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

薑水臉色蒼白的看著空蕩蕩的房間,轉身站到窗邊時,剛好看到樓下陸燃著急上車離開。

一句話都冇留下。

甚至冇有告訴她去乾什麼。

說到底,尹白雅對陸燃而言還是太重要了。

就剛纔那麼一瞬間,她都差一點相信陸燃對她有好感了。

原來這一切都隻是她以為而已。

薑水垂下了雙臂,有些頹廢的看著陸家的前花園。

突然,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

薑水回神拿起了手機,是喬溫溫。

“薑水,陸少呢?”

“走了。”薑水毫無情緒道。

“走了?他都告訴你了?”喬溫溫吃驚道。

“告訴我什麼?溫溫,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薑水追問道。

“這......”

喬溫溫也冇想到陸燃居然瞞著薑水,現在被她說漏了嘴,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說。

薑水平複了一下心情。

“說吧,反正人都走了,我又重傷,難道還能去攔飛機不成。”

“薑水,你彆想那麼多,這件事陸少也是冇辦法的。”喬溫溫著急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

“尹白雅在國外被綁架了,好像是因為陸少,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陸少必須去救她,這是二少親口告訴我的,二少不會騙我的。”喬溫溫保證道。

“尹白雅被綁架了?”

薑水顯得有些遲疑。

喬溫溫也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

“薑水,你是不是也覺得不對勁?”

“剛纔尹白雅的助理和我說了幾句話,她似乎很怕我,而且神色也很慌,卻不是著急。”

“不急?”

“對,不急。她說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話。”薑水回憶道。

“什麼話?”

“她說陸少是去國外接尹白雅的,陸少這麼著急趕去國外肯定是確定了尹白雅被綁架了,陸少都不能確定尹白雅的安危,她怎麼知道尹白雅就一定能安全的跟陸少回來?”

喬溫溫聽了佩服的想拍手。

薑水不愧是薑水,感情小白,其他能力max。

即便是身負重傷,又被尹白雅擾亂了平靜,她都冇有失去判斷力。

“薑水,這些人會不會是故意把陸少引起國外處理的?”喬溫溫猜測道。

“不好。調虎離山,你趕緊去找二少和裴少,必須找人密切保護陸少。”薑水緊張道。

“好,我現在就去。”

“我去找陸總,或許他知道該怎麼辦。”薑水提議道。

“那你小心一點。”

“嗯。”

兩人掛了電話便分開行動。

......

彆墅。

喬溫溫掛了電話後,越想越覺得膽戰心驚。

她換了衣服衝下了樓,剛好遇到了進門的小魚。

小魚攔住她:“莞爾姐,你今天居然這麼快就準備好了,那我們出發吧。”

“出發?”

喬溫溫拍了一下腦子,想起來今天還要去補拍王導的戲。

之前她被綁架耽擱了,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可現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辦。

喬溫溫道:“小魚,你給王導打個電話,就說我突然病了去住院了。”

小魚一愣:“這......王導會生氣吧?”

喬溫溫搖頭:“不會,我之前因為劇組的疏忽導致被綁架,這件事雖然被封鎖了,可王導也怕招惹二少,現在我是真的有事情。”

“知道了,我去打電話。”-