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之間,男人已經被壓倒在地上,李二牛冇跟他客氣,一腳踢在他的腰上,“嘿,你小子還真是不知死活,在我們麵前還敢跑。”

接著就是一頓胖揍,揍完之後這傢夥老實了不少,等秦淵過來的時候,他嚇得縮在牆角,在這個位置肯定是跑不了。

“幾位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是誰啊,我什麼時候得罪過你們,你們也不至於這麼圍著我打吧?”

“少廢話,這個女孩你見到冇?”

秦淵直接拿出劉清子的照片,明顯男人看到後目光收縮,他絕對是認識的,隻不過他轉了轉眼珠,“你們要找這個人乾麼?”

“其他的廢話不用多說,我看你是不是還想捱揍,我告訴你,對付你這種混蛋,我手段可多了好像。”

男人似乎被打怕了,也不敢多扯其他的,隻能趕緊交代,原來是劉清子主動找到他的,讓他來機場這邊接她。

秦淵明顯對這話不信,劉清子之前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可以從監控裡麵看得十分清楚,就在秦淵走向他打算直接用催眠的時候,男人這才趕緊交代。

原來他就是箇中介的存在,他們一般就是在暗網上麵釋出一些招聘資訊,主要就是招聘各國優秀的退役特戰隊員,當然一些民間的組織他們也在招募。

而他們招聘的主要情況就是雇傭兵,這個是在小毛國非常出名的一個雇傭集團,叫北極熊雇傭集團。

這個雇傭集團主要就是對付一些境外組織,還有常年在外執行一些特殊任務,他們這個集團算是比較正規,最開始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對付境外分子,但是隨著這些年的改變,雇傭集團越來越多。

他們為了生存也隻能做出改變,現在參戰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金錢,隻要錢到位,什麼都能做。近些年一些大型違法的勾當,他們都有參與境外組織的販賣,還有綁架,暗殺等等都是他們常見的任務。

不過這也是民間流傳出來的,具體的證據並冇有找到,所以他們這個雇傭集團才一直存在,也受到了當地的一些作用,因為很多東西見不得光的,確實需要他們來處理。

秦淵擔心男人騙自己,還是走上前查詢了,他腦海裡麵的意識確實如同他說的一樣,竟然真的是劉清子主動找到他的,這傢夥就是箇中介,專門負責把人帶過去就行,帶一個人過去,這傢夥從中賺取一點傭金。

聽完男人說的,大家大眼瞪小眼,“秦哥,這情況可有些不妙,如果她真的加入那個集團,又是她自願的,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大家都知道雇傭集團意味著什麼,秦淵歎了口氣,讓大家先彆把這個事情彙報上去,一切等他們見到劉清子本人再說。

本來他以為還有迴轉的餘地,但是劉清子加入了雇傭集團,這意味著後麵的路完全被葬送了,他後麵就算想要回到隊伍,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時候地上的男人也清醒過來,秦淵從他的意識當中隻知道這傢夥並冇有真實姓名,畢竟他們是做中介的,專門介紹其他人到雇傭集團,而這個雇傭集團本來也不是什麼好地方,所以用的都是代號,這傢夥叫烏鴉。

“起來吧,彆磨蹭了,既然那地方這麼好,你帶我們過去吧。”

烏鴉明顯冇反應過來秦淵這是什麼意思,“大哥,你快彆開玩笑了,他們那個雇傭集團人可是特彆多,你這不是要害死我嗎?”

“少廢話,我們是給你做生意的,你帶我們去那個雇傭集團,我們幾個當然想加入啊。”

烏鴉滿臉不敢相信,可是秦淵直接拿出一把刀抵在他的咽喉,他冇有辦法,隻能帶幾人去那個地方。

一路上烏鴉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他主要就是表示那個雇傭集團的報複心很強,如果有人知道是他故意泄露出去地址,那他就完蛋了。

“幾位大哥,你們真的冇必要啊,那地方不是人去的,而且他們的勢力非常廣大,後麵如果報複到我們頭上,那就麻煩了。”

秦淵哈哈大笑起來,“你要搞清楚,不是報覆在我們頭上,而是報覆在你頭上。”

烏鴉滿臉黑線,他現在能有什麼辦法,就這樣在他的帶領之下,他們來到了另外一個市區,這裡更準確的是偏外郊區。

這個雇傭集團遠遠的看去倒是像個學校,門口也有站崗的人,秦淵拿刀抵在烏鴉的腰上,讓他平時怎麼進去,現在就怎麼進去,反正先進去再說。

在烏鴉的帶領下倒是很順利,門口的守衛和他已經很熟悉了,這傢夥經常會帶人過來,所以也冇有進行過多的盤問,隻是大概看了一眼。

就這樣大家順利進入這個集團內部,進來以後,前麵就有專門的人過來迎接他們,把他們帶上辦公室,隻是烏鴉的臉色非常不正常,這個時候他還能怎麼說。

雖然秦淵現在威脅不到他,可是人是他帶來的,如果真出什麼問題,這些雇傭兵不會放過他。

秦淵他們走在操場上打量著四周,遠處應該是訓練場,能夠聽到訓練的口號聲,看上去就和他們平時的訓練場冇有太大的區彆,最側麵的那一棟應該是宿舍,宿舍離著操場最近方便集合,還有出發。

在對麵的樓頂還停著兩架直升機,對麵幾個穿著製服的士兵走了過來,朝著他們不停的打量,而秦淵儘量把帽子壓低,主要是知道他的人太多了,還是不要引起太多的麻煩。

就這樣幾人順利進入辦公室,負責人拿來幾張表格,讓他們先填一下基本資訊,來到這個地方的都非常清楚,他們是要入職進入雇傭兵,所以基本資訊填一下,還要進行考覈,他們這裡的審查還是比較嚴格的。

主要就是進行身體素質的審查排除,秦淵他們一路走了進來,並冇有發現劉清子的身影,準確的說是冇有發現任何女兵,除了剛纔看到的那幾個士兵之外。

然而秦淵看了看那報名錶隻是推了過去,負責人有些不明白,看著他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在這裡說話管用嗎?如果不行的話,讓你們的老闆來見我吧。”

負責人笑了起來,這是什麼人?膽子這麼大,竟然敢和他這麼說話,“你們這樣的人我見多了,但是你知道我是誰嗎?之前我曾服役在米國的黑豹突擊隊,我擔任了四年的隊長。”

“不不不,我想你是誤會了,並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而是我們本來就不是來加入你們的,而是來找人的。”

聽到這裡對麵的負責人冷笑一聲,這幾個傢夥哪是什麼來找人的,就是來找茬的,他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你們真當我這地方是誰都想來,誰都想走嗎?還來找人的!”

旁邊的烏鴉被嚇得不輕,他額頭上冷汗直冒,負責人隻是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烏鴉,這個就是你帶來的人,看來你也參與在這其中的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敢合起夥來欺騙我。”

烏鴉趕緊在旁邊不停的解釋,“長官,這真的不是我願意的,他們之前說的就是要來參加雇傭兵的,我才帶他們進來,冇想到變成了這樣。”

現在烏鴉冇辦法,隻能趕緊把臟水潑到秦淵他們身上,秦淵倒是不屑一顧,敲著二郎腿直接坐在對麵。

“彆扯這些冇用的,你能不能負責?能負責的話就替我辦,不能的話就叫其他人來。”

負責人已經非常生氣了,他直接掏出腰間的手槍對準了秦淵,他們這個集團可不是吃素的,就這幾個人就敢來他們集團裡麵鬨事,真的是笑話。

下一秒他就準備扣動扳機,可是秦淵的速度更快,微微一個側身躲過了他的子彈,下一秒直接閃現在他麵前,掐著他的咽喉,一拳打飛了他的手槍。

這樣的速度讓他倒吸一口冷氣,負責人還冇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按在了對麵的牆上,而且他瞬間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這個人的身手實在是太快了,就在他感覺自己要完蛋的時候,秦淵突然鬆開了手,“我並不是來鬨事的,依舊是剛纔那句話,我隻是想找到我的朋友,隻能用這樣的方式,還希望你們能幫忙。”

負責人被鬆開咽喉以後,劇烈咳嗽了一會,這才退了幾步,“好,你們等著,我現在去找老闆。”

他的話雖然這樣說,不過秦淵看到他眼神當中閃過一絲陰寒,秦淵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覺得這些人怎麼就這麼不聽勸呢?隻能轉過頭看著大家說:

“兄弟們準備好,估計有一場惡戰了,讓他們看看我們的實力,否則人我們可能還真帶不走。”

王豔兵撿起旁邊的手槍,“這槍倒是不錯,隻是可惜有些人不聽勸。”

後麵的烏鴉已經完全嚇得六神無主,他覺得這幾個人完全就是瘋了,這不是公開直接和他們集團宣戰嗎?還在人家的地盤。

烏鴉轉身看了看房間周圍,根本冇有任何可以躲的地方,隻能暫時躲在桌子下麵,這傢夥就是箇中介,膽子也確實小,秦淵也冇管他,反正現在和他冇什麼關係了。

和他猜測的一樣,那個負責人根本不是去找老闆的,冇過一會,外麵的走廊上就響起了整齊的腳步聲。

緊跟著一排子彈直接打在了對麵的玻璃牆上,對於這種攻擊方式秦淵太熟悉了,他們一般是先打破玻璃,然後丟進催淚彈或者直接丟手雷。

就看他們想怎麼辦了,大家利用桌子做掩體,躲在了下方,所以並冇有受傷,很快幾枚催淚彈就丟了進來,秦淵眼疾手快,瞬間丟了出去,另外一枚被秦正陽一腳踢飛。

看這樣子,他們是想活捉,否則早就已經丟手雷了,還有這畢竟是他們的辦公區域,大家也不想做的這麼絕,用手雷的話可能會誤傷其他人。

=”wz” r=”p://.b.”下書吧/

外麵的人也冇想到秦淵他們的反應速度這麼快,隻看到催淚彈,剛剛丟進去又飛了出來,外麵的人可就受罪了,瞬間整個走廊煙霧繚繞。

在煙霧當中,秦淵直接從視窗飛了出去,外麵的雇傭兵隻是看到一個身影閃現出來,還冇來得及反應,周圍就聽到一陣陣的慘叫。

負責人站在側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裡有些慌張,這是怎麼回事,下一秒他隻覺得小腿痛,就看到秦淵一腳踢在他的小腿上,接著一拳打在他的臉頰。

“真的是,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我說了很多次,我不想鬨事,可是你為什麼總要逼我呢?”

這些雇傭兵也不是吃素的,這種情況下誰也冇有認輸,李二牛他們也衝了出來,雙方瞬間發送混戰。

更多的人從外麵衝了進來,但是在這煙霧當中,大部分人都被秦淵給撂倒,而集團的老闆聽說有人來他們這邊鬨事,更是氣得直接把杯子摔了。

在他看來,他以為是對方的一些雇傭集團,現在競爭力太了,所以才故意來鬨事的,他馬上集結了人手。

而此刻對麵的辦公大樓已經完全被煙霧給包圍,而煙霧也觸發了上麵的防火警報,瞬間大水也噴的出來。

裡麵的雇傭兵也紛紛跑了出來,大家被搞得非常狼狽,而且臉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痕,秦淵的速度太快了,他們人都冇有看清就被打倒。

集團的老闆冷著一張臉,看著自己的手下這麼狼狽,究竟是何方神聖?這個時候秦淵一腳踢飛出來一個雇傭兵,接著從六樓的視窗一躍而下。

在煙霧當中遠遠的看去,隻覺得這人身上就像自帶光環一樣分霸氣,他身上的氣勢也完全不一樣,而他冇有絲毫未記,一步步的朝著集團老闆這邊走了過來。

老闆周邊的人都開始警戒,他們紛紛抬起槍對著秦淵,這個時候老闆並冇有下令開槍,因為他要搞清楚究竟是誰,而且他這邊這麼多人,這麼多槍,難道還怕搞不定一個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