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魚一邊走向車子,一邊給王導打了電話。

果然,王導不敢招惹喬溫溫立即同意了往後挪兩天。

小魚問道:“莞爾姐,那我們現在去哪兒?”

喬溫溫指了指前麵:“顧氏。”

隨後,喬溫溫帶著小魚進了顧氏,周圍的人看到她也不敢阻攔,紛紛點頭問好。

所以她隻用了十分鐘就從樓下到了顧臨淵的辦公室。

“二少夫人,你怎麼來了?”邢一吃驚道。

“二少在忙嗎?”喬溫溫指了指辦公室。

“剛好裴少出院來找二少,都在裡麵,我帶你進去。”

邢一起身敲了敲門,聽到顧臨淵一聲請今後,才推門帶著喬溫溫走了進去。

喬溫溫快步衝了進去:“老公,裴少,不好了。”

顧臨淵和裴宴差異的看向喬溫溫。

“怎麼了?”

“調虎離山!你們趕緊多派一些人去保護陸少,尹白雅......”

喬溫溫將自己和薑水的對話告訴了顧臨淵和裴宴。

最後道:“那個助理有問題,她居然能確定尹白雅一定會跟陸燃回來。”

顧臨淵蹙眉:“這和我們想的的確有出入。”

裴宴:“嗯。”

喬溫溫著急道:“那還等什麼?趕緊派人去機場追他呀。”

顧臨淵卻淡淡道:“你覺得陸燃不知道?”

“啊?”喬溫溫發懵了。

“尹白雅在國外這麼多年都冇有出事,偏偏這個時候出事,陸燃自然知道有問題,但他必須確定尹白雅的安全。”顧臨淵解釋道。

“嗯。”裴宴讚同點頭。

“陸少......不會對尹白雅還放不下吧?”喬溫溫擔憂的看著兩人。

“這種事隻有陸燃自己知道,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今年尹白雅的畫展,陸燃一點表示都冇有。”顧臨淵確定道。

聽聞,裴宴點頭準備開口卻被喬溫溫抬手擋住。

“嗯。裴少,我替你答了,免得你浪費口水。”

裴宴無所謂的點點頭,繼續喝自己的綠茶。

喬溫溫掃了一眼,好樣的,這都趕上老年生活了,兩個大男人坐在辦公室喝茶聊天。

但是!

“不對呀!既然你們知道這可能是個陷阱,那你們怎麼還不去幫他?”

“是我不好,忘記告訴你了,陸家發家致富的地方在國外,陸燃的名號在國外比在國內還好用,誰敢在國外動他?”顧臨淵道。

“這麼說陸少在國外可以呼風喚雨?”喬溫溫好奇道。

“是。”顧臨淵回答。

裴宴點頭,也懶得嗯了。

喬溫溫總算了放心了下來,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有些不安。

她總覺得他們好像遺漏了什麼,可一時半會兒就是想不起來。

喬溫溫揉了揉腦袋。

顧臨淵對著她招招手:“過來。”

喬溫溫走到了顧臨淵麵前,他拉著她坐在了他的腿上,抬手替她揉了揉腦袋。

“頭疼了?過幾天去醫院再檢查一下。”

“冇事,我就是......”

喬溫溫猶猶豫豫,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心裡的感覺。

顧臨淵扶著她,沉聲道:“慢慢想,不著急。”

裴宴放下喝茶的白瓷杯:“咳咳,茶涼了。”

顧臨淵:“自己倒。”

喬溫溫看著兩人不由得笑了笑,要是陸燃在這裡估計更好笑。

對了,加上薑水麵無表情的懟人,場麵彆提多搞笑了。

可惜了,兩人都不在。

不在......

不......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