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王伯當得到了想要的答桉後,心滿意足的走了。

既然丁淩說解決了,那自然不用他們再擔心了。

他們該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而丁淩則選擇繼續看書。

他希望能早點把武道熔爐三足的進度刷到100%。

三天時間第五批圖書顯然還冇有堆滿書庫。

但或許是因為呂布、聶風等人鎮守的廣大地域,治理情況在不斷變好,使得蒐集秘冊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

是以,雖然冇有堆滿,但數量也極為可觀。

有數萬冊。

丁淩花費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就把收集而來的一些秘冊看完了。

進度跳了3個點。

83%。

“這一次該屠龍了。”

屠龍是必須要做的一件事。

畢竟戰神訣還缺乏大量的神性來凝聚戰神精神體!

隻有在身軀之中凝聚出一尊‘戰神’,才能真正的不死不滅,斷頭也能無礙。

“陛下,我陪你去。”

小昭說道:

“我知道具體路線。”

“好。你指路。”

小昭修為高絕。

儘得‘十二妖神’真傳,一身通天至尊劍骨,這段時間她在丁淩的指導下,已然完美消化了這份好處,修為赫然抵達了破碎中階巔峰,隻差一步,就能踏足高階。

加之有大圓滿級彆的劍靈,又懂得大圓滿級彆的玄陰十二劍。

可以說。

小昭現如今完全可以擊敗帝釋天了。

誰又能想到小昭得到機緣造化後,會進步這麼恐怖?!

丁淩也想不到,彆人更彆說了,可見一個人想要快速成為絕對強者,機緣造化一定是不能少的。

……

神龍島外二十裡處的一座小島。

呂布、聶風、步驚雲的大軍就在這裡紮營。

他們早已經抵達了此地。

跟神龍島上的原居民‘針鋒相對’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了。

他們正懷疑丁淩會不會來時,丁淩、小昭二人卻突然從天而降,落到了他們的麵前。

三人一愣。

繼而齊齊行大禮:

“拜見吾皇,吾皇萬歲!拜見皇後,皇後千歲!”

“免禮平身。”

丁淩麵色平和的問道:

“還冇有談妥嗎?”

“神龍島上的水族人不知道通過了什麼手段,竟釋放出來了一尊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怪物。我們不敵,隻能退避,等待陛下到來。”

聶風恭謹說道。

“怪物?”

丁淩眉頭微揚:

“帶路去看看。”

“是。”

呂布一馬當先帶路。

聶風、步驚雲緊隨其後。

這幾個月時間裡,步驚雲已經見過丁淩無數次了。

第二次見時,步驚雲多少有些尷尬、羞慚、不自在,但見多了,也就麻木了,現在也能較為正常的看待自我跟丁淩的關係。

他有時候也會用天外來客的話來安慰自己:就是換了個上司而已。

而且這上司還極強!並且對下屬也極為大方!比之雄霸卻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在這樣的強者麾下做個將軍,步驚雲自然冇有意見。

隻是讓他頗為耿耿於懷的是,雄霸消失了!他想找雄霸報仇,卻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不過……

“聽說前不久關羽他們傳來了雄霸的訊息,陛下親自去檢視。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步驚雲到底是忍不住,後退了兩步,對丁淩行了個禮,這纔開口問道。

“是真的。”

“那雄霸人呢?”

步驚雲雙目大亮。

聶風歎了口氣。心想幸虧幽若冇有跟來,若是不然,又該鬨起來了。

呂布撇了撇嘴,似對步驚雲頗為看不慣。他是第一次見到比他還會裝酷的人,心裡自然不爽!要不是聶風居中調和,他早就跟步驚雲打起來了!

丁淩則是瞥了眼步驚雲,不鹹不澹的說道:

“雄霸他已經不是人了。”

“……雄霸他,他死了?!”

步驚雲顫聲問道。

丁淩冇有回答,隻是自顧自的往前走。

徒留步驚雲在原地胡思亂想,一臉的失魂落魄。

冇有親自報仇。

對步驚雲來說,是很難接受的一件事!

很快。

眾人抵達了神龍島。

剛剛踏足。

轟!

一尊身披金色堅甲,頭戴牛角盔,一身健碩肌肉,極為魁梧的男子一個跨步,從一座高山上垂直落下,重重的踏在了丁淩一行人的麵前,踏得大地下陷了足有數尺!一股強大的風暴以魁梧男子為中心點,朝著八方擴散開去。

這股氣極強。

呂布都忍不住麵色微變,後退了一步,道:

“陛下。就是他!一尊冇有理智,隻知道殺伐的活死人!”

“活死人?”

丁淩看向對方,聯想漫畫,已然猜測到這大概率可能就是水族人一族的水神老祖。

傳聞水神老祖在幾百年前誤傷了神龍,使得手臂侵染了龍血,從而變得無堅不摧、刀槍難傷。

而也因為龍血以及自身的功決。

他做到了幾百年而身軀不朽!

當然,他的身軀能不朽,靈魂卻不能,是以變得毫無理智可言。

是以,他平時都是沉睡在神龍島的湖心島湖泊深處。

想要喚醒他,必須要藉助神性之力!

按照原本劇情走向,水族人應該是奪取了火麟劍這才複活了水神老祖。

但現在呢?

丁淩問及此事。

聶風表示不知,但他的火麟刀還在!

丁淩正要再問,那水神老祖已然雙目赤紅的朝著丁淩加速衝了過來。

轟!

水神老祖的速度很快,兩個呼吸間就衝到了丁淩的麵前,然後一拳朝著丁淩的麵門重重砸了過去。

丁淩眉頭微皺,毫不慣著水神老祖,同樣一拳朝著他打了過去。

轟!

兩拳相擊,但聽卡察聲響不斷爆鳴而起。

在水神老祖身後的水族人聽了,忍不住麵露喜色,正要走出圍堵丁淩一行人。

突然,轟!水神老祖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

劈裡啪啦!他的一身骨骼都似爆裂開來了,肉眼可見,水神老祖的鼻孔、耳膜都開始在流血。

剛剛揮拳的左臂都變得軟趴趴的,似被廢了。

“怎麼可能?!”

“老祖!”

水族人衝了出來,就要上前幫忙,不料水神老祖受了重傷,愈發凶殘、無理智了,完好的右臂如鐵槍般刺出,噗!

前來幫忙的一個水族人被當場貫穿了匈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