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劍站在殿外求見李承洲,侍衛進去通報。此時的李承洲剛剛準備起身離開,找範青煙商量商量其他的事情,房長歌現在已經開始躲著他了。

“韓劍要見我?想必是鐵器已經有所成了。讓他進來。”

韓劍走進大殿。

“微臣叩見皇上。”

李承洲上前扶住韓劍。

“愛卿不必行此大禮,你在鐵礦區辛辛苦苦這麼久,應該是我代表大唐感謝你纔對。”

“能為陛下分憂,是臣的榮幸。”

“愛卿這麼著急見我,想必是鐵器已經有所成了?”

“不出陛下所料,現在已經開始量產鐵器,經過鐵礦區日夜不斷地鍛造,已經鍛造出很多鐵器,還請陛下前去過目。”

“好!好!好!”

李承洲很開心,他之前體驗過陌刀,感覺一刀下去什麼都可以劈開。

“走,我們去看看!”

李承洲拉著韓劍,兩個人朝著鐵礦區走去。

“對了,這次一定要讓太尉太傅兩個人來看看!”

李承洲讓影衛去請房長歌和蒙彪。

在出城的路上,他們遇到了無所事事正在遊蕩的範青煙戰斧二人,李承洲順便也將他兩叫上了。

他們在城門處等了一會兒房長歌和蒙彪,但是隻來了蒙彪,一名影衛找到李承洲。

“太傅說,這種事情以後就不要再找他了。”

現在的房長歌確實不如一開始到這片大陸時的乾勁高,不如剛開始那麼熱情,但蒙彪依然如那時候一樣略顯莽撞,但現在他也開始不管軍隊了,全部交給李承洲。

一眾人浩浩蕩蕩前往鐵礦區。

韓劍在前麵帶路。

鐵礦區占地麵積數裡,每座城池都派來一千人打鐵,共九千人生活在鐵礦區,火牛城負責提供各項生活物資。

九千人中,兩千人專門開采礦石,兩千人守著豎爐冶鍊鐵,三千人在鐵匠房裡不停打造鐵器,剩下的兩千人運輸礦渣,砍伐樹木運輸木材作為燃料。

整個鐵礦區就像一個巨大的機器,每個人就是其中的零件,井井有條,完成自己的任務,鐵礦區每天都能輸出相當數量的武器裝備。

所有的武器裝備都堆積在修建的倉庫中,巨大的倉庫裡分門彆類存儲了各式各樣的兵器。

陌刀,唐刀、馬槊、長槍、角弓、長弓、以及經過改良後的弩,還有大量的箭矢和弩矢。

在防禦方麵,大批量的的明光鎧掛在倉庫裡,圓盾,方盾也在角落摞得整整齊齊。

李承洲一踏進鐵礦區,就對鐵礦區讚歎不已,叮叮噹噹的打鐵聲,以及來來回回運輸礦石礦渣木材的民夫都正在緊張有序地進行。

尤其當韓劍推開門,李承洲看到數量巨多的武器裝備,更是發出驚呼。

“這麼多?”

“是的陛下,為了能夠給軍隊帶來新的武器裝備,我們日夜連軸轉,每人每天隻休息四五個小時。”

“還是得好好休息呀!”

“等到能夠為每位唐軍更換裝備時,我們便會休息。”

“倉庫裡的武器有多少?”

“唐橫刀五千餘把,方盾六千餘張,圓盾六千餘張,明光鎧三千餘套,長槍七千餘根,騎兵用的角弓三千餘把、步兵所用長弓六千餘把、已改良過的弩有八千多把。”

“陌刀一千多把、馬槊五百多根。”

“長弓有效射程為四百米,角弓有效射程為二百米,經過改良後的弩的射程為四百米。”

“方盾長一米,寬零點五米;圓盾直徑零點四米。”

“陌刀長兩米五,刀刃零點五米。”

.....

韓劍滔滔不絕對李承洲介紹著這些武器裝備。

“陛下,如今這些裝備應該能裝備一部分軍隊,可以提升我們的戰鬥力。”

李承洲點點頭。

“這些武器確實能夠提升我們的戰力,但是可以等一等,現在並不著急,等之後再造一些再說。”

李承洲拒絕了將這些武器裝備列裝到軍隊,他想等一等,等生產的武器能夠列裝全部的軍隊再更換裝備。

但韓劍眼裡的光消失了,在它看來,這是李承洲對他生產的武器不信任。

李承洲趕緊安慰他。

“愛卿不要沮喪,我並不是對你不信任,而是想等一等,現在武器裝備還不夠多,給這些軍隊也不好分發,倒不如等之後武器多起來後集體更換。”

李承洲安撫好韓劍。

“再給你兩個月,兩個月後,我就要見到能列裝一萬人的武器裝備。”

“不需要兩個月,一個月!我隻需要一個月便可以將除了馬槊之外的裝備製造出來。”

“好,那就一個月後見分曉!”

李承洲帶著眾人離開,留下韓劍一個人在倉庫裡。

韓劍剛想離開倉庫,一個人從倉庫門口探出頭。

“老兄,還記得我嗎?”

“李小江?”

“對對對!是我。”

“之間我們見過,當然記得,你有什麼事?”

“之前見麵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說過一件事,你還記得嗎?”

“啥事?”

“就是為影衛打造改良的盔甲,不用太強的防禦力,但一定要輕便,一定要隱蔽。”

“奧,記得。”

“那你們有打造嗎?”

“有吧,我找找。”

韓劍帶著李小江進到倉庫深處,從一個地方翻出了一件盔甲。

“這是之前製造的魚鱗甲,也可稱之為內甲,防禦力不如明光鎧,但能夠穿在衣服裡麵,確實隱蔽,確實輕便。”

“不錯不錯!要的就是這個,這個有多少件?”

“僅此一件。”

“啊?就一件?能不能多做點?”

“這個自然是可以,但你們影衛要等一等,等我們為大部隊打造完所有的盔甲再好好研究一下怎麼繼續改良內甲。”

“這個好,這個可以有!”

“你先回去吧,等一個月後,打造完所有的裝備再看有冇有時間給你們打造。”

“一定要記得呀,我們可是專門保護陛下的!”

“好的好的!一定記下!”

李小江這才滿意地離開了。

韓劍鎖了倉庫的門,轉身又朝著鐵礦區正中心走去,大部分的鐵匠房都在那裡,他得趕快去繼續監造武器裝備了,一個月期限還是有些緊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