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剛剛前輩是怎麼感知到我的情況的?”

“我鎮守此地,執念幾乎跟神界、魔界的門戶綁定了,所以隻要距離我鎮壓的門戶比較近的人、物等等,我都能感知到。”

女魃看了眼丁淩,很是佩服的說道:

“而你當時距離魔界門戶很近,自然被我感知到了。”

“那魔皇……”

“魔皇宮被鎮壓在魔界門戶之下。我不死,魔皇無法走出魔皇宮對其他地域的人出手。”

聽到這。

丁淩釋然。

他就奇怪。

他跟力牧、常先等人大戰時,為什麼魔皇不出手,敢情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女魃!

丁淩心中敬佩,又問:

“那我為什麼在魔界感覺自我修為似乎也快要抵達極限了?按照前輩所說,不是應該到得武道元神境界嗎?”

“魔界、天界、神界的世界位格雖然允許武道元神境界的人存在,但卻不會允許超過兩人。是以,如今這三界,隻能有一個元神境界強者存在。隻有等他們死了。或許才能誕生出新的元神境界強者。”

丁淩初始費解。

但想到中洪荒的‘聖人’設定,便釋然了。

貌似洪荒這等極為高段位的世界,聖人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而魔界這三界的位格雖然頗高,但隻能允許一個極強的人存在,貌似也說的過去。

思及至此。

丁淩又問:

“我在魔界看到了九天玄女、力牧、常先、大鴻等上古神族之人,他們神智清明,為什麼還自願墮落魔道?”

“魔性的力量極為可怕。”

女魃麵色一肅,沉聲說道:

“他很多時候會徹底啟用一個人內心的各種**!且會無限放大一個人的執念、貪念、慾念!

等人察覺時。

已然晚了。

而這時候再想救他們,卻是不可能了。因為他們會為了心中所想,自願投入魔界!”

丁淩釋然之餘,也不清楚九天玄女、力牧等人有什麼執念、貪念、妄念,竟然可以放棄自己的身份加入魔界?

“那蚩尤呢?”

丁淩想到了這個人。

“他在上古時代的實力極強!入魔也最早,逐鹿之戰被我父親殺敗後,分屍四方鎮壓。軀乾部分就在淩雲窟中。

是以,你見到的蚩尤,是不完整的蚩尤。但即便如此,他們的這一部分軀殼,也具備破碎大圓滿的實力。

若是完整的蚩尤之身聚合,將會再次凝聚出一尊無上的魔頭。

好在人間界的上限擺在那。

蚩尤憑藉殘破的身軀想要打破世界極限。卻是不可能了。”

說到這裡。

女魃頓了頓,把埋藏蚩尤屍體的其他幾個地點也跟丁淩說了,末了道:

“上古時代,我們都無能殺死蚩尤。除了他不死不滅之外,也跟他魔性深重有關。隻要有魔氣在他的軀殼之中,亦或者說,他隻要能藉助魔界的力量,他就能憑藉魔氣治癒自身而不死!”

她雙目炯炯,滿臉期待的看著丁淩:

“現在不一樣了。出現了一個集合魔道經、大日如來法、軒轅心經三法都大圓滿的人族強者!你將會是我們的世界扭轉乾坤的唯一希望。”

女魃肅然道:

“丁淩,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亦或者還有什麼未了的事情?冇有的話,我現在助力你投身入魔界。

在魔界,憑藉這幾種功法,你能飛速提升,等到得極限力量、掃清魔界後。我們兩個聯手,試試看能不能殺死魔皇。

若是能殺死他。

便再無後顧之憂了。”

丁淩的任務還冇有完成,是以表示要回人間界。

女魃也不勉強,點了點頭,說道:

“那你順便試試看能不能徹底鎮滅蚩尤的殘軀。若是鎮滅,也算是了了我父親的一樁心事。”

“是。”

丁淩突然想到一事:

“不知道前輩的手指是如何被帝釋天得到的?”

“這事說來話長。簡而言之,就是我的手指在神戰時,被魔皇切落,打飛到了其他異度空間。”

“原來如此。”

丁淩釋然,不再多問,而是跟女魃聊了聊功法之事。

女魃倒也大方。

知道丁淩需要功法。

就把自己一身所學都傳授給了丁淩。

她是上古神人。

天界神帝之女!

所知道的秘冊數量之多,汗牛充棟都不足以來形容。

太多了。

丁淩聽得心中歡喜,一一記下。

然後憑藉著圖書館,迅速一一滿級。

丁淩的身上開始浮現而出一道道玄妙的氣息。

【黃帝內經滿級】

【內力值 600】

呼呼!

滾滾真氣席捲而來,一瞬把丁淩給淹冇。

丁淩的丹田之中隨即又多出一滴真水。

【真力值:221點】

相較於軒轅心經、

黃帝內經明顯稍遜一籌。

可見在天界這幾千年裡,軒轅黃帝推陳出新,創出了一門更強的法。

但即便如此。

黃帝內經也當屬上乘法門,可修煉到武道元神境界!

【禦火術滿級】

這是一種能懆控炙熱火焰的一種術!

前提是自身的軀殼必須能擋得住火焰的高溫,要不然很容易玩火**。

女魃身為火僵始祖。

對於火的抗性可想而知!

是以,在火之一道上會的法門也是極多。

【火球術滿級】

【火龍術滿級】

【火樹銀花術滿級】

【星火燎原術滿級】

【焮天鑠地術滿級】

【熯天熾地術滿級】

……

女魃雖然對丁淩的天賦早有心裡準備。

但丁淩一瞬就大圓滿的狀態,還是讓她震撼不已!

她整個人也從一開始的難以置信,再到僵直。

最後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有些麻了。

而這一切不過發生在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裡。

這一個時辰。

女魃語速極快,說了無數火之一道的法,丁淩都一瞬滿級,可以自如掌控這異度空間之中的火焰而不傷己身。

很明顯,丁淩的體魄軀殼已然強大到可以不畏懼普通的焰火。

“後生可畏!”

“不可思議!”

女魃歎爲觀止,繼續說及其他法。

發現丁淩也是一一滿級。

她這一說,就忍不住說了三天三夜。

直到把一身所學,以及知道的、瞭解的武道秘冊都告訴丁淩後。

她這才止住了傳法,而是有些麻木的看著丁淩,道:

“該說的法都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