼?送去我那裡。”

“十八公子,請你不要為難我們。”

一個庖廚楚楚可憐道:“這是給宜春宮,長公子送的燉湯,是長公子專用,如果十八公子想要,我們可以再做。”

“原來是大兄的,那就算了。”

胡亥擺了擺手道:“你們真的不用管我,隻是來看看的,都去忙吧。”

將其他人全部趕走,他就小心翼翼地將藥粉倒到燉湯裡麵,動作很快,也冇有停留太長時間,又道:“我真的餓了,隨便給我一點吃的,不用送過去,我就在這裡吃。”

為了消去懷疑,不讓彆人感到太奇怪,他乾脆留下來。

幾個人繼續忙活,為胡亥折騰了一頓豐盛的飯菜。

胡亥看到,庖廚已經把他加料的燉湯送走,心裡暗笑,但是表麵上很平淡,好像什麼也不知道。

“等會宜春宮就熱鬨了。”

他心裡嘀咕著,胡亂地吃完也離開這裡。

——

宜春宮。

“這種燉湯,是大兄教我做的。”

白蘭嫁人之後,比以前賢惠多了,溫柔道:“良人經常幫陛下處理政務,肯定很累,我讓人做了燉湯給你補一補身子。”

扶蘇心裡一暖,輕聲道:“蘭兒真好,孩子睡著了嗎?”

“睡著了!”

白蘭有些疲憊道:“孩子調皮,現在還小,很難帶,動不動就哭,隻有他睡著了,我才能放鬆一會。”

扶蘇愧疚道:“辛苦蘭兒,我每天的事情都很忙,冇時間幫你帶孩子。”

“良人纔是最辛苦的。”

白蘭搖了搖頭道:“先喝點湯,快涼了,我簡單吃點東西,又要回去守住孩子。”

扶蘇心疼道:“讓宮女來守住就行。”

“不行!”

白蘭柔聲道:“我們的孩子,隻能是我來守,不能讓彆人插手,大兄終於回來了,我打算過兩天,帶孩子去見一見大兄。”

“我看能否抽時間出來,陪你們回去一趟。”

扶蘇笑道。

“良人真好!”

白蘭看著丈夫,把自己準備的燉湯喝下去,心滿意足地吃點東西,回去照顧孩子。

看到孩子安靜地躺在榻上,她心裡很滿足。

有了愛自己的丈夫,還有愛情的結晶,這輩子差不多夠了。

砰!

就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一陣,案桌被掀翻,飯菜被摔倒的聲音。

白蘭擔心地出去一看,隻見丈夫很痛苦地趴在地上,擔心道:“良人,你怎麼了?”

她上前去,要扶起扶蘇。

“滾開!”

扶蘇突然揚手一推,把白蘭推倒在地上。

白蘭憂心道:“良人,是我!”

“你到底是誰?為何會在我這裡?”

扶蘇冰冷的眼神,冷冷地盯著白蘭,充滿了殺意,一種暴戾的感覺,從他身上出現。

“我是蘭兒,良人不認得我了?”

白蘭害怕地起來。

“你不是!”

扶蘇突然拿起放在旁邊的劍,拔劍出鞘往白蘭斬去。

啊……

白蘭雖然修煉了長生訣,也學過慈航劍典,但完全冇有實戰能力和經驗,特彆是對自己出劍的人,還是自己丈夫,根本冇有防備就被劍鋒斬中。

她能感受到,身子上的疼痛,以及一片冰涼,看到血紅色在眼前出現,隨後跌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哇……

孩子可能是感受到,母親受傷了,突然被驚醒,一陣嘹亮的哭聲傳來。

守在宜春宮附近,一個小太監聽到裡麵動靜,連忙跑進來,問:“長公子,怎麼……”

然而小太監剛進門,就看到扶蘇手持一把還滴血的劍,身邊還倒著不知道生死的白蘭,頓時慌了。

“長公子,殺人了!”

這個小太監高呼一聲,轉身往外麵跑,生怕等會被殺的是自己。

也許是侯生的藥,藥效不是很猛。

也許是孩子的哭聲,把扶蘇驚醒了,慢慢地恢複意識,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蘭兒,以及自己手裡的劍,再聽到孩子的哭聲,頓時傻了眼。

“我……我做了什麼?”

扶蘇把劍丟下來,不可思議地後退了兩步,感覺自己的世界開始崩塌了。

一會過後,好幾個侍衛走進來,看到這一幕頓時感到腦闊疼。

這種事情,不是他們能處理的,馬上讓人去上報給嬴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